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廣雍一臉憨厚老實地沖著那道身影走去,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直接一個響頭磕了下去,「這位前輩,我小師叔身受重傷,生命力只能靠喝慕容姑娘的血液,才能維持住不流失。慕容姑娘已經給小師叔餵了很多血了,她不能再繼續流更多的血,還請前輩出手相救。求求前輩了。」

砰、砰、砰……

廣雍用力地磕著響頭,每一個都撞得砰砰直響。

可是,那身影依舊沒有任何言語。

「前輩,請您出手救救他們吧?」夏羽也走上前去,噗通跪下,懇求起來。

「不對。」忽然,軒轅詩菲娥眉一蹙,「他……他是個死人。」

什麼?

眾人全都不解地望著軒轅詩菲。

軒轅詩菲也不說話,蓮步依依,向前走去。

走到那道身影盤坐之處,纖指伸出,輕輕點在那個人身上。

噗!

那道身影瞬間化為灰燼。而在其盤坐之處的後方不遠處,卻是有著一個小小的凹坑,凹坑中,有一縷清澈的泉水。

「好濃郁的生命力,這泉水……」軒轅詩菲仔細地望著那汪清泉,臉上漸漸露出喜色。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泉?」姬無雙一臉詫異地望著那汪泉水。

生命之泉,這在整個玄武星上,都是有記載的。

傳說中,生命之泉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是天下間最為奇妙的一種泉水。而且,此泉任何人都可以服用,不需要像丹藥那樣,還要劃分等級服用,否則會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生命之泉,常人服下,延年益壽;病人服下,藥到病除;武者服下,甚至還能增加武道境界,並且可能得到一絲感悟生命真義的機會。可惜,此泉只在書中有記載,千百年來,從未有人見過。

不再猶豫,軒轅詩菲等人取出玉瓶,盛了生命之泉,給洛飛、皇飛,還有慕容嫣雪服下。

服下生命之泉后,慕容嫣雪的臉色隨即便有了恢復,終於可以見到一絲血色。

洛飛的生機,似乎也有了一些穩定。

皇飛的恢復也極為明顯,生機增強了許多。

不禁,眾人大舒了一口氣。 姬無雙等人,也各自喝下一些生命之泉。

「奇怪,既然這裡有生命之泉,為什麼剛才那個人還會坐化?」夏羽皺著眉頭說道。

「羽弟,你肯定沒有看過生命之泉的有關記載吧?」姬無雙望向夏羽,解釋道:「生命之泉蘊含著生命之力,擁有延年益壽之奇效,但是,它可不是長生不老之泉,可以讓人一直活下去。」

「姐,你的意思是說,那個人被困在這裡,直到坐化?」夏羽不禁問道。

沉默了片刻,姬無雙終究還是螓首微頜。

「那我們……」夏羽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了。

「放心吧,我在禁制之術上也還算有所得,通過這段路程上的積累,感覺又有了一些突破。這幾日,讓我先恢復一下靈魂力,然後再想辦法。」說著這句安慰眾人的話時,姬無雙心裡一點把握都沒有,這句話,倒更像是在安慰她自己。

數日時間,匆匆而過。

慕容嫣雪終於恢復,皇飛也醒轉過來,只是還顯得有些虛弱。

唯有洛飛,依舊處於昏睡中。

唯一還算讓大家安心的,便是洛飛的生機不再繼續消失,但是,不論服用多少生命之泉,那生機也沒有增加的趨勢。

洛飛就好像陷入了極度深沉的睡眠之中,如同植物人一般。

「大哥,你要快點好起來啊。」皇飛已經恢復人形,望著洛飛,他露出一臉的擔憂之色。

沉睡之中,洛飛感覺自己來到了一片星空中,那片星空,不斷毀滅,不斷重生……

毀滅,重生,這兩者就像是因果的循環一般,不斷重複。

「呵!去死吧!」

一個怒漢,揮斬著手中的巨刃。

唰!

刀光劃出,虛空撕裂。

磅礴如虹的刀氣帶著毀滅之意,斬滅一顆顆星辰,而後那些星辰又碰撞在一起,經歷漫長的歲月,重新組合成一顆顆新的星辰,散發出耀眼的星光。

「我為我愛的人而戰!」

一個青年,望著那些他想要守護的人們,眼神堅定不移。

唰!

刀光劃出,虛空撕裂。

磅礴如虹的刀氣帶著毀滅之意,斬滅一顆顆星辰,而後那些星辰又碰撞在一起,經歷漫長的歲月,重新組合成一顆顆新的星辰,散發出耀眼的星光。

這兩刀,刀威幾乎一模一樣,甚至連意境都差之不多,但是,其中的心境卻是大為不同。

一個是無根之恨生出的刀威;

一個是因為愛而生出的刀威。

不論哪一刀,威力都極為強大,強大到讓人心顫的程度。

毀滅,重生!

洛飛的體內,生機也在不斷地毀滅,重生……

心臟之中,那片金色的火焰海洋,不斷地傳出一縷縷能量,傳遍全身。而摩訶雙陽炎則是將之煉化為紫色的火焰,讓其流轉於經脈之中,永不停竭地鍛造著洛飛的身體。

倏地,洛飛睜開了眼睛。


「洛飛……」軒轅詩菲一臉驚喜地望著洛飛,並扶著洛飛坐了起來。

隨著她這麼一叫,其他的人目光也都投了過來。

「小師叔,你總算醒了。」廣雍一臉激動的神情,不過,那眼底,卻是有著一抹傷痛。

何蓮芯的死,讓他心如刀絞。

「洛飛,你醒過來就好了。」夏羽在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笑容。不是他不為洛飛高興,而是人類的大劫就發生在之前,讓他根本笑不出來。

「大哥。」皇飛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

目光環環掃過眾人,洛飛急道:「我們現在在哪裡?聖靈城的情況如何了?」

一時間,眾人都沉默著。

洛飛已然意識到,只怕,聖靈城已經毀滅了。

好片刻,慕容嫣雪才直言說道:「我們在天弒山脈,至於聖靈城的情況,暫時不清楚。」

「天弒山脈?」洛飛微微一怔,有關天弒山脈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自己幾人都已經被逼入了天弒山脈,想來,聖靈城中的情況,也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樣。

洛飛沒有再多問,因為,那根本就是不問便可知的事情。

緩緩抬起手來,洛飛的那隻拳頭握得緊緊的。

輕輕攤開,裡面是被摩訶雙陽炎包裹著的九滴血珠。

那些血珠,是秋芷萱、古蠻、洛冰兒等人的。當時,被洛飛運轉摩訶雙陽炎包裹在了拳心之中,並將他們的血液分成了單獨的存在。

洛飛能感覺到,每一滴血珠里,都含有那同個好兄弟姐妹的生命氣息。

若不是他對生命極境奧義的甩感悟,只怕根本無法將這些血珠分出來。

「我一定會想辦法復活你們的。」望著那些血珠,洛飛暗暗發誓道。

他向軒轅詩菲等人索來九支玉瓶,分別將九滴血珠裝好。

「小師叔,你不知道,要不是慕容姑娘給你喂血,你都……」廣雍正想說一下這幾日的一些事情,剛提到此事,卻是發現慕容嫣雪目光冰冷地瞪了他一眼,隨後很自覺地閉上了嘴。

洛飛轉頭望向慕容嫣雪,「慕容姑娘,廣雍剛才說的喂血,是怎麼回事?」

「沒事。」慕容嫣雪一臉冷漠地搖了搖頭,「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不是問這些沒用的,而是要想辦法弄到一株皇葯,成就玄皇。那些死去的人類,還有凶獸,都等著你去為他們報仇雪恨。」

其他幾人望向慕容嫣雪,不禁有著幾分敬佩。

她為洛飛犧牲了那麼多,卻是不想讓洛飛知道,反而督促著洛飛以大局為重。這樣的奇女子,值得敬佩。

洛飛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多問,知道就算問了,慕容嫣雪也不會回答。

這丫頭,性子就是那樣。

「明月,怎麼回事?」洛飛直接傳音給了令狐明月。

令狐明月將事情的經過大概說了一下,頓時,洛飛心中有了數。

望了一眼慕容嫣雪,洛飛沉默著,不禁又想起了柳飄逸死前,對自己說過的那些話。

片刻,他暗自搖了搖頭,現在,也的確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

「明月,你可有把握帶我們走出天弒山脈?」洛飛繼續傳音給令狐明月,畢竟,論禁制之術,令狐明月可比姬無雙高明得太多了。兩者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主人,要離開天弒山脈,其實很簡單。」令狐明月回道。 洛飛追問道:「什麼辦法?」

令狐明月道:「尋找到五樣能代表天弒山脈中金、木、水、火、土這五種五行的東西,組建一個五行傳送陣,就能離開。」

洛飛道:「傳送陣不是要雙向並建的嗎?單是我們在這裡組建一個傳送陣,如何能離開?」

令狐明月道:「主人,你別忘了,明月當初被困在九門禁制中長達萬年之久,雖然已經離開了,但是,那裡早就已經有了明月的氣息和烙印。只要我們能在這裡尋找到五種代表天弒山脈五行的東西,組建出來的傳送陣便能穿過天弒山脈中的禁制,直接將我們傳送到九門禁制中去。而且,那裡有主人需要的一件東西。」

「我需要的東西?」洛飛一怔,不禁有些疑惑起來。

令狐明月接著說道:「主人可還記得,當初你進入九門禁制時,曾見到過一株九龍欲涎花。」

洛飛仔細回憶了一下,的確是有此事。

當時,他還覺得很可惜,沒有機會得到那株九龍欲涎花。

「明月,你的意思是說,那株九龍欲涎花是皇葯?」聽到令狐明月提起此事,又說是自己需要的東西,洛飛心裡頓時就有了猜測,只是,說出這個猜測之時,他也不敢肯定。畢竟,皇葯實在是太缺稀罕見了。

「主人,你猜得不錯,那株九龍欲涎花就是一株皇葯。」

洛飛心頭一動,怎麼也沒想到,當初見到的那株九龍欲涎花竟然是一株皇葯!若是如此的話,只要自己能摘到那株九龍欲涎花,豈不是就有機會成為下位玄皇?

軒轅詩菲等人,並不知道洛飛與令狐明月之間的傳音。

見洛飛一副思忖的模樣,他們都沒有開口打擾,以為洛飛在思索著什麼對策。

片刻,洛飛站起身來,目光掃過眾人,「我有辦法離開天弒山脈。」

唰地,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洛飛身上。

洛飛也不廢話,將大概的情況向幾人做了說明。

「要找到能代表天弒山脈五種五行屬性東西,可不容易。」姬無雙娥眉輕蹙地說道。

洛飛點了點頭,的確如此。

金,雖然可以從礦石中提煉,但並不是所有提煉出來的金屬,都足以代表天弒山脈;

木,山洞外到處都是,但也不是任何一種植物都可行;

水,這山洞中倒是有現成的生命之泉,這個,足以代表天弒山脈中的水屬性物質;

火,必須要擁有足夠強大的火力,也許,只有天弒山脈中的熔岩湖中,才有可能找到;

土,也不是地上抓一把就行的。

洛飛走到洞口,抬目而望,喃喃言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找一下。」

「洛飛,我陪你去。」軒轅詩菲開口道。

其他幾人也是望著洛飛,一副準備陪著洛飛前往的樣子。

洛飛回頭望了眾人一眼,「不必了,我一個人去,快去快回,不會有事的。」

言罷,洛飛大步向著洞外走去。

眼見軒轅詩菲、慕容嫣雪等人想要跟去,姬無雙開口勸說道:「我們大家要相信他,他一定可以的。如果大家一起跟著去,反而有可能會給他添亂。」

聞言,幾人剛剛抬起的腳步,又重新落了回來。

洛飛所選擇的方向,正是深入天弒山脈的方向。

畢竟,能代表天弒山脈五行的東西,必然是其核心之地的東西。

在外圍能找到生命之泉,已經是極為幸運了。

洛飛的禁制之術本就不低,再加上有令狐明月幫助,他前進的速度快了很多,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深入百里左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