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手裡還攥著小叉子,瞪大雙眸詫異的望著喬魚。

見她臉色通紅,聲音有些顫抖,忍不住關切「小魚乾,你怎麼了?鯴」

「我……」喬魚說不出話來囡。

她低著頭強忍著那怪異感覺帶給她的強烈衝擊,她只要多說一個字,他就會進行更激烈的舉動,她被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只好咬牙緘口。

「宋叔叔……」見她一直盯著宋牧衍看,喬萌萌忍不住拽了拽宋牧衍的袖子。

「小魚乾大概是發『燒』了。」宋牧衍挑開眼尾,從煙盒裡拿出一支煙把玩。

他故意將發燒的『燒』字加重,那語氣,怎麼聽都是另一層意思。

喬魚低首,一口牙都要咬斷了,可卻一句反駁的話都無法出口。

而喬萌萌還一臉單純的關心她「小魚乾,你真的發燒了嗎?你怎麼不告訴我。」

喬萌萌說著就跳下椅子,要去另一邊查看她。

喬魚小臉紅紅的,注意到她的動作,連忙給宋牧衍使眼色。若是喬萌萌過來了,肯定會看到的!

宋牧衍倒也沒再為難她,早就在喬萌萌跳下椅子的時候,就收回了腳。

「好燙啊。」喬萌萌兩隻小手按在她的臉上,口中嘆息一聲「小魚乾,我們還是去醫院吧!」她說著,作勢就要去牽她的手。

喬魚見狀,連忙攔住她「我沒事,就是有點熱……」

她總不能到了醫院后,和醫生說,是宋牧衍把她弄成這樣的吧。

越是這麼想,她越覺得氣悶!抬眸掃了男人一眼,那一眼裡,滿滿的幽怨和憤恨。

「熱?」喬萌萌懷疑的打量了她幾眼,然後縮了縮小脖子,緊了緊自己的衣襟。接著又抬手摸著她的額頭「果然病了……」

氣溫越來越低了,小魚乾居然說熱?

喬魚「……」

……………………

一個月後。

安城很少下雪。小時候在c國孤兒院,每次下雪園長都會帶著大家去堆雪人,可自她來到安城,進了季家的門,就再也沒有那般玩耍過。

曾經,季緋還牽著她的手說,要為她製造一場浩瀚的雪海。

喬魚呵出一口寒氣,搓了搓手,因為天氣寒冷,她又緊了緊衣襟。

「這雪下的真巧,咱們劇組可節省不少成本,不用製造人工雪了。」片場導演捂著暖寶寶笑說。

「是啊,以往拍雪景的戲,都是製造人工雪。」喬魚在邊上回他,也拿起暖寶寶捂手。

這是顏露的第二部電影,她之前都是拍電視劇較多,自從她和韓子楓捆綁成cp粉,粉絲果然上漲很多,各大導演和廠商也都願意找她合作。

這部電影,是經過她精挑細選才為顏露接下的。


影片屬正劇系列,是一個浩瀚的史詩片。這樣的電影,未必能吸引很多粉絲,卻足以讓她在電影界立足。

「不拍了不拍了!」攝影機前,妝容精緻身著古裝的顏露,忽然喊了一聲。緊接著,一把扯過不遠處助理手上的暖寶寶捂在懷裡。

「這麼冷,想凍死我?」她說完,一屁股坐在了助理搬來的小凳子上。

導演楞了一下,將劇本往放映器上一摔,豁然起身擰起眉頭喊「怎麼回事,鬧什麼?」

「我說,不、拍、了!」顏露坐在那梗著脖子和導演對喊。

她身旁的小助理捏了把冷汗,顫顫巍巍的遞上熱茶。

誰知顏露只喝了一口,就全都吐在了地上,隨即就將手中的保溫杯朝著小助理腿上摔過去。「涼了,怎麼喝?!」

「喬經紀,您看……」導演見狀,有些無可奈何。

他們這些導演,若是真遇上這種名氣大、架子也大的演員,很多時候是沒有辦法的。

若是她這角色沒有曝光,說開除也就開除了。可這電影,從剛開始策劃的時候,就是大投資,各方宣傳都很到位。

現在才剛開拍,官網上就已經有近千萬的粉絲了。而電影的男女主,已經曝光了,這時候若是開除了顏露,勢必會對將來的票房有極大影響。

喬魚已經起身,她陪笑道「我去勸勸,導演您休息會。」

她神情嚴肅,幾步走到顏露面前。

見她仰著下頜自拍,胸前露出那麼大一塊也沒覺得冷。她二話不說,伸手就搶過了她的手機。

「鬧夠了沒有,這麼多人等著你?你很大牌嗎?」

自從去年她手下一個組合被好萊塢挖走,她最大牌的藝人,的確就是顏露了。可那並不代表,她可以慣著藝人,若是藝人習慣了,以後指不定闖出什麼亂子!到時候收拾爛攤子的,還是自己。

「我樂意,你管我!」顏露說著豁然起身,要去搶她手裡的電話。

喬魚只是略一側身便躲開了,依舊神色肅然的盯著她。

似是沒料到她會逆著她做事,顏露先是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雙手叉在腰間,不怒反笑「呵呵,喬經紀才是真正的大牌呢,我們這些戲子都沒機會勾搭上達官顯貴。反倒是您,床上來來往往,多少有錢人吶!」

她嬌聲笑著,將羽絨服的拉鏈扣好,接著又道「那麼多有錢人給你錢,您還出來做什麼經紀人啊?」

喬魚聞言,面上沒有絲毫鬆動,只是靜靜的看了她半晌。

見她還是剛才那般盛氣凌人、不知悔改模樣,便冷笑了一聲,揚起手機在她眼前晃了晃「再問一遍,拍不拍?」

「不拍!」顏露回的很乾脆。

她話音落下,喬魚沒有任何猶豫,揚起她的手機,轉身往高處一丟!

任憑她的手機再結實,被她這麼故意一丟,此刻摔得連電池都掉出來了。

片場的人個個都屏息凝氣,不敢多說一句。早聽說這喬經紀對付藝人很有一套,沒想到竟然這麼強勢!顏露這麼大牌的明星,都敢摔她手機。

而被摔碎手機的顏露,顯然也沒料到她會這麼做。本來就極大的眼眸,此刻更是瞪得如同銅鈴!

她像是瘋了一樣,咬牙就衝上來,「喬魚,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兒,你以為你掩藏得很好嗎?你個婊子!你和季緋之間的事,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季緋,這兩個字直擊喬魚的心。

她臉色一白,和這安城的雪,竟是像了八分。

她這是什麼話。這是代表,走了個谷寧,又來了個顏露嗎?

「哈哈,我說中了是不是?我告訴你!你個婊子,別以為季緋真的喜歡你,不過是男人的那點手段,越是得不到越喜歡!」

不過,顏露這些無頭無腦的話,倒是讓她摸不著由頭。

她是怎麼知道她和季緋之間的事?難不成季緋還會和他的情人高談闊論,以前有一個女人跟傻子一樣,為了付出了大半生?

「顏露,注意你的言辭,公眾人物是用來作表率的。」她輕吸了幾口氣,漸漸平復心下的波濤萬丈,揚唇微笑「我手下有名氣的藝人不止你一個,這幾年你鬧得醜聞也夠多了。這部電影結束后,你該歇歇了。」

這樣的一番話,無疑是要封殺她的意思。

顏露聞言,張牙舞爪的就要去抓喬魚,卻被身後的幾個工作人員給拉開了,生怕會鬧出事兒來。

「你敢!你封殺我一個試試,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

「天吶,那輛賓利歐陸是誰的車?怎麼會到這兒來?」顏露話未說完,就聽一聲驚呼響起,隨即吸引了劇組大半人的目光。

賓利歐陸……

喬魚怔了一下,她不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在她心裡的存在感太高了。每次聽到一點能和他搭上邊的事兒,她總是不期然的想起他,更何況是他的愛車賓利歐陸呢?

可轉念一想,他大概是不會來這裡的。

這裡位處安城的偏遠地區,很少會有人從這兒經過,也就是劇組為了取景才會在這裡逗留。

兀自想著,就聽到身後的豪車響起了鳴笛聲。

喬魚忍不住好奇,轉頭循聲望去。只見那輛黑色的賓利歐陸停靠在不遠處一顆乾枯的樹旁。

見她望過去,鳴笛更是一聲接著一聲。

若說剛才她還不確定來人是不是宋牧衍,那以現在的情況看,大概沒什麼好懷疑的了,果然是他……

「那車裡到底是誰啊?」身旁有工作人員圍在一起竊竊私語。

「是不是哪個女演員的金主?」


「誰知道啊。」

——明年今日,未見你一年,誰捨得改變。

這是喬魚的手機鈴聲。

竟然忘記關靜音了!她有些尷尬,忙在眾人的詫異目光下,從羽絨服兜里摸出手機。

上面的來電顯示讓她眉心狠狠一跳,下意識想要掛斷。

可一想到他的性格…她若是掛斷他電話,他會不會直接下車來捉她?

這樣的險她冒不起,想了想還是走到一邊,接通電話。

「上車。」電話那頭只傳來男人毫無情感的兩個字,彷彿是對待他下屬那般命令的口吻。

「不是說好的,不讓其他人知道嗎?」她另一手捂在唇上,低聲對著那頭抗議。

一個月之前,她和宋牧衍已經領了結婚證。

結婚證拿到她手裡的時候,她還覺得是在做夢。可她夢中,並沒有那樣的場景,也沒有宋牧衍。

她想,總要找個人交付自己,那為什麼不選擇宋牧衍呢?

她自認她是自私的、現實的。

宋牧衍這樣的男人,站在高處。堪稱是所有男人中的典範,有財有權,而且萌萌很喜歡他。做他的妻子,她也可以少很多煩惱。所以,她妥協了。

不過,他們只是秘密的領了結婚證,她連他的家人都沒再見過,更沒有舉行過婚禮。

而且她覺得,婚後的生活較之前來說,也沒什麼不同。

她還是住在西城首府,而他也還住在他自己的別墅。只是有時候,他會去西城首府過夜。

「我讓你上車。」男人語氣含著不耐煩。

「不行!」她的態度也很強硬。

顏露剛剛才鬧過一場,那些話雖然未必有多少人相信,可總是會有人樂不可支的在她背後八卦。她又不是藝人,不想在經紀人的圈子裡出名。

她話音才落下,電話就被掛斷。

緊接著,她就聽到身後一陣驚呼,都是片場的小姑娘們,那驚呼聲像是在歡迎偶像似得。

「天吶,那不是宋氏建築的宋老闆嗎?」

「他、他、他是來找誰的?」

喬魚聽見議論心頭就是一顫,下意識就要抬步離開。

這時,身後一股強勁的力道,忽然將她的身子狠狠地轉了過去。

「鬧什麼,快放開!」喬魚慌了。

面前男人,面上一派陰沉,像是她做了壞事被他發現了一樣。

他幽深的黑眸,此刻布滿了陰鷙和不悅,周遭彷彿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他不說二話,執起她的手就要離開。

「宋牧衍,瘋了嗎!」喬魚想要甩開他的手。可她顯然小看了男人的力氣!


他強行拖著她走到車前,緊接著將她往車裡狠狠一塞。車門『砰』的一聲被摔上!帶著他的怒火。

喬魚坐在車裡,能看到片場的工作人員,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和驚訝。那樣子,如同看到了火星撞地球一般。

她抬手要去開車門,可男人已經上車了,還將車門上了鎖。任憑她怎麼弄,都是無用功。

她轉頭,語氣不善的對他吼「不是說好了,不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她說完,這才注意到男人的臉色。鐵青的面容下含著一股子顯而易見的慍怒。他修長的指尖夾著煙,不知是何時點上的。

彷彿只有吞雲吐霧才能緩解他心頭的那股怒火。

過了須臾。直到他吸完一支煙,才冷然開腔「喬魚,我們已經領證一個月了,算是夫妻了吧?」

魚小臉一熱,不知道他想說什麼,只是愣愣的回他「……算」

「那有些事兒,你是不是該和我好好解釋一下?」他側眸看過來,銳利冰冷的目光在她臉上掃視,犀利的仿似能看穿她的一切秘密。

「解釋什麼……」她臉色變了變,心頭一股不好的預感傾巢而出。

還未等她開口回答,他高大的身子就已經覆了上來,如同往常那般擒住她下頜把玩。可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森冷,卻是和往日全然不同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