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應封天!應封天!沒想到,你居然有這種造化!等我重新出世,我一定把你的魂魄打散!」 黑龍之丘內,黑虎一路乘風破浪,摧枯拉朽,將一切阻礙統統撞破,最終來到了腹地。

混沌的天虛越來越黑暗,黑氣濃烈得讓人根本看不到任何光亮,哪怕是打出一枚火焰符,平時熾盛無比的炎芒,眼下在無盡黑暗當中居然看不到一點光,完全被黑氣吞噬了。

嗡!

無奈之下,楚原運轉萬界仙瞳,以太古神火的光芒照亮,很快,萬界仙瞳的金芒就將楚原周身五十步內的混沌黑氣驅散了。

藉助著萬界仙瞳的光芒,楚原勉強看到他置身於一片洪荒之地,地面上全是殘破的陣紋和密集的骸骨,此外還散落著大量的古老符籙和靈器碎片,一看就是一處上古戰場。

至此,楚原已經在黑龍之丘內折騰了兩天,完全沒有找到半點蛛絲馬跡,那魏通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或者根本不在黑龍之丘,無論如何都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正在楚原打算離開時,陡然間,一股強烈的煞氣光芒被他的精神力捕捉到。

那煞氣光芒極為微弱,但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釋放出強勁的煞波,就是這一次噴吐煞波時,讓楚原給逮到了。

「煞氣陣法?這陣法運轉如此完好,不像是上古陣法,莫非是有人剛剛布下的?」楚原頓時大駭。

黑龍之丘里除了武經殿人馬,便只有魏通了,顯然武經殿的人不會布置煞陣,那便只有一種可能了!

魏通在煞陣內!

「魏通布下的煞陣!他一定躲在煞陣下面,看來這裡是一處上古墓葬,魏通淪落到躲在墳墓里了么?」楚原發出一聲邪笑,旋即大步掠向煞陣。

此陣由七枚上古煞符組成,跟七煞都天大陣有著相似之處,但威力就遠不及七煞都天大陣了。加上魏通修為大跌,布下的這七符煞陣威力也不強,對擁有定神珠的楚原而言,根本小菜一碟。

轟!

定神珠一出,恐怖的威壓頃刻將煞陣轟成了粉碎!

煞陣一破,一個寬敞的墓道出現在了楚原身前,他帶著黑虎,直接闖入墓底的大殿當中。

殿內,魏通正在潛心修鍊,恢復元氣,楚原的出現無疑打破了這種平靜。

「魏通,沒想到吧,我會找到你,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有機會逃脫么?」楚原冷言冷語地蔑笑道。

楚原當然清楚,受死的駱駝比馬大,魏通之前終究是超級強者,身上有無盡的神通,即便沒落至此,如果拚命的話,一些吞天期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

「逃脫?我為什麼要逃?如果是天蒼道人,或者雲海道人那樣的人物找到我,或許我插翅難逃,可你一個區區凌虛期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么?」魏通兩眼微眯,眼瞳里迸發出無盡的殺氣。

「是么?凌虛期又如何,對付你,足夠了!魏無雙逃了,你今天必須要死!」楚原聲如洪鐘,澎湃著殺伐之氣。那股至尊無上的威壓,令魏通都心弦一顫。

天帝的氣魄,哪怕是只剩一絲一縷,都足以震懾天下,魏通心神再強大,面對天帝威壓,也只有臣服的份兒!因此,當他感受到自楚原身上迸發出來的氣息時,臉都變了。

魏通當即得知,楚原的確非同凡人!

「既然你尋死,那我便成全你——修羅掌!」

轟隆!

剎那間,一道磅礴的掌印自魏通手中暴射而出,那掌印帶著森寒的修羅之氣,無比駭人,恐怖的修羅之力壓得古殿的地面都塌陷了一層。

「如此雄勁的掌風,怎麼,看樣子你不像身負重傷啊?」楚原乾笑一聲,旋即,他身形一掠,在虛空之翼的帶動下,驟然凌空而起,躲過了這一掌。

之所以不硬接這一掌,乃是因為楚原早已看出,以「修羅掌」的速度和力道,絕無可能傷到有虛空之翼加持的自己。因而,施展閃躲戰術,耗費魏通的元氣,這是楚原的目的。

魏通傷的畢竟是本源,不能太過消耗玄力,否則本命魄印崩裂,他即刻就會暴斃而亡!


在虛空之翼的輔助下,楚原彷彿太古神鳥,四處滑翔,迅如驚雷,而且,加上凌風之刃的隱蔽屬性,他簡直就像是消失在了古殿中一樣,搞得魏通像無頭蒼蠅,四處亂竄。

一番轟擊下來,魏通損耗了不少玄力,可連楚原的毛兒都沒傷到!

「小雜種!真以為這等把戲能耍得了我?焚天大悲火!」

哧!

頃刻間,一道雄渾的灰白色炎浪從魏通雙掌噴射出來,瞬間覆蓋了整個古殿,在這灰白色火焰的焚燒下,楚原都有些支撐不住,感覺虛空之翼和凌風之刃的能量越來越弱!

這兩件靈寶是風脈靈寶,而風之一脈的靈寶與火之一脈有著很大的屬性衝突。因此,當灰白色焚天大悲火釋放出來后,虛空之翼和凌風之刃的防禦便降到了最低,很快暴露出了楚原的行跡。

如此一來,這靈寶便沒什麼用處了。

唰!

楚原收起兩大神通,現出了本尊!

不過,他剛一露面,便拋出梵天聖戟,用皇脈符文加持,以萬分恐怖的速度轟向魏通。

這突然的一擊,彷彿當頭棒喝,讓沉浸在焚天大悲火之中的魏通頓時大驚失色。

因為焚天大悲火的狂暴炎幕,一口氣就讓梵天聖戟戳了個稀巴爛!

鏗!

倉皇之下,魏通施展「亂罡指」,以玄力凝聚出五道龐大的巨指,狠狠地將梵天聖戟打偏了去。但饒是如此,梵天聖戟的鋒芒還是擦破了魏通的臉皮,留下了一道血痕。

「小子,你的修為居然這麼強,看來我有些低估你了啊!」魏通抹掉血跡,雙腳重重地踏地而起,隨即,「亂罡指」便呼嘯而出!

「亂罡指」的指意攻勢強大,而且連綿如潮,無窮無盡,一氣之下魏通便轟出了上千道指意。

密密麻麻的指意猶如狂潮奔襲,瘋狂推進,沒有分毫的間隙,大有將楚原一舉淹沒的氣勢!

轟!

面對「亂罡指」的強橫衝擊,楚原鎮定如山,他加速運轉本命魄印,體內玄力滾涌,血脈死死地沖刷紫皇仙丹,瞬息間他就將體內的玄力運轉到了極致。

而在玄力運轉到極致后,恐怖的氣浪猶如排山倒海一樣暴噴出來,生生地凝成一面狂暴氣障,把「亂罡指」的指氣擋了下來。

兩股力量交接,「亂罡指」很快就呈現出力量不濟的太勢,漸漸地被氣障耗盡。

魏通肉身本源受損,哪怕根基雄厚,也經不住持續的消耗,眼下楚原就是跟魏通打消耗戰,以他自身的玄力修為,足以把魏通耗得夠嗆。

待到魏通玄力耗損嚴重時,本源的破損就會加劇,從而擴大傷勢,加速魏通滅亡!

當然,魏通很快也發現了這一點,故而聰明地收起了指氣,不再任性地硬拼硬!

「小子,你是想欺負本尊實力大損么?可你應該清楚,胳膊擰不過大腿,龍游淺水,也不是你這蝦可以調戲的。來吧,我們各自施展殺手鐧,決一死戰,如何?」魏通有些不淡定了,大聲暴喝。

畢竟,這座墓葬雖然位於地下,可兩人交手時,必定會引起極大的動靜,地上也會有暴動,若是引來了武經殿其餘高手,那魏通就必死無疑了。

對他而言,速戰速決才是正道!

而楚原也早有些手癢了,見魏通與他抱以同樣的念頭,當然樂意之至!

魏通絕不知曉,楚原體內收攝著紫皇仙丹這樣的強大丹藥,剛剛一戰,魏通玄力損耗不小,可楚原表面上也有損傷,實則沒有損耗一絲一豪的玄力。


相反,由於過度催動玄力,導致肉身空虛,反而更加推進了血脈衝刷紫皇仙丹的速度,讓紫皇仙丹的仙氣轉化為自身精氣的速率更高,楚原得以吸收更多的紫皇仙氣,因此肉身非但沒有耗損,反是更加強悍了!

「定神珠!」

楚原手指一甩,定神珠當即飛掠而出。

定神珠對煞氣有著強大的鎮壓之力,無論魏通施展什麼手段,先打出定神珠,絕對能殺一殺對方的銳氣。之後,自己再施展「冰火雙尊大法」便輕鬆得多了。

「黑虎!」

緊跟著,楚原吹了聲口哨,黑虎意會地狂奔而來,橫在了楚原身前,一人一虎跟魏通死死對峙!

「好啊,今天我就讓你跟這頭臭虎一同命喪黃泉——修羅絕煞勁!」

魏通雙眼噴涌著滔滔煞氣,好像噴血一樣,無盡的煞氣洪流從他眼瞳里暴湧出來,頃刻席捲整個古殿。

那濃烈的煞氣千變萬化,衍化出重重殺機,虛擬出千萬兇器,最終形成了一隻足有三丈來寬的巨大血紅修羅煞印,攜帶著驚人的力量,擒拿了下來。

修羅煞印太過恐怖,這一抓下去,空間震爆,大地崩摧,古殿都崩塌了一半,若是轟在一座山峰上,足以將其抓成齏粉!

千鈞一髮之際,楚原陡然拋出定神珠,用定神珠先削弱修羅煞印的威力。隨即,他即刻凝聚冰皇之軀和火帝之軀,迎擊了上去。 修羅煞印的煞氣量太過磅礴,無盡的威壓在對上定神珠后,即刻就將此珠的仙芒給壓制了下去。

畢竟,修羅煞印與七煞都天大陣不同,七煞都天大陣內的煞氣皆是本源煞氣,蘊含天精地靈,很容易就能被定神珠鎮壓。

而修羅煞印凝聚著魏通的肉身玄力、精元,定神珠攻擊力十分有限,碰上修羅煞印就有些吃癟了,很快就讓修羅煞印轟飛了去。但饒是如此,定神珠的阻擋,還是足足削弱了修羅煞印三成的力量。

與此同時,冰皇之軀和火帝之軀伴隨著楚原大步踏出,狂轟向修羅煞印,冰火之力鋪天蓋地的跟修羅煞氣交接在了一處。

轟隆!

兩股恐怖的力量碰撞,可怕的能量餘波橫掃八方,將古殿四壁上的陣紋都震裂了開來,整座古殿幾近崩滅!

經過定神珠的削弱,修羅煞印的威壓依然強橫,這一次交接,冰皇之軀和火帝之軀竟然生生被震碎了去。

當然,在冰皇之軀和火帝之軀破碎前,修羅煞印先以驚人的速度寸寸崩解,消失無形。

修羅煞印經過魏通身上諸多靈寶的加持,變得太強了,若是楚原沒有催動定神珠,恐怕剛剛那一瞬間的交鋒,他就會被打趴下!

轟!

修羅煞印和冰皇之軀、火帝之軀紛紛崩滅,爾後,楚原吹了聲口哨,黑虎當即撲了上去!

儘管楚原跟魏通相互匹敵,難解難分,可楚原還有黑虎這個超級幫手。他一聲令下,黑虎發出龍吟虎嘯,瞬間便撲向魏通!

饒是魏通再強,施展修羅煞印早已將玄力運轉到了極致,此時正是防禦最為薄弱之時。

此番攻擊,黑虎直接動用最強戰力,宛如太古神獸降世,口吞天地,力斷乾坤,哪怕魏通及時地做出了防禦,也生生地被黑虎轟破了去。

咚!

黑虎雙臂一拍,魏通身前的護身寶甲咔嚓破裂,整個人猶如爛泥一樣倒飛了出去,軟趴趴地摔在地上,鮮血狂吐。

黑虎血脈返祖之後,力量極其驚人,魏通本來就破裂的本源魄印,這下讓它拍得更破碎了,若不是魏通根底雄厚,還有靈丹輔助,只怕當場就一命嗚呼了。

「幹得好,黑虎!」楚原見狀,大步掠向魏通,一腳將他踏在了腳底。

噗!

魏通當即血濺七尺!

堂堂至尊邪殿殿主被楚原踩在腳底,對他而言,無疑是一種天大的榮耀。可在楚原這天帝看來,碾死這隻螻蟻,也算不得什麼光榮的事。

「至尊邪殿殿主,曾盛極一時的強者,現在怎麼像爛泥一樣被我踩在腳底?」楚原冷眼俯視魏通,狠狠地踏了一腳,差點沒把魏通的肝膽都給擠出來。

「小雜種,當初沒聽雙兒的話先宰了你,果然養虎遺患,現在當真悔之晚矣!你要殺便殺,我體內的本命魄印,隨你拿去煉化!」魏通兩眼猩紅地道。

魏通看似抱定了必死之心,可他這點貓膩,在楚原眼裡簡直就是小兒科的把戲。

身為天帝,楚原身經萬戰,經驗豐富,一眼就看穿了魏通究竟要玩什麼手段。

此時,他無非要自爆魄印,來個玉石俱焚而已!

「怎麼,你打算自爆么?哼!你且放心,在你自爆之前,我會先斬斷你的人頭,這魄印我要定了!」楚原眼裡邪氣交織。

魏通被看穿了心思,頓時一驚,連忙運轉魄印,打算自爆肉身,同歸於盡。

楚原手掌一抓,祭出梵天聖戟,一戟便戳向魏通頭顱。

這一戟下去,魏通的人頭必定會爛成漿糊!

砰!

陡然間,當戟尖離魏通頭顱只有半寸距離時,一道雷波狂射過來,生生將梵天聖戟震偏了去。

這一道雷波的力量很強,震得楚原手臂發麻,身體都不禁一顫,氣息混亂起來。

「這股雷氣,莫非是……」楚原心中一凜。

念頭剛閃過,一道身影就像鬼魅般掠來,把魏通從楚原手中奪了過去。

正是雷音道人!

「你是何人,究竟為何救我?」魏通一頭霧水。

看這模樣,這老頭應該也是武經殿的長老,怎麼就有心救走自己呢?魏通一臉惶惑。

如今,龍游淺水,無論出現什麼變故,魏通也只能聽之任之,自己早已成被玩弄的傀儡罷了!

不論任何人將他抓去,下場恐怕都一樣。

「我乃武經殿長老雷音道人,可我並非救你,而是要殺你!」雷音道人眼中雷波閃爍,儘是殺氣滾盪。

「殺我?既然想殺我,那剛剛讓我被這小子一戟戳死不就得了?怎麼,難道你想爭功?」魏通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雷音道人搖頭笑道:「爭功?本尊可不稀罕太虛子那老狗賜下的恩澤!我要抓你回去,交給宗主,讓他用你的肉身練功。那樣一來,他的修為會越來越強,到時轟滅太虛子,我便是武經殿掌門!」

「老匹夫,原來你覬覦掌門之位,難怪處處刁難我,還妄圖把華辰煉成傀儡!還有,我早看出你跟魏通不是一路人,沒想到你竟是屍傀宗宗主的走狗!」楚原凜然大喝,威嚴如帝君。

雷音道人掃了眼魏通,見他身負重傷,魄印破損嚴重,便沒把他放到眼裡,身形一掠,打出一道雷掌,轟向楚原。

砰!

楚原手臂一揮,一股玄力將雷掌震碎了去。

而在雷掌破碎之時,雷音道人張口一吐,千萬道雷霆符籙密密麻麻地噴湧出來,化作一道龐大的雷符大陣,把楚原罩住。

無奈之下,楚原只能硬生生地抵擋雷符大陣,伺機抓走魏通,逃離墓葬!

這古墓當中十分隱蔽,他元氣損耗不低,弱真死在雷音道人手裡,那就太冤了!

當雷符陣法囚住楚原后,黑虎也跟雷音道人糾纏在了一處。一時間,一人一虎跟雷音道人戰得天昏地暗。

儘管楚原修為只是凌虛期,可憑藉著雄勁的玄力修為和諸多神通,以及黑虎的輔助,倒也跟雷音道人糾纏了小半個時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