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哼,這個是自然,林天那種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是古武世家的對手?他去了就是死路一條。」男子冷冷的笑道,其他他們的情報網早就知道古武世家在都市中建立了一些勢力,包括銀魂是誰建立的,是誰在暗中支持的,他們都知道,他們可以完全的告訴老總。

但齊家卻不想怎麼做,這種兩頭不討好的事情,他們是不會做的,而且坐山觀虎鬥,不是更加的有利於他們齊家的發展么?

「二叔,我知道了,這份仇意,我會一直保留著的。」齊仁傑深深的呼了口氣,然後又說道:「可是我這半張被毀掉的臉,還能修復么?」

男子惋惜的搖了搖頭,說道:「古武世家派來的神醫說了,你臉上的肌肉和神經已經被毀了,完全是死肉一塊,沒有一點修復的可能性,如果你真的想要恢復的話,只有去棒.子國找人整容了,不過,那種東西是假的,就算你恢復了,估計也會被人嘲笑你是做的。」

聽到自己要被人嘲笑,齊仁傑的心又涼了大半截,若是整容了還被人嘲笑,他寧可不整容,這和之前他被別人笑成傻子是一樣的感覺。

「林天,貝少一定要你的小命。」齊仁傑憤恨的咬著牙齒,從嘴裡吐出這句話,他這個樣子,真的是生不如死啊。(未完待續。。) 「仁傑,你也別太激動了,現在還是需要養好身體,現在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你的情況,你還是盡量的保持低調。」男子安慰著說道,這是自家老爺子的意思,讓齊仁傑藏於暗處,這樣既能保護自己,也會對其他世家有一定的制約。

只要齊仁傑的病情沒有公開,其他世家或者一些依附他們的勢力,就不會貿然的採取行動。

這也正是齊家老爺子的高明之處,把齊仁傑給隱藏起來,不然別人知道齊家的具體情況,而讓他們捉摸不定,這樣再以齊家龐大的情報網來制約他們。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被人不知道齊家的情況,如何能斗得過他?

「二叔,你的意思我懂,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齊仁傑也打算按照老爺子的意思做,退到後面隱忍起來,在林天或者貝悠然失誤的時候,給他們致命一擊。

看著齊仁傑有這樣的隱忍之心,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成大事者,就要懂得忍耐,不然,一定會被敵人給玩死。

……

林天在燕京待了十天左右,便準備動身前往古武世家文家,倒不是他的心裡很迫切前往,而是林家大院的三個靚妞突然對他很冷談,方玉瑤是這樣,唐悅是這樣,連于思怡也變得冷如冰霜,對他不理不睬。

看來他對外宣布文冰是她女朋友的事情,惹到了她們,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這是任務,就算是假的。也要演的非常逼真,不能讓文家的人知道他們的目的。

不過,林天臨走的時候,還是去西院向方玉瑤她們打了個招呼。

「那個……我要走了,你們不送送我么?」林天笑呵呵的說道。

方玉瑤看都沒看林天一眼,在和唐悅玩英雄聯盟,小嘴兒撇了一下。說道:「恭喜你去見老丈人,我聽說古武世家的人都蠻厲害的,你可不要被他們給打殘了。或許被幹掉了,可沒人給你收屍。」

方玉瑤本來還以為林天和她退婚,是為了思怡姐姐,可她沒想到。林天竟然看上了文冰那個三十歲的女人。還真是小牛吃老草,實在是太噁心了。

她對林天的厭惡到達了極點。

可她的心裡卻有些羨慕文冰,難倒女人到了三十歲才能吸引住男人?為什麼林天就沒有對她有一點的好感呢?

「謝謝你的關心,我只是去探親,應該沒事的。」林天笑了笑,說道。

方玉瑤沒有再說話,繼續和唐悅玩遊戲,有些事情說多了。就心痛了。

林天又把視線轉移到唐悅的身上,說道:「小悅。這次我就不帶著小白了,我已經把它給喂的飽飽的,差不多幾個月都不需要吃東西的。」

說到小白,林天背後的冷汗都滲了出來,這個修真界的靈獸,胃口已經越來越大了,他現在的真氣差不多要到了極限,再繼續下去,小白再吸食他的真氣,林天真的罩不住了。

所以,林天感覺有一種危機,要是再找不到去修真界的辦法,小白真的就要被餓死了。

「哦,知道了。」唐悅淡淡的說了一句,倒不是她對林天有多麼不好的感覺,只是她親愛的瑤瑤姐對林天冷淡,她這個死黨自然不能熱情起來。

不然,方玉瑤要衝著她發火了。

于思怡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我送送你。」

「謝謝。」林天點了點頭。

走在林家大院里,于思怡故意放慢腳步,想和林天多呆上一會兒,因為她知道,林天這次去的是古武世家,是一個高手如雲的地方,林天隨時都會有危險。

于思怡的心裡還是很擔心林天的,可走了好久,于思怡不知道自己想說些什麼,便一直默默無語,低著頭,慢慢的走著。

林天也是滿臉的尷尬,他是男人,本該主動說話的,可面對於思怡如此知性成熟的女人,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總之,一切都在不言中!

雖然走的很慢,可路還是有盡頭的,不知何時,兩人走到了林家大院的門口。

「思怡姐,你回去吧。」林天看著于思怡,淡淡的說道。


「恩。」于思怡點點頭,抿了抿嘴唇,說道:「你,小心一點。」

「謝謝關心。」林天笑著說道。

當林天轉身時,便發現不遠處的文冰,身邊還停放著一個越野車,看樣子出發前的準備都做得很充足。

文冰沖著林天笑了笑,當然,她的視線里也出現了于思怡,方玉瑤和唐悅住在林家大院,她是知道的,可沒想到,還有如此一個漂亮的女人在林家大院。

而且還是親自送林天出門,她到底是誰?

「我們出發吧。」林天把東西往越野車後面一扔,然後坐上了駕駛座上。

「哦。」文冰點了點頭,又看了看門口的于思怡,這才坐上車,但她沒有問林天這個相貌傾國傾城的女人是誰,這畢竟是林天的私事,她不便過問。

而且若她這麼問林天,一定會讓林天以為她是個心胸狹窄的女人,這樣的話,以後林天或許會討厭她的。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問什麼,什麼東西永遠都不該問。

于思怡也看到了車上的文冰,論相貌,她無法和自己比及,可論成熟風韻,這個三十歲的女人,真的很完美。

于思怡現在有些擔心,林天和文冰要假戲真做,這可就麻煩了。

但她還是選擇相信林天,相信林天不會是那種男人,可她又擔心林天經不住文冰這種成人的誘惑,在電視劇里也有這樣的劇情,現在的男人都喜歡比自己大的女人,而且只要陷進去,完全無法自拔。

于思怡在心裡默默的祈禱,希望林天早點完成任務,早點回來,不要和文冰那個女人糾纏不清。

雖然知道自己的心裡有一絲的小邪-惡,但于思怡這是在為自己的小幸福而努力,有些事情必須要自私,必須殘忍,不然就會後悔一輩子。(未完待續。。) 剛才天空還陽光熾烈,轉眼間天空又密密麻麻的下起雨來,因為這是九華山周圍特殊環境的氣候,有時候山下陰雨綿綿,可山上卻陽光明媚,太陽和絲絲繞繞的雨線同時出現的情形十分的常見。

而九華山,就是古武世家文家所在的寶山,從山下看去,山峰高聳入雲,看不到真實的面目,而且山路陡峭,不是那麼輕鬆上去的。

不一會兒,雨便停了下來,林天也把越野車停放在山腳下,便提議道:「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找個地方住下來,明天再上山吧。」

雖然有神識,林天在夜晚爬山也是輕而易舉,但有了文冰,他的動作就要受限制了,所以,決定在上下住上一晚,等明兒天亮在上山。

「不用了,我們現在就上山吧。」文冰一聽林天說要住宿,她的臉色就紅了起來,雖然知道林天不會對她做什麼,可她的心裡還是很緊張,又道:「現在離天黑還有一個多小時,你別看這山高,但爬起來很快的,我們一定可以在天黑前趕到山頂的。」

文冰說了謊,上山最快的速度也要三個小時,那個時候,天已經黑了,但她卻不想和林天住在山下的賓館里。

林天淡淡一笑,不知道文冰為啥如此心急的要上山,但還是順從的文冰的提議,「好吧,我們就趕緊上山。」

隨後,林天向賓館要了兩把雨傘,九華山的氣候實在是他怪了。他可不想被淋成落湯雞。

果然,不一會兒,林天他們剛爬了十分鐘。山上便下起毛毛小雨,山上的石階變得很滑,他們也只好放慢了速度。

被雨水洗刷過的九華山,空氣極其的清新,連雨水中都淡淡的山林的味道,林天撐著一把粉色帶有碎花的小雨傘(當時賓館只有兩把粉色的雨傘,他也只好買下來了)。大步的蹬著石階,向九華山的山頂攀去。

一邊向山頂爬去,林天的腦袋裡也想著一些事情。待會遇到文家的掌門人文宗,該怎麼對他說?文冰可是離開家族十年了,這次突然的回來,文家的人一定會懷疑他們動機不純的。

或者。文家的人就壓根不讓他們進入大門。

這種情況很複雜。林天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想不出什麼好的對策,或許,文冰應該有好的辦法。

「文冰姐,要是到了你家,你打算怎麼應付文家人的盤問?」林天淡淡的問道,要是進不了文家,別說執行任務了。恐怕今晚要在這荒山野嶺的雨中挨餓受凍度過了。

文冰淡淡一笑,她的心裡早就計劃好了。這次她就是來探親的,來看看媽媽和只有幾個月大的弟弟,如果她爸爸文宗不答應她們進去,她也沒有辦法。

畢竟她爸爸文宗是玄階後期巔峰實力的古武者,硬來的話,一點便宜都討不到。

「你放心吧,注意我已經想好了。」文冰說道,雖然說不上什麼好主意,但至少有一半的成功率。

看著文斌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林天也不再多問什麼,要是能混進去再好不過,要是不行的話,只能靠暗中調查了。

正當林天準備踏上一個拐歪處的石階時,他聽到從上面的一塊巨石上傳來細微的說話聲音。

「李正,這個月你給的東西有點少啊,難倒你們文家的丹藥都沒了?」一個很是好聽的女聲從上面的巨石上傳來。

「林天……」文冰剛要說出口,也聽到了巨石上的聲音,這夜晚濛濛細雨,怎麼會有人在山路上,而且這個李正不是文家的一個古武者么?

林天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後神識向巨石上掃去,便發現巨石上站著兩個人,一個穿著藍色青衫的女子,面容姣好,二十多歲的樣子,但臉色卻異常的冰冷,加上細雨打在她的俏臉上,這種冰冷更加的凌厲,而且身上帶著一股與神俱來的殺氣。

而女人的對面就站著一個男人,也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但外表顯得有些木訥,但一雙眼睛卻異常的犀利有神,黑色的道袍在風中揮撒,給人一種氤氳的氣氛。

「血姑,我們文家也算是你們的恩人了,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給你提供丹藥,讓你們安心的修鍊,你竟然還嫌少?」李正不屑的看著血姑,在文家的眼裡,這個女人只不過是一個殺人的工具罷了。

「哼,恩人?」血姑冷哼一聲,眼中的殺意更加的濃烈,說道:「這些年,我們血門你們古武文家可是除掉了好多的眼中釘肉中刺,我們只不過要一些丹藥罷了,你竟然還不配合,真是欺人太甚。」

血門?林天的心裡一動,似乎這血門是隱門的一支,沒想到這血門還和文家扯上了關係,可隱門不是古武世家有仇恨么?怎麼會幫著古武世家去殺人呢?

「廢話少說,現在掌門在閉關,你要的丹藥沒有辦法湊齊給你,也只有這麼一點了,你不要就算。」李正語氣很強硬,絲毫不買血姑的面子。

「哼,我們隱門已經被古武世家逼得無處可躲了,其他三個門的人都藏在了不為人知的地方,但你給我記住,我們血門可不會怕你們這些古武世家,只要我樂意,我今晚就可以把你們文家殺的一個不留。」血姑的嘴角抽動了幾下,她可是誠心誠意的和文家做生意的,沒想到文家得了便宜還賣乖,她只是要點丹藥,文家的人還缺斤少兩。

「就憑你?」李正不屑的瞥了血姑一眼,慢條斯理的說道:「雖然你有玄階初期的實力,但我可是玄階中期的實力,還想把文家給滅了?我現在就可以把你給滅了。」

「哼,是么?」血姑的眼中殺意盡顯,呵斥道:「也罷,你們這樣卑鄙的小人,我也不想再和你們合作了,不過,你這個看不起我們血門的人,必須去死。」

血姑話音剛落,一掌便向李正打去。

李正卻不急不慢,黑色長袖一揮,手中突現一把銀色的彎刀,雖然他是后出手,可彎刀卻比血姑快上幾倍。

砰!

兩股內勁相碰,在雨夜中驚起一聲轟響!(未完待續。。) 林天饒有興緻的躲在巨石下,觀察著這兩個人的打鬥,這種亂七八糟的門派爭鬥,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他還是蠻在意那個叫血姑手中的丹藥的,似乎蠻有價值的。

文冰也是一臉苦澀的聽著上面的打鬥,古武世家文家竟然和隱門的血門勾結起來,干這些下作的勾當,真是卑鄙無恥。

但文冰也想到這件事情是他爸爸文宗指示李正乾的,因為文家的丹藥房的鑰匙只有文宗有,而李正是一個外圍的古武者,他是決然不可能有鑰匙,更不會有這麼多的丹藥。

另外,李正的實力也讓文冰懷疑,在文家,外圍的弟子只要超過玄階初期實力,就可以進入門下,成為入室弟子,可李正身上卻穿著普通弟子的黑色道袍,很顯然,他不是內室弟子,但實力卻比一般的子弟要高深,這其中一定有人指使他敢這些事情,然後在暗中幫助他提升實力。

而這個人也只有是文宗了。

林天倒是有些佩服那個叫血姑的女子,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沒有李正強,可她卻把所有的實力展現出來,縱使李正的手裡有彎刀,她也沒有退縮過。

而且,血姑和李正打的難分難解,可見這個女人的韌性相噹噹的強。

於是,林天乾脆坐了下來,等著兩個人打鬥完畢,他再上去,無論誰輸誰贏,那袋裝有丹藥的袋子歸他了。

巨石上的打鬥聲越來越密,然後慢慢的稀疏起來。最後,聲音終於停止了,而林天的神識一直關注著這場戰鬥。

很出乎他的意料。實力少遜一籌的血姑把李正給殺了,而且還是絕地大反擊。

本來李正可以完勝血姑的,可不知怎麼回事,血姑每次被李正打中一下,身上的內勁就增加一份,直到最後,血姑的實力直接提升到了地階初期實力。直接把李正給秒殺了。

這個不可思議的變化,讓林天大為詫異,血姑每次受傷。眼中都會增加幾分血絲,難倒這個實力的提升和她們的血有關係?

看來她們叫血門是有一些寓意的,可能他們就是靠著血來修鍊自身的內勁,和提升自己的實力。

不過。這個實力驟然提升卻對自身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血姑把李正給殺掉以後,就帶著丹藥急忙逃離。

林天急忙在血姑的身上做了一個神識的標記,然後從石階爬到了巨石上,發現李正已經死了,他的脖頸上印有五個血紅的血印,整個脖子骨都捏碎了。

「文冰姐,你先去文家,我去看看。」林天對文冰說道。

「恩。那你小心一點。」看著地上李正的屍體,文冰一點也不心痛。她已經離開文家十年了,而且對父親文宗這種勾結隱門的人來殘殺其他古武世家人的做法很是不恥。

「好。」林天點點頭,隨手甩了一個『鳳火術』,把李正的屍體給燒了,這才跟蹤神識標記,趕了過去。

文冰驚訝的看著地上的屍體,在藍色火焰的燃燒下,一點點的消失,最後,化為烏有。

林天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而且這種手段,文冰以前完全沒有見過。

林天,真的是古武者?可他修行的東西,怎麼不屬於任何古武世家的功法呢?

但文冰也沒有多做猜測,她相信林天,一絲猶豫都沒有,隨即,她繼續向山頂爬去,關於李正的事情,她就當做沒看見好了。

而且,這種勾當,要是讓文家的古武者聽到,文宗的面子上也掛不住,搞不好,他門主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雖然這個父親手段陰狠毒辣,但文冰還是很善良的,得饒人處且饒人,她還不想把父親逼到絕路上。

林天在山間搜尋了一下,發現另外一條下山的路邊的一片草叢,上面沾染了些許血跡,看樣子,這個血姑是從這裡逃走的,看來她受傷很重啊,這血流的太多了。

為了那袋子丹藥,林天悄悄的跟了上去,一個受重傷的女人,是絕對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漸漸的,路邊花草上的血跡少了起來,但林天還是憑藉著神識標記找到了這個血姑,不過,她已經暈倒在路邊,腹部有一大片的殷紅,看來這是身上最重的傷。

林天毫不猶豫的把掛在血姑腰間的丹藥袋子給扯了下來,沒想到在這裡還能撿個漏,仔細一看,這裡面的看東西真不少,大量的固元丹和培元丹,這些可都是鞏固和提升真氣的好丹藥。

不過,這個血姑是無福消受了,全部被林天給收了。

接下來,林天卻有些無可奈何了,對於這個隱門中血門的血姑,他到底是救,還是不救?如果救的話,這個妞醒來後會不會恩將仇報?

但是如果不救的話,林天又覺得自己太不是人了,如此漂亮的女孩兒,這樣死在荒山野嶺,真是暴殄天物啊!

正當林天猶豫的時候,他的神識掃到血姑的眼皮動了動,嘴角也是張了張,看來是要醒過來了。

林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驚訝的喊道:「我滴媽呀,這裡怎麼還有一個女人,嚇死老子了,還以為遇見鬼了呢,不對啊,女鬼怎麼有怎麼漂亮?」

林天說完就伸手把血姑給扶起,此時血姑已經睜開了眼睛,但眼中儘是防備,冷冷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路過的遊客,結果在山上迷路了。」林天笑眯眯的說道,這麼近的距離看著,這個血姑還真是一個絕美的女人,只是由於受傷,臉色慘白的沒有一絲的血色,頭髮被雨水沖的有些散亂。

「原來是這樣啊。」血姑壓抑著腹部的疼痛,又道:「多謝你救了我,你可不可以找點水給我?我有點口渴。」

血姑的心裡滿是防備著這個突然出來的好心人,她打算把林天給支走,然後偷偷的下山療傷。

林天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真對不起,現在天這麼黑,而且我也沒有器具去盛水……你要是不嫌棄,我就用嘴給你弄水去?然後我再用嘴喂你?」(未完待續。。) 林天自然知道血姑讓他去找水喝,是為了甩掉他,但這種小把戲是不會騙過他的。

「不用了,我現在又不渴了。」血姑急忙說道,眼中的殺意愈發的濃烈,可她現在身受重傷,估計連這個普通人都打不過,所以,她還是先不急著行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