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小子的好東西倒是不少!」一直俯視下方的藍色機王駕駛員冷笑,眼中露出貪婪。

可讓將死之人瞬間恢復巔峰狀態,這絕對是療傷至寶,只有寶丹才會有這樣的神效。這讓此人如何不心生貪婪?

——————————好吧!狂人服了,起點新書申請結果出來了,說我是抄襲——沒過!汗···

… 也是雲城最有權勢的家族。

如果,喬綿綿背後的靠山是墨家的人,那確實不是言少卿想幫忙就能幫到的。

雖說言家也排在四大家族裡,可是比起墨家,還是要稍遜一籌的。

但這些都不是關鍵問題。

關鍵是,喬綿綿怎麼可能會認識墨家的人。

墨家的大少爺,誰都知道他還是單身,而且也是一個極為自律的人,身邊連個女人的影子也看不見的。

墨家的二少爺,更是出了名的有厭女症。

總之墨家那兩位少爺,都是不近女色的。

所以,喬綿綿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接觸他們,哪怕接觸上了,也不可能和他們這樣的人有什麼交集。

但是,如果不是墨家的人,言少卿又怎麼會說那個人的手段比白玉笙還厲害。

短時間內,黃一琳臉色變了又變,內心的忐忑和恐懼,卻是越來越多了。

可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個人呢。

她不敢去想後果。

得罪了墨家的人會是什麼下場,她也不敢去想。

因為那是一個她哪怕只是想一想,都會覺得毛骨悚然,心驚膽戰的結果。

「黃一琳,你這次是惹上了不該惹的人。你的忙,我幫不了。對了,我們的關係也到此結束吧,你上次說得那棟別墅我會讓人拍下來,就當是分手贈禮了。」

言少卿說完,就掛了電話。

聽著手機里傳出的斷線聲,黃一琳握住手機的手一下子鬆開了。

手機砸到了地上,屏幕當即就被摔出了一條裂縫。

「怎麼回事?」經紀人看著她這幅樣子,皺了皺眉,著急的問道,「言少是怎麼說的?他肯去幫你求情嗎?」

黃一琳像是沒聽見,沒任何回應。

經紀人越發的急了,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倒是說話啊。言少肯幫忙嗎?」

黃一琳是她一手培養起來的。

為了捧紅她,她在黃一琳身上花費了不少的心血。

自然,也砸了不少錢。

現在黃一琳就是公司的搖錢樹,她要是真的涼掉了,對公司肯定有很大的影響。

對她這個經紀人的影響,就更大了。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黃一琳涼掉。

黃一琳被她抓痛了,臉皺成了一團,也終於回過神來了。

她臉色很蒼白。

是那種臉上明明上了妝,也掩蓋不住的蒼白。

她用一種絕望的眼神看著經紀人,嘴唇抖動了幾下,聲音都在打著顫:「他說……他也幫不了我。我們都猜錯了,喬綿綿背後的靠山不是白玉笙,而是一個比白玉笙還要厲害的人。」

「麗莎,你說,那個人會是誰?」

「有誰比白玉笙還要厲害的呀?」

「喬綿綿怎麼可能會認識這麼厲害的人呢。如果她真的認識,她怎麼可能只拿到一個女三號的角色?言少卿是不是不想幫忙,所以撒謊騙了我?」

經紀人叫麗莎。

聽了黃一琳的話,麗莎臉上也刷的一下就白了。

她震驚道:「言少卿告訴你,喬綿綿背後那個男人比白玉笙還要厲害?」 「我說,你能不能輕一點?我提都提不動!」葉銘悲苦了,八萬斤重量,他也就只能這麼拖著,想要揮動都很難。

轟轟轟——炮火襲來,葉銘連忙施展飛仙術避開,不過如今速度大打則扣,雖然葉銘雙腳蹬得飛快,但他的移動軌跡卻是清晰可見。

葉銘無奈,漫天炮火全部在他四周散落,若不是魂力被他施展到極致,周身五十米內一點風吹草動他都可以感知到,也能勉強查探到子彈的軌跡,不然他多半早被打成塞子了···「啊!!」葉銘的請求很明顯沒有通過,八萬斤重量一點也沒少,這讓他怒吼中拖著天元神劍就沖向一台機械鐵騎。

「快迴避!」經過這麼久的戰鬥,敵人也知道葉銘手中的劍有古怪,砍他們和切西瓜似的,一劍一個,先前因為葉銘速度太快根本避不開,如今看見葉銘的行動,他們如何還會站著讓他砍?

機械鐵騎立馬迅速倒退,同時還不斷朝葉銘開槍射擊,遊刃有餘的後退式射擊,表現出駕駛員優秀的駕駛技術!

葉銘惱火,但也無奈,如今速度受到拖累,想追也追不上。他只好——旋轉身體直接一劍隔空斜揮向前方。

天元神劍神光暴漲,劍芒延伸百丈,一劍橫過,大地被切開一道深不見底的拇指細縫,沿途更分割無數敵手,最終將那架裝逼的機械鐵騎斬成兩截。

所有人短暫寂靜,別說其他人,葉銘自己都在發獃,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剛才他根本就沒想過揮劍!


而此時,天元神劍的聲音在葉銘心中響起「敢在我面前秀操作?——找死!」

···葉銘無語,他此時感覺這把天元神劍,沒準還真能和麻雀真人有得一拼,一個是猥瑣齷齪,一個是——「賤」!

「你們退下,讓我來!」

藍色機王落地,同時下達停止攻擊的命令,這讓已經狼藉一片的軍隊開始後退,在外圍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此地封鎖。

「這場戰鬥該結束了。」藍色機王的駕駛員冷聲開口,從身後拔出一把巨劍,巨劍寬兩米,長十五米,劍刃寒氣蒸騰,地面都被凍結出一層冰晶,顯示出此劍的不凡。

葉銘認出巨劍材質,居然全是由寒鐵打造,雖然不是寶料,但也是靈材,而且還是十分稀有的金屬!

「怎麼?不繼續看戲了!」葉銘拖著天元神劍,冷眸與敵手對峙。

「原本不想弄髒我的手,但廢物終是廢物,靠不住!」藍色機王提著巨劍一步步走向葉銘,二十多米的金屬巨人,造成的壓迫感極強。

葉銘動了,主動出擊,拖著天元神劍沖向對手!

「斬!」藍色機王怒叱,揮舞手中寒鐵巨劍,斬出一道寒冰光刃,寒氣橫貫可以封凍一切。

葉銘一驚,光刃襲來,他只好扭身避開,倉促的變換行動撕裂了他的肩膀,鮮血噴洒,落地時已經變成冰渣!

躲過一擊,葉銘回頭看著長達百米的冰道,臉頰不禁抽搐。怎還怎麼打?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害怕了嗎?只要你交出至寶,以後成為我的隨從,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藍色機王一擊后即收手,居然開口招降了。

不過葉銘完全將這人的話當做放屁,招降自己?簡直痴人說夢,從來都只有別人當自己隨從的份!

此時葉銘很想將手中的破劍丟點跑路,不過可惜天元神劍粘上他了,想甩都甩不掉。

「我給你時間考慮,現在就讓我和你好好玩玩吧!」藍色機王的駕駛員冷笑,已將葉銘看做魚肉,可任由自己宰割,所以語氣一直有高高在上之態,他在輕視葉銘。

藍色機王極速衝出,一劍橫掃葉銘,寒氣展開瞬間冰凍十幾米!

葉銘一躍躲開這一劍,但巨劍緊隨,葉銘用天元神劍側刃抵擋,他沒有直接用刀刃劈砍,怕以神劍的鋒芒會直接切入巨劍內。

天元神劍必然會斬斷巨劍,但在那之前葉銘也肯定已經被分屍了,畢竟這巨劍寬度足有兩米···當!

機王一劍之威極強,葉銘直接被掃飛,倒飛出五十米遠才落地。

「小子,你不是很厲害嗎?我允許你再次使用先前那驚艷的一劍,現在的你——太弱了!別以為拿著一把破劍就妄想能與我對抗。」


藍色機王一步步走來,同時還在肆無忌憚的貶低,而葉銘聽到這話后卻是一愣,雙眼不禁緩緩的露出了神采!

藍色機王很強,葉銘承認!但葉銘也得承認,機王的駕駛員就tm一個傻逼,打架時還這麼多廢話,罵人很爽嗎?這下罵出問題了吧,你罵我沒事,老子不屑鳥你,但你罵到與你同級的天元神劍頭上了!

這下這把破劍還不和你死磕?


果然,藍色機王的話剛說完,雖然天元神劍沒有迴音,但葉銘明顯感覺手中的天元神劍變輕了。重量也就在七萬斤左右,銳減了一萬斤,剛好達到自己可以揮舞的程度!

減輕重量,天元神劍顯然是讓葉銘去砍死對方。

「裝逼過頭可是會被雷劈的!」葉銘吐出一口濁氣,緩緩起身,將天元神劍抗在肩頭,臉上露出五分得瑟、三分嘲諷、兩分危險的笑容。

不止如此,葉銘再次喝了一口蛇王羹,將自己的狀態恢復到巔峰!

「你找死!」藍色機王的駕駛員盛怒,沖向葉銘,又是一劍橫掃,不過這次沒在留手,巨劍寒氣外放,鋒芒長達十米。

但——葉銘比他速度還快,身影瞬閃,直接出現在藍色機王面前,一劍劈向對方!

駕駛員大驚,疑惑葉銘的速度怎麼暴增了這麼多。不過他來不及多想,趕緊扭身避開這一劍。

嘶——葉銘原本想一劍斬斷機王持劍的手臂,但被對方避開,如今只在其手臂邊緣切開一道縫隙。

這就是機王的可怕之處,不僅攻擊防禦強大,更主要是靈活度不弱於真人,體型高大,但卻並不笨重,反而十分靈活!

然而駕駛員不僅震驚葉銘的速度,葉銘手中利劍的鋒利程度也讓他難以置信。

雖然他只是後天境,所以發揮不出機王的力量。但就算這樣,機王的防禦也絕對堪稱壁壘,神魄境修士都難以攻破機王的防禦,然而葉銘如今一劍卻如同切豆腐一般穿過了機王的身體!

「小子!你手中的劍是什麼玩意兒。」藍色機王迅速與葉銘拉開距離,駕駛員神色難看的吼道。

葉銘一愣,他剛才明顯感受到天元神劍震動了一下,似乎在發怒,如同被對方的話刺激到了。

「它?不就是你們正在尋找的至寶嗎!」葉銘雙眉微挑,還將天元神劍在身前晃了晃。

… 「這把劍就是至寶嗎?」藍色機王駕駛員聞言后一臉貪婪的注視著天元神劍「趕快交出了,不然殺無赦!」

葉銘不屑,露出玩味之色開口「你來試試,看到底是誰殺誰!」

機王駕駛員聞言后神色一怒,再次提劍沖向葉銘,寒鐵巨劍一斬,當頭劈向葉銘.

葉銘側身避過巨刃,同時用靈力震散寒氣,手中天元神劍直接瀟洒揮出,「鏘」的一聲將寒鐵巨劍的劍尖削斷。

「怎麼可能?」

駕駛員震驚,然後立即倒退和葉銘拉開距離。

葉銘沒有追擊,扛著天元神劍冷笑的看著被嚇退的對手,如果天元神劍不繼續當拖油瓶了,他覺得現在——可以戰鬥!

「你別以為穿著一身鐵殼就妄想可以和我對抗?簡直白痴!」葉銘用對方的話回敬,說得藍色機王內部的駕駛員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駕駛員嘶吼「小子,你太狂妄了!你以為老子只會舞劍嗎?今天就讓你嘗嘗電磁炮的威力!」

藍色機王從身後掏出電磁炮,除了兩個手柄,整體就是一根長十米的巨大金屬管,造型普通至極!

轟!

電磁炮發射,聚能到發射不過兩息時間,然而威力卻是十分可怕。一炮掃過地皮都被掀開熔化,最終在高溫中分解為粒子。

藍色機王取出電磁炮時葉銘就已經警戒起來,而電磁炮強大的威力還是超出他預料,在地面擦出一道長數百米近十米寬的焦痕,外圍躲閃不及的軍隊直接人間蒸發!

「哈哈——怎麼樣?怕了吧!」

葉銘懶得理會這瘋子,電磁炮的射速很快,他先前也是勉強躲開,但若是自己能毫無負擔戰鬥,他可以在對方開炮前就斬斷電磁炮。

「喂!重量能暫時保持在一萬斤左右嗎?···前輩」葉銘這極不情願的話自然是在跟天元神劍說。

如今七萬斤雖然也能舞動,但負擔還是太大,劇烈動幾下就得受傷,以這種狀態去迎戰機王,顯然是有點難以取勝!

「好!不過這件事情結束后你就準備接受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斤的洗禮吧。」天元神劍答應了下來,不過說出的話卻讓葉銘心頭有被一塊巨石砸中的感覺!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斤?你tm怎麼不直接說十萬斤得了!

葉銘不敢想,十萬斤的重量!以自己如今的體魄,那還不得直接被壓死?就算不死也得被壓變形···然而一萬斤的重量對葉銘來就說剛好,他如今單臂也就三萬斤力量左右,一萬斤的武器不會對他造成絲毫負擔。

「小子,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你也是個人才!」或許是電磁炮讓藍色機王的駕駛員自信心暴漲,居然又開始裝逼對葉銘進行招降。

鏘——!


葉銘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一劍斬斷電磁炮,速度快得讓對手沒有反應時間。

「就你?還不配!」

斬斷電磁炮,葉銘的攻擊沒有就此停手,繼續施展飛仙術,又卸下機王的右臂,天元神劍雖然沒有發威,但就憑藉神器本身的鋒利,切割這些金屬塊還不是當削豆腐一般?

「怎麼可能?不會的,後天武者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駕駛員此時終於反應過來,臉上充滿駭然、恐懼、無法置信。而藍色機王也是瞬間騰空而起,他此時選擇逃跑了!

「最後再教你一句話——別再老子面前裝逼,你會讓我噁心!」

不過以葉銘如今的速度,他能逃得掉嗎?葉銘站在藍色機王頭頂,透過機王雙眼與駕駛員「面對面」的交談,天元神劍已經刺入了藍色機王的頭部。

葉銘說完后直接躍下機甲,但手中的天元神劍卻是沿途一路劃過機甲,隨著葉銘下墜,天元神劍輕而易舉將機王分割!

轟!!

葉銘安全落地,但機王卻是在空中爆炸。

指揮官落敗身隕,包圍葉銘的軍隊突然開始不知所措,不知道該繼續戰鬥還是轉身逃跑!

「趕緊滾,不然全部殺無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