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林磊和張淵也相繼來到了半空中,看著正在研究大火爐的凡晨,林磊也沒有去阻止他。

「林師弟,你這個大火爐確實有點門道,怪不得能困住章狼等十三名強者。」凡晨又看了一會兒,這才回頭對著林磊說道。

「凡師兄過獎了,雖然這大火爐能夠困住章狼等十三位強者,但我相信,這大火爐一定承受不住凡師兄的攻擊!」林磊謙虛的說道。

「林師弟謙虛了!這樣吧,我現在就動手?」凡晨看著林磊,想要徵求一下林磊的意見。

「凡師兄準備好了,就可以動手了,無需問我!」林磊點了點頭。

「好,那就讓我領教一下這大火爐的防禦力吧!」凡晨緩緩伸出左掌,左掌化拳,然後一拳轟向了林磊的大火爐。 在林磊的眼中,凡晨的拳頭就如同電影中的慢動作一樣,一點一點的接近大火爐,林磊不由得屏住呼吸。

雖然凡晨拳頭看起來速度很慢,但林磊已經能夠察覺到那一拳中所蘊含的恐怖威力,即便林磊和凡晨相聚了一段距離,即便凡晨的攻擊目標不是林磊,那一拳,仍然讓林磊察覺到了危險的味道。

林磊微微皺眉,他彷彿已經看到大火爐被凡晨一拳轟碎的那一幕了,林磊相信,凡晨這一拳絕對會擊碎大火爐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轟!」凡晨的拳頭終於落在了大火爐之上,原本堅固無比的大火爐就如同豆腐渣一般,沒有任何堅持,直接便崩碎開來,化作一片片金色的碎片,然後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就在金色大火爐崩碎的那一瞬間,有著十三個黑影從大火爐崩碎的地方飛了出來,掉落在了地上,毫無疑問,這是十三個黑影自然便是被林磊關押在大火爐中的章狼等十三名強者了,林磊的大火爐碎掉后,他們自然也就出來了。

與此同時,林磊的臉色猛的一陣蒼白,要知道,大火爐是林磊製造出來的,那就相當於林磊的一部分,如今大火爐被凡晨一拳擊碎,作為製造者的林磊,自然也受了不輕的內傷。

林磊連忙調動戒指的神聖之光,為自己療傷,他怕一會兒出現什麼變故,萬一凡晨突然調頭對付自己,那可就悲劇了,所以林磊要儘快恢復自己的傷勢。

「呵呵,林師弟這大火爐果然堅固,我也是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其擊碎的!」凡晨擊碎大火爐后,便轉過身,看向了林磊,笑著說道。

剛才那一拳,凡晨只動用自己三成的力量,並沒有全力出擊,因為他怕林磊的大火爐不結實,若是全力出擊的話,很有可能會傷到章狼等人的,所以凡晨便將自己的力量壓到了三成。

不過僅是如此,凡晨也對大火爐的防禦力非常驚訝,雖然他這一次只用三成力,但他的這三成力,卻是可以擊殺一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然而就是這可以秒殺造化境後期強者的一拳,竟然才勉強擊碎了林磊的大火爐。

凡晨知道,若是自己這一次只用出兩成力的話,那林磊的大火爐就不會崩碎開來了。

「凡晨師兄太謙虛了,大火爐雖然堅固,但在大師兄的面前,那就顯得有點小兒科了!」林磊說道。

「嗯?林師弟,你的臉色怎麼會如此蒼白?」凡晨自然注意到了林磊那蒼白的臉色,於是一臉好奇的問道。

「額,沒什麼大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林磊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並不礙事。

「沒事就好,林師弟,你求我辦的事情,我也辦到了,而章狼他們幾個人也已經脫困了。今天林師弟身體不怎麼舒服,那我們就先告辭了,改日再來拜會林師弟!」凡晨見林磊臉色不怎麼好,還以為林磊身體不適,所以也就不打算留下來打擾林磊了,他準備帶著章狼等人離開後山,畢竟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凡晨再留下來,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好吧,那我們改日再會!」林磊對著凡晨等人拱了拱手,他現在巴不得凡晨趕快走呢,他可不想讓凡晨知道自己受傷了。

「嗯,再見!」凡晨說完便給了張淵一個眼神,張淵立即會意,然後兩人便一起向章狼等人飛去。

章狼等人從大火爐中出來后,看著外面熟悉的世界,一臉的茫然,他們還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出來的。

「章狼師兄,咱們是怎麼出來的啊?」李光疑惑的望著四周,問道。

「誰知道呢,反正不是做夢,咱們總算是出來了!」章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來的,但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后,發現非常的痛,章狼知道,自己這應該不是在做夢了。

「會不會是林磊的本源法則耗光了,大火爐就自動消失了?」王東眼珠子轉動了兩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很有這種可能!」李光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林磊現在是處於虛弱時期咯?」章狼捏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章狼在想,若林磊此時本源法則耗盡了,那豈不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了,如此說來,現在應該是報復林磊的最佳時機。

「嗯,本源法則消耗一空,就算林磊再妖孽,此時也一定是虛弱無比。」李光說道。

「哈哈,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啊!林磊啊林磊,你的好日子到頭了!」章狼眼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翻身的時刻到了,此時林磊本源法則消耗一空,正是教訓林磊的大好時機。

「章狼師兄的意思是?」李光自然也多多少少猜到了章狼心中的一些想法,但他依舊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哼,林磊把我們關在大火爐中,關了這麼久,自然不能就這麼放過他,我一定要狠狠教訓教訓他,出了心中這口惡氣!」章狼咬著牙說道。

「對,咱們十三名強者聯手,就算林磊的本源法則沒有耗盡,他也不是咱們的對手!」李光點了點頭,說道。

「我同意教訓林磊,咱們現在就動手吧!」王東也附和道。

「好,準備動手!」章狼說著便從地上站了起來,而其他人也一個個摩拳擦掌,一臉迫不及待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準備跟著章狼去教訓林磊。

「你們準備去教訓誰啊?」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傳進了章狼等十三個人的耳朵里,這讓章狼等十三人渾身一顫,這個聲音,他們再也熟悉不過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大師兄凡晨。

「你們幾個真是不長記性!」凡晨帶著張淵從天而降,落在了章狼等人的面前。

「大……大師兄,您怎麼來了!」章狼愣了一下,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若是不來的話,你們能出來?早知道你們如此不長記性的話,就不救你們出來了!」凡晨瞪了章狼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啊?原來是大師兄救我們出來的,我還以為是林磊的本源法則耗光了,大火爐自動消散了呢!」章狼一臉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

「哼,章狼,我看你也不笨啊,怎麼在這件事情上,會如此愚蠢呢?」凡晨冷哼了一聲,章狼這次跟著張淵來後山找林磊的麻煩,實在是太愚蠢了,這讓凡晨對章狼非常的失望。

「我……」章狼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在凡晨的面前,他可不敢有一絲傲慢,在章狼的心中,凡晨就如同大哥一般,章狼可是非常尊敬凡晨的,凡晨訓話,章狼自然不敢反駁。

「你什麼你!你和張淵去找林磊的麻煩,被鎮壓了,這就夠丟人了。如今我將你們救了出來,你竟然還想著去找林磊復仇!你說你自己現在是不是特別的愚蠢,你的大腦去哪裡了?嗯?」凡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章狼,冷冷的問道。

「大師兄,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啊,我怎麼愚蠢了?我只不過是想復仇而已,林磊把我關在大火爐中,關了那麼久,這口氣我咽不下!」章狼非常不解,大師兄平常對自己雖然非常嚴格,但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訓斥自己。

「你還說自己不愚蠢?你覺得自己是林磊的對手嗎?剛才林磊手下留情,繞了你一命,你不知死活,還要去找林磊復仇,你說你自己愚蠢不愚蠢?」凡晨瞪了章狼一眼,說道。

「大師兄,林磊他只不過是學會了一個怪異的招式而已,就是那個用來囚困人的大火爐,若是沒有那個大火爐,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再說了,我這裡有十三名強者,對付林磊還不是輕輕鬆鬆的嘛。」章狼並不覺得自己打不過林磊,他覺得,今天之所以輸給林磊,完全是因為那個大火爐。

「唉,章狼啊章狼,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難道我把你救出來,真的是一個錯誤嗎?我真應該讓林磊再多關你三天三夜,那樣你就應該清醒一些了!」凡晨長嘆了一口氣,一臉的無奈,心道:這章狼今天是吃錯什麼葯了,怎麼這麼死心眼呢?

「大師兄,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為何要讓林磊再關我三天三夜啊?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我和李光、王東,還有那十名化靈境巔峰的強者聯手,難道還敵不過林磊嗎?林磊有那麼可怕嗎?」章狼自認為自己已經高估林磊了,十三名強者聯手起來,對付一個林磊,真的太綽綽有餘了。但讓章狼沒想到的是,在大師兄的眼中,就算十三名強者聯合起來,也依舊不是林磊的對手。

「跟我回去,回去之後,給我面壁思過一個月,好好清醒一下!」凡晨不想再和章狼浪費口水下去了,因為此時的章狼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心中只惦記著如何報復林磊了,根本沒有考慮其他的事情。凡晨準備讓章狼回去好好清醒一下,不然的話,章狼始終不會明白這一切的。

「我……不想走,我要找林磊報仇!」章狼猶豫了一下,說道。

「難道你要違抗我的命令嗎?」凡晨語氣變得冰冷了下來,直到這個時候,凡晨才算是真的展現出了他強勢的一面。

「我不敢!」凡晨冰冷的語氣讓章狼一陣顫抖,章狼可是非常畏懼凡晨的。

「那就跟我走,你的機會只有一次!」凡晨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若是眼前這個不是章狼,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凡晨早就轉身走人了,哪還會費這麼多話。

可章狼這個人不一樣,章狼的爺爺和凡晨的爺爺本就是好友,而章狼和凡晨的關係也一直不錯,凡晨一直拿章狼當弟弟看,所以才會和章狼說這麼多。

「好吧!」章狼雖然很想此時就去虐打林磊,但凡晨的命令,章狼不得不從,只能一臉不甘的跟著凡晨離開了。

而李光、王東等人見章狼都要走了,自然也就打消了報復林磊的念頭,開什麼國際,章狼這個主力都走了,剩下他們這一群小嘍啰,去找林磊復仇,那和直接去投胎有什麼區別。

貌似唯一有區別的就是,林磊會讓他們生不如死,林磊並不會直接殺掉他們,而是會將他們關在大火爐中,像煉丹一樣,慢慢折磨他們。

一想到這裡,李光、王東等人後背就一陣陣發冷,雙腿都有些微微顫抖了起來。

「你們呢?你們不會準備留在這裡吧?」凡晨看向了李光、王東等人,冷冷的問道。

若是放在平時,凡晨絕對不會去搭理李光等人,但現在情況非常特殊,凡晨怕自己前腳剛走,李光等人後腳就去找林磊的麻煩,要知道,凡晨可是剛剛才保證過的,只要林磊放了章狼、李光等人,章狼、李光是絕對不會繼續找林磊麻煩的。

保證都已經保證過了,若李光等人真的去找林磊麻煩了,這讓凡晨的臉往哪裡擱,所以,凡晨只能詢問李光等人一下了,看看他們是準備離開後山,還是準備繼續留在這裡找林磊的麻煩。

「我們也走!」李光沒有絲毫猶豫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對此,王東和那十名化靈境巔峰強者也沒有什麼異議,也是跟著點了點頭。

「很好,那就一起離開吧!」凡晨滿意的看了李光等人一眼,然後便轉身向山下走去,張淵和章狼老老實實的跟在凡晨的後面,而李光、王東等人則是跟在章狼和張淵的後面,一行人就這麼向山下趕去。

來到時候,章狼、李光等人是雄糾糾氣昂昂的,離開的時候,除了凡晨,章狼、李光等人是垂頭喪氣,無精打采。

「終於走了!」林磊懸浮在天空上方,望著凡晨、張淵等人離開的背影,長出了一口氣。雖然今天林磊非常的累,但收穫卻也是蠻大的,最起碼林磊試招的目的達到了,這讓林磊非常開心。 不過開心的同時,林磊也略有些擔憂,因為就在剛才,林磊見識了凡晨那恐怖的實力,這讓林磊心中非常不安,若是和凡晨為敵的話,那凡晨絕對會是一個恐怖的敵人。

林磊相信,剛才凡晨絕對沒有用出全力,甚至連一半的力量都沒有用出來。正是如此,才讓林磊覺得凡晨恐怖,雖然那個大火爐是削弱版的,只有原版的三成威力,但其防禦力依舊非常恐怖。

就連可以和造化境中期強者抗衡的章狼,全力轟擊了大火爐半天,都沒有將其打碎。

可凡晨就是這麼輕輕一拳,大火爐就直接碎掉了,這讓林磊久久不能平靜。

林磊在心裡估算這凡晨此時的真實實力,造化境巔峰肯定是有的,因為凡晨在造化境初期的時候,就已經能做到秒殺造化境巔峰的強者了,所以說現在凡晨的實力肯定就在造化境巔峰之上,達到玄境初期都很有可能,當然,這只是凡晨的真實實力,他的境界肯定還停留在造化境中期。

「凡晨這個人實力深不可測,凡族大賽上,一定要小心著點他,能不與其為敵,就盡量不要和他為敵,這個敵人太恐怖了!看來我得再加把勁,爭取在凡族大賽開賽之前,突破到化靈境中期,這樣就算不動用焚陽決、血炎焚天旗、帝神劍等底牌,我靠著雙法則修士的優勢,也能和造化境中期的強者抗衡了。」林磊自言自語道。

林磊找到了下一個目標,那便是在凡族大賽開賽前,突破到化靈境中期。

有了這個目標后,林磊整個人都鬥志昂揚的,他決定要加快修鍊速度了。於是,林磊直接向小樹林飛去,落在一片乾淨的地面上后,便閉著眼睛開始修鍊了起來。

雖然林磊現在距離突破化靈境中期還非常的遙遠,但林磊相信,只要自己不停地努力,在兩個月的時間內,突破到化靈境中期並不是沒有可能。

凡晨一行人的情緒都不是很高,所以也沒有人說話,只是悶著頭一直往前走,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白色的倩影突然從天而降,攔住凡晨等人的去路。凡晨皺了皺眉,被別人攔了路,這讓凡晨非常的不爽,於是他直接抬頭向來人看去,這一看,凡晨直接愣住了,因為攔住凡晨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趕到後山的柳依然。

柳依然聽說林磊擊敗章狼等十三名強者的消息后,便向林磊所在的後山趕來,但由於柳依然閉關的地方和林磊所在的後山完全是兩個相對的方向,一個在最東邊,一個在最西邊,中間是有一段距離的,所以柳依然才在路上多耽誤了一些時間,直到現在才趕到了後山。

在路上的時候,柳依然自然也聽到了一些傳聞,這些傳聞的內容大多數都是凡晨為了幫張淵出氣,親自出手教訓林磊之類的,對此,柳依然非常的不滿,她沒想到凡晨真的這麼小心眼。

雖然林磊剛剛擊敗了章狼等十三名強者,但凡晨若是出手的話,林磊是沒有絲毫勝算,柳依然可是知道凡晨的實力有多恐怖的。

一想到這裡,柳依然不由得加快了飛行的速度,但無奈後山和她修鍊閉關的地方實在太遠了,所以當柳依然趕到後山的時候,凡晨已經帶著人要離開後山了。

柳依然剛剛飛到後山,便看到了正在下山的凡晨,柳依然還以為凡晨已經教訓完林磊了,頓時氣憤的不得了,尤其是看到凡晨身後那十三名強者,柳依然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於是她也顧不得前往後山山頂去看林磊了,直接降落在了凡晨等人的前方,攔住了凡晨的去路。


「依然,你怎麼來了?」凡晨看到攔住自己的人是柳依然後,心中的那絲不爽頓時煙消雲散了,相反,他還有些激動興奮了起來,因為之前柳依然從來沒有主動找過他,這是第一次。

若是凡晨知道,柳依然第一次找他是因為林磊,那他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開心了。

「凡晨,請注意你的稱呼,你和我還沒有熟悉到那個程度吧?」柳依然秀眉微皺,冷冷的說道。

「依……柳師妹,我這樣叫你可以嗎?」凡晨剛想繼續叫「依然」,但他又仔細一想,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一個稱呼而惹得柳依然生氣,萬一柳依然直接調頭走了,以後再也理自己了,那可就悲劇了。

「嗯!」柳依然惜字如金的點了點頭。

「柳師妹找我有事嗎?」凡晨壓抑著心中的激動和興奮,他知道,柳依然今天主動找自己,肯定是有事。

「沒有什麼大事,我只是想問你一下,你是大師兄嗎?」柳依然的語氣始終非常的冷淡。

「是啊,這不是無量門的弟子們公認的嗎?」柳依然的問題讓凡晨非常的疑惑,他實在不明白柳依然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既然你是大師兄,為何你要帶頭無視門規呢?」柳依然繼續問道。

「無視門規?我沒有啊,我一直規規矩矩的,從來沒有無視門規啊!」凡晨愣了愣,無視門規?自己還沒有這個膽子呢,別說自己的爺爺是凡族大長老了,就算是凡族的族長,無視門規那也是大罪。

無量門的門規那可是凡天賜老祖親自擬定的,誰敢無視?誰敢違犯?

「沒有嗎?我記得門規的第五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是這樣寫的,凡是欺壓同門師兄弟者,輕者,杖責二十,重者,逐出無量門!」柳依然冷冷的說道。

「欺壓同門師兄弟?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啊!」凡晨一臉愕然,這些天來,自己除了閉關就是閉關,哪裡欺壓過同門師兄弟啊,再說了,自己也不是那樣的人啊,沒有那樣的癖好。

「沒有嗎?那你剛才在幹什麼?你身後的這十幾個人剛才又幹了什麼?」柳依然看凡晨一臉愕然的樣子,並不像是裝的,有些疑惑,難道凡晨沒有對林磊動手?可是之前那些傳聞也不像是瞎編的啊,而且凡晨現在還真的在後山,這該怎麼解釋?

柳依然覺得這其中一定有蹊蹺,所以她並不打算直接給凡晨定罪,而是準備先試探一番,再做打算。

「剛才?我剛才是去救他們幾個了,他們幾個剛才去找林磊的麻煩,結果被林磊鎮壓了,我這才剛剛把他們十三個救出來。」凡晨實話實說,他現在還不知道柳依然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問呢。

「你是怎麼把他們救出來的?沒有動手嗎?」柳依然繼續問道。

「動手了啊!不動手,怎麼把他們十三個從林磊的手中救出來啊!」凡晨撇了撇嘴,自己動手打碎了林磊的大火爐,這確實算是動手了。

「動手了?你竟然動手了!」然而,凡晨的話聽在柳依然的耳中卻是另外一個意思了,柳依然還以為凡晨對林磊動手了。

「對啊,我確實是動手了,我說的都是實話,不信你問他們!」凡晨雖然不知道柳依然為什麼會這樣問,但凡晨知道,實話實說總是好的,反正自己也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實話實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大師兄確實動手了,不然我們也不可能出來了,林磊實在太厲害了!」張淵點了點頭,他的意思也是凡晨對大火爐動手了。

「看吧,張淵都這麼說,這下你該相信了吧!」凡晨攤了攤手,說道。

「你把他怎麼樣了?」柳依然一臉擔憂的問道。既然凡晨都對林磊動手了,那林磊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吧?柳依然很想知道林磊現在的狀況,所以才詢問凡晨的,不過柳依然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並沒有直接說出林磊的名字,而是直接以「他」代稱。

「它?哦,我直接一拳把它打碎了,不然章狼他們幾個是出不來的!」然而這一次,凡晨卻是誤會了柳依然的意思,他還以為柳依然說的那個「他」是大火爐呢。

「你把他殺了!」柳依然眼睛突然瞪大,她真的沒想到,凡晨竟然把林磊給殺了。

「殺了?好奇怪的形容,不過我確實把它給打碎了!」凡晨愣了一下,把大火爐殺了?大火爐還能殺嗎?自己只不過是將其打碎了而已,不過既然柳依然都這樣說了,自己還是跟著她的說法說吧,不然她又該不高興了。

「凡晨,你還說你沒有無視門規?你這是殘害同門,你知道嗎?」柳依然徹底生氣了,她以前認為凡晨只是囂張霸道一些而已,但沒想到凡晨竟然還能幹出殺人這種事情,而且殺的還是同門師兄弟。

「殘害同門?我?我什麼時候殘害同門了!」凡晨用手指指著自己,一臉不解的問道。

凡晨此時非常的鬱悶,自己只不過是擊碎了一個大火爐而已,怎麼還變成殘害同門了?

「你還說你沒有殘害同門,你都把林磊給殺了,你自己都承認了!」柳依然語氣冰冷無比。

「我?把林磊殺了?柳師妹,你搞錯了吧,林磊活的好好的,我怎麼可能殺了他呢?再說了,就算我想殺他,也得殺得了啊!那傢伙的實力並不比我低多少!」凡晨一臉委屈的說道。

「啊?你沒有殺他?那我剛才問你,你動手了沒?你說動手了!我問你,你把他怎麼樣了?你說你把它擊碎了!」柳依然此時也是愣住了,凡晨剛才不是親口承認了嗎?

「我確實是動手了,但我沒對林磊動手,而是對林磊的大火爐動手了,這也是林磊讓我動手的,他想讓我幫他檢測一下大火爐的防禦力。我只出了一拳,然後就將大火爐擊碎了!」凡晨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對林磊動手了,並把他給……沒有就好!」柳依然略有些尷尬的說道。她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真的太丟臉了,把凡晨給誤會了。

這還真是關心則亂,若是放在平時,柳依然絕對不會這麼武斷和粗心,可因為這件事情事關林磊的安危,柳依然擔心的不得了,自然而然,心也就亂了,心一亂,看待問題也就沒有那麼理智了。

「原來你是在說林磊,我還以為你在說大火爐呢!」凡晨也反應了過來,原來柳依然是一直在詢問林磊啊。

「嗯!」柳依然非常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林師弟好著呢,活蹦亂跳的,他就在山頂的小樹林中,你去看看他吧,這樣你也能放心下來!」凡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真的好痛,就好像有無數把匕首在刺扎自己的心一般,那種疼痛實在讓人無法忍受,但凡晨還是忍了下來。

「好!」柳依然尷尬的繞過凡晨等人,邁著蓮步向山頂走去。

「唉,你的心裡都是林磊嗎?」凡晨看著柳依然離去背影,低聲自言自語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