言情小說

「一本破雜誌有什麼值得可買的?」

還買那麼多本。

「那你床邊的人有什麼好看的,你為什麼嫁呢。」

「你別和我抬扛。」

「誰和你抬扛了,你幹嘛管我啊,我用自己零用錢買的,你可別說零用錢是你給我的,不然你別給了,我也不花你的了。」傷自尊!

方敏深呼吸一口氣:「我真的是……」

她在寇家要夾著尾巴做人,怕得罪了老的怕得罪了小的,結果親生女兒也不給她省心。

「你回來了有沒有和你寇叔叔打過招呼?」

「他不是忙著生氣罵人呢嘛,這個時候出現在他的面前不是自找不痛快。」於嫣眼珠子轉了轉:「媽,他剛剛是不是在罵寇熇?他們父女關係是不是特別不好呀,你說這個時候我趁虛而入,然後發展一下劇情什麼讓他疼我超過寇熇,霍忱是不是就變成我的了?」

方敏只想到底挺屍。

誰能來救救她啊。

把這個孩子給收了吧。

搶過於嫣手裡的書,摔在床上,「竟說那些不靠譜的,你就是再好在努力一百年你的位置也不可能超越寇熇的,腦子裡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都給我清一清,成天做夢。」

現在的孩子怎麼都不按照套路來呢。

於嫣懟自己媽:「那你都知道我討好他沒用幹嘛還讓我去丟人。」

「那能一樣嗎?」

「哪不一樣啊。」

「於嫣啊,你也長大了有些事情該長長心了,你說自己講出口的話符合邏輯嗎?你是個繼女,繼女就得有繼女的姿態。」

「我懂,我看見寇熇就給她讓路,看見她我就調頭跑,寇熇回來我就立即躲到廚房或者衛生間,因為只有這兩個地方才該是我待的。」

切!

說的好像誰願意攀高枝似的。

搶我霍忱!

臭不要臉!!

方敏:「……」

氣的心臟疼。

揉著心口,道:「我是不跟你講了,明天我約了醫生要做檢查,你就隨便吧。」

「媽,你真的不舒服啊?」

「廢話,我要是舒服我去看什麼醫生。」

「那就是找的男人不好,成天發火摔東西,寇熇是不是有人要綁她啊?其實把她爸綁了不是更好,撕票了家產就全部都變成是她的了,這樣發展才合理,寇熇才是幕後的大BOSS。」

方敏:「……」

對女兒,她已經一句話都不願意講了。

雖說自己生的是個普通的孩子,但是不是太過於普通了?怎麼瞧著就跟二傻子似的呢。

寇銀生叫寇熇的助理要貼身跟住寇熇,助理也是倒霉,很多時候不讓跟啊,只能在電話里先答應了再說。

因為懷疑是有人對寇熇要有小動作,所以市局的便衣跟著寇熇五六天,倒是真的發現點小問題,2號早上上班路上有輛車是很明顯的在跟蹤。

「真的有?」寇熇聽過以後很是詫異。


法治社會啊,誰那麼想不開。

做這種事,這不是將腦袋別在褲腰上嘛。

「寇總您進出一定要提前和我們打招呼,讓我們的人一定跟在你的左右。」

「好。」

外面秘書推門進來,寇熇該去開會了。

寇熇不發火的時候是真的很溫和,發火的時候也是很嚇人。

會議室外-

「她今天怎麼發了那麼大的火?」

「有人惹了唄。」

「好嚇人啊。」

「那是,你以為老闆吃素的,每天就笑嘻嘻的,笑嘻嘻那是沒惹到。」

寇熇當場發飆,以至於有些話說的不太好聽,對方也沒給她這個面子,講自己怎麼樣也是跟著寇銀生這些年的,在這些人面前打他的臉,不幹就是了,調頭就出了會議室。

「還有誰不想乾的,現在就可以走。」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老寇和小寇的處事方法不太一樣,大多數寇銀生都是綳著臉,但對於跟了自己很久的人該給面子還是會給,小寇平時笑嘻嘻的,瞧著沒什麼脾氣,真的惹毛了她,你讓寇銀生坐在現場也照樣面子不給。

這不是過家家,可行就是可行,沒本事就滾出中寰,中寰不收留混飯吃的人,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謀生,有本事就加工資,公司送樓送車送年薪幾百萬,沒本事就滾蛋走人。

寇熇不似江珩,但寇熇的心機不比江珩淺多少。

霍忱的那些粉絲說寇熇是亂搞關係,其實在界內為什麼有那麼多的長輩會喜歡寇熇,側面說明這個女人還是不一般,這種心機這種魄力就是他們所需要的。

寇銀生辦公室,秘書正在攔準備進門的人,好說歹說。

「寇先生今天身體不舒服沒有來公司……」

「那我就坐在這裡等。」

他是老臣子了,寇銀生不能不給他這個面子的。

「隋總,寇先生……」

外面又說了些什麼聽不到了,過了會總算是把人給請走了。

寇銀生扯扯唇角。

跟著他很多年了?比寇熇出生的時間都久?

那又怎麼樣呢。

既然跟了那麼久,這點道理都不明白的嘛。

寇銀生是絕對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人對寇熇產生異議,在寇家在中寰,是以寇熇為中心進行運轉的,寇熇就是這個中心獨一無二的王,必要的時候老寇也是需要對這個年輕的王俯首稱臣的。

他都需要做到如此地步,外人騎在寇熇的頭頂?

霍忱正式營業,各種洗護代言加身,一些女明星背後也是發牢騷,現在不僅母嬰產品找男明星,就連洗護都找男明星了?是要把女的都逼回家摳腳嗎?

「霍哥,這個你真的不考慮嗎?對方的本子我們有認真瞧過,其實這種綜藝類的節目並不會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家人也可以跟著賺點錢花花嘛……」

本子方面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只是需要霍忱對他的奶奶做一些類似於情緒上的大變化,比如說偶爾吵吵架,再把老人家付出的升華一下。

「我的家人主意你們不要打,我說過的綜藝類的,只要不涉及家人那沒有問題。」

拿他的家人做戲,他辦不到。

霍忱不會當著觀眾的眼前去跟他奶吵架,那些年吵過的太多了,現在回想就是一種傷害,他連想都不願意想何況是配合劇本做戲,感激不感激的他私下做做就好,做不到當著他奶的面去感動萬分。

不是寇熇的話,可能他第六年也不會回去的,因為那個家曾經對他而言……

是個很可怕的存在。

他受過傷!

但這些話沒辦法對工作室的人講,霍忱就是用很強硬的態度拒絕。

「可是開出來的價格真的很好……」

拍綜藝要比拍戲輕鬆多的,價格又差不多。

「好了。」

車子恢復了安靜,霍忱的助理攤攤手,他也不知道霍哥為什麼那麼抵觸和家人一起上綜藝,他瞧著霍敏姐奶奶她們和霍哥的關係也是非常好的。

工作室現在接到巨多的綜藝,都是想邀請霍忱和寇熇上節目的,再不然就是霍忱和霍忱的家裡人上節目,以前霍忱自己提過他是跟著奶奶長大的,有心人想要深扒這個小故事,放大到粉絲眼前,能取得非常不錯的效益,可奈何當事人就是不配合。

最可笑的就是,邀約還發送到了中寰。

寇熇現在手上拿著的就是。

她擰著眉頭看了半響,這些人以為她沒事兒可干是吧。

扔開。

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你現在可出名了,借明星男朋友的光,要成家喻戶曉的人物咯。」助理打趣寇熇。

美滋滋拿過來瞧了又瞧。

心中嘆氣。

隨隨便便就能開出來千萬的價格,這個錢真的好賺啊。

她這個平頭老百姓,什麼時候能賺到這樣輕鬆的錢呢?

「要不你推薦我去參加這節目吧,我期期戴著你的照片。」

錢分給她四分之一就行的。

寇熇抬頭看過來,「江珩那邊……」

助理馬上進入工作狀態。

*

江巍照演唱會,寇熇送了很多的花籃,主辦方也是很有意思,把寇熇送來的花籃和霍忱送過來的擺在一塊兒。

因為會有全方位的記錄,從化妝換裝到演唱會開始,江巍照吃了些什麼準備了哪些衣服,如何進行綵排每個環節都有,這是他送給自己粉絲的一份禮物。

「江哥,霍忱的花籃。」

「嗯,這麼客氣。」

桌子上擺了很多的食物,有些是粉絲應援,為了讓江巍照吃上一口熱的,粉絲排在人家店門口現做然後飛車給送過來的,各種奶油蛋糕,各種零食,門口也是花團錦簇的樣子,到處都是江巍照的各種照片。

粉絲守在手機前觀看直播,欣賞弟弟的盛世美顏。

霍忱的粉絲等待著男神出場的瞬間,今天霍忱不是演唱會的嘉賓嘛。

想我偶像多牛逼,前老闆還得蹭蹭他的熱度。

江巍照粉絲;「我們弟弟從出道從未節食過,也沒過過多辛苦的日子,不好意思的很,運氣就是那樣的好,演技也是這樣的棒,不需要付出很多汗水就走到了今天的成就。」

霍忱粉絲:「呵,江巍照拍過哪些很出名的戲?能和我們霍忱比嗎,他幸運那是因為他有個好家庭,我們不比這個,我們霍忱就是個普通小演員哪裡敢和人家比啊……」

演唱會後場。

「恭喜大哥。」

「你怎麼來了,我以為不會有時間的。」

「沒時間也要擠時間過來捧場。」

江巍照調侃寇熇:「你是為了給我捧場,還是為了給某人捧場呢。」

「都是都是。」

這種內容肯定不會放到直播上,會故意切掉。

「大哥,謝謝你。」

「謝我?謝我蹭他的流量啊。」

從現實角度來說,江巍照現在的人氣肯定沒有霍忱人氣高,但他都多大歲數了現在還能維持成這樣,也不是誰都行的,蹭的說法肯定不存在,為什麼邀請霍忱,霍忱有新戲也是馬上就上映了,算是替他做個宣傳,搞個熱度。

萌妃可口:獸黑王爺,吃不够!

這講起來就要怪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弟弟了,搞了這麼多的事情出來,當時江巍照確實沒辦法做些什麼,但現在是可以做些的,他這人就這樣,不僅不是蹭,還要分些自己的熱度給霍忱。

寇熇了解,所以她才說謝,霍忱的有些粉絲是真的不了解啊,所以罵江巍照是蹭熱度,又拿江巍照的出身說事兒。

粉絲一張嘴,怎麼說都有理,出身好有些時候也是罪過,出身不好就更不用提了,反正人家想怎麼罵就怎麼罵。

「阿姨沒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