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聲巨吼是魔獸衝鋒的命令,是伏地蛟手下三角獸發出的咆哮聲,三角獸是聖魔獸中除了雷霆獼猴外唯一會使用雷系異能的魔獸。

三角獸的外部特徵是它頭頂的角,它總有三支角,從短到長一直延續到後頸部。它的後頸部和豬類似,從腦後到背脊呈一條直線!這種生理結構註定它不能回頭,爲了側後方的視野,它必須調轉身體。它最長的那支角位於後頸部,位於丘腦體外部皮層,角根處是堅硬如鐵的角質化皮革,能起到很好的保護作用。

三角獸因爲是雷系魔獸,所以他對雷系魔法和異能的免疫效果非常強,但再強,也沒有強過成年雷霆獼猴的“超級球狀閃電”!

它的第三支角主要負責導引雷系魔法元素,第二支角能將成型雷電聚集,第一支角則負責放射雷電。它第一支角的角尖向前微曲,處於兩隻巨大眼球的中心點,這使得它的雷電攻擊向來精準!

在十萬多人的軍隊中,瞭解三角獸的人幾乎沒有。這種聖魔獸已數百年沒有出現在世人眼中了!

據說三角獸的三隻角是製作雷系魔法權杖的不二之選,如果將三角獸的魔晶石經過改良鑲嵌在權杖上,據說能夠讓普通的雷系魔法瞬間擁有魔導師級別的魔法威力!

雖然大陸上雷系魔法師不多,甚至大多還成了暗黑魔法師集團的一員,但在傭兵工會,一直以來都有獵殺三角獸的任務佈告,上千年,從沒解除過!

雷恩不認得三角獸,但是亞瑟認識。他從煉金術士送給他的書中看到過三角獸的記載。

斷了手的亞瑟傷還沒好,但作爲一名軍官,他忍不住想要到現場觀摩戰場態勢。他走到雷恩身邊對叔父說道:“那是三角獸啊叔父,是價值連城的三角獸啊!”

聽到價值連城這幾個字後,雷恩不禁正視亞瑟,問道:“價值連城?你是說那個破壞了圍牆的怪物?”

現在雷恩和亞瑟都位於一座高聳的箭塔上,這是爲了對付空中的魔獸而搭建的箭塔,但現在沒有什麼用,因爲沒有飛在空中的魔獸。這給軍隊弓箭手減輕了壓力,他們現在可以專心致志的對付衝破圍牆的魔獸。

“是的叔父,那就是三角獸……”亞瑟因爲三角獸的出現有些忘乎所以,他沒有說道重點。

雷恩打斷道:“你只需告訴我,它值多少錢?”

亞瑟知道叔父已經打起了三角獸的主意,他解釋道:“三角獸的角可以做雷系魔法師的權杖,它的魔晶石能夠成爲加持魔法的魔法材料,對於一名雷系魔法師而言,那是最強的法杖!所以在傭兵工會,一直都有一條永遠不會消除的任務佈告,那是獵殺三角獸的任務佈告!其賞金是:一億金幣!”

雷恩一邊觀察着戰場一邊聽亞瑟解釋,當那“一億金幣”鑽進他的耳朵後,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雷恩不動神色的後退幾步,站在了亞瑟身旁,他不動神色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我沒有聽錯麼,是一億金幣?”

一億金幣意味着什麼?意味着暴風城十年的財政收入!而且暴風城的財政收入一直都是紫荊花公國主要的財政來源!

利科克聽到三角獸的價值後,和常人一樣,他吞了吞口水,貪婪的神色讓他失去了身居高位的節度官的氣場,他變成了一個眼中只有金光的商人。

亞瑟注意到了叔父的神色,他繼續道:“其實不光是角和魔晶石,三角獸的牙齒也可以成爲很好的魔法材料,可以成爲雷系鬥魂武者的劍柄,能讓雷系鬥魂武者擁有極強的戰鬥力。它的皮可以做成免疫雷系魔法的皮甲,同樣能賣出令人不敢想象的高價!它的血液能夠成爲雷系魔法藥劑的重要材料,它的每一根骨頭都是可以換算成質量百倍的金幣!”

雷恩聽完亞瑟的話後,果斷對遠處的傳令官喊道:“命令所有還能夠調配的重甲步兵,讓他們突出圍牆重點圍剿那隻三角獸!”

這樣的密令有多愚蠢就連三歲小孩子都知道,但是雷恩已經失去了理智!

至於那些可能有去無回的士兵,雷恩沒有在腦袋裏顧忌哪怕一秒鐘!

五千重甲步兵接受到雷恩的命令後便從村子後方往圍牆調動。他們本來的任務是前方士兵轉移時阻擊魔獸追擊。但因爲雷恩的命令,他們要在戰場一開始就作爲主力和魔獸作戰。

趕到喊殺聲不斷的圍牆內部一側,他們以爲是要接替圍牆上士兵的防禦,但那道命令詳細傳到他們耳朵後,他們覺得:

“雷恩長官瘋了不成?竟然打算讓我們脫離圍牆的防護出去圍剿魔獸?那外面,有數不清的魔獸正蜂擁撲來啊!出去,不是送死麼?” 葉辰抹了抹嘴角的血漬,運轉血氣快速修復傷勢,讓逆命之輪在頭頂懸浮,不是以法力催動而是以血氣催動,如此可以防止有人再以禁器發動襲殺,

「風家老東西,如今禁器已碎,你還有何手段,一切都掙扎都無用,從你們踏入這片禁地追殺葉某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你們的結局,」

葉辰的聲音冷得如同萬年寒冰,沒有絲毫感情,對於這些來他的殺意是濃烈的,尤其是風家與秦家的人,

「哈哈哈,」風家老神尊狂笑不已,兇狠地盯著葉辰以惡毒的口氣說道:「本尊本就生命無多,死在這裡又如何,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哈哈哈哈,」

「死到臨頭還狠話不斷,可惜你沒有機會看到那一天,」

葉辰的表情反倒變得平靜了,只是眼神更加的寒冷,

「噗,」

血光迸先,葉辰一腳踩穿風家老神尊的胸膛,將其心臟都踩碎了,

風家老神尊慘叫,那凄厲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更是讓其餘的神尊全都一顫,他們可以預見自己的下場也不會好到那裡去,

踩碎風家老神尊的胸膛,葉辰的腳橫移,砰然一聲將其腦袋踩爆,讓其橫死當場,血花與**飛濺很遠,

「殺,拼了,」

其餘的神尊都知道自己的下場不會比風家老神尊好到那裡去,與其毫無還手之力般死無全屍,不如同歸於盡,橫豎都是一死,

各方勢力的神尊們像是有默契一般,在同一時間沖向葉辰,每個人的眉心神竅都在發光,元神波動無比劇烈,

他們的元神之力就像是一個在不斷充氣氣的氣球,已經膨脹到了一個頂點,在下一秒就會爆裂,

「你們想要自爆元神與我同歸於盡,」

葉辰冷笑,雙手划動,灰色的力量如同水帶一般在四方旋轉,然後直接湧向四方,將衝上前來的神尊們淹沒,

這是虛無之力,這種力量一入體,那些神尊們頓時巨顫,元神的爆裂之勢立時一緩,

趁此時機,葉辰動了,腳踩太虛步,身如游龍,拉來一道道殘影,不斷在那些神尊之間遊動,金色的手掌拍擊,每一擊必有一名神尊頭顱爆裂,

沒有任何的懸念,這些法力與血氣都失去的神尊在血氣旺盛的葉辰面前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在一息之間全都被葉辰打爆了,

地上到處都是殘碎的屍體,這片山峰之上的平地上血跡斑斑,殷紅觸目,山風吹來,帶著濃重的血腥味,

遠方還有神尊趕來,一批又一批趕來這裡,聽到了這裡的打鬥聲,

有一名神尊最前來到,他剛登上山巔,入目便是血腥場面,還未曾反應過來,一道白色的身影攜著霸絕的氣息沖來,

金色的拳頭比神日還要璀璨,一拳貫穿了長空,打得十里虛空皆碎,這等威勢讓他肝膽俱裂,根本就來不及躲避,只能抬手相接,

「噗,」

那名神尊的整隻手臂從拳頭開始被葉辰打碎,一直到肩膀處,全都碎成肉泥,

這一拳之威讓他簡直不敢相信,咬著牙強忍住痛苦,就要再次發動攻擊,可是葉辰的速度更快,他一步踏空而上,金色的大腳如同山嶽般鎮壓而下,

「轟,」

這種力量太狂暴了,若是在外面還沒什麼,但是在這禁地之中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

一腳踩下,百丈之內的空間全都崩塌,氣浪湧向十方,如同洪水在洶湧,那股壓迫力像是要將人碾壓成碎末,

「你的血氣沒有被抽取,」

直到這一刻那神尊才反應過來,葉辰的血氣太旺盛了,根本不像是被詭異力量給抽取了,那般的逼人,如同遠古蠻獸一般,壓得人窒息,

「恭喜你,答對了,葉某賜予你死亡,」

葉辰的聲音冷酷無情,金色的大腳踩下,像是一顆原子彈砸開了一般,餘波掀起四方的山石,亂石四飛,洞穿虛空,

「吼,」

那老神尊厲吼一聲,發出野獸般的咆哮,他已經嚇得肝膽俱裂,可是此時卻沒有了選擇,只能硬抗,

在野獸般的咆哮中,那神尊身體猛然增大數倍,變得無比猙獰,他的身體在快速變化,變成了人頭狗身,渾身肌膚上都是一縷縷密布的冥紋,閃爍光華,

他的大嘴張開,獠牙森森,閃動幽冷的寒光,一雙血色的眸子透著兇狠,雙臂高抬,逆天轟殺而上,

「原民王族,冥狗族的人,」

葉辰眼神更冷了,原民王族的人不但想要殺他,而且還是妖族的宿敵,與葉辰勢不兩立,早晚都要大戰,

「轟隆隆,」

雙拳與踩下的金色大腳撞擊在一起,氣浪大爆炸,更加的狂暴,

葉辰單手背負在身後,大腿一震,血氣狂涌而出,淹沒下方的一切,

「咔嚓,」

骨裂聲響起,冥狗族的神尊手臂骨頓時斷裂,難以承受這種力量,血氣失去,就算是他變會了祖身,以強大的肉身與葉辰對抗依然是不敵,

「咔嚓…,」

骨裂聲接連不斷,冥狗族的神尊雙臂寸寸炸開,金色的大腳直接踩上他的頭頂,將他整個人寸寸踩碎,直到化為一灘血泥,

地上一個深深的腳印,腳印中一灘血水在涌動,一個冥狗族的神尊就這麼消失在這裡,化為了血泥,

葉辰眸光如冰刀霜劍,這一刻他體內有股難以壓制的殺氣,看這遠方那一批一批向著此處趕來想要殺他奪寶的神尊,葉辰的眸子中閃過一抹血色的光芒,

「轟,」

葉辰踏步,山動地搖,如同大岳在撞擊虛空,震動了四方,

他不打算留在此處等候了,現在殺到興起,要主動迎上前去展開攻伐,

白衣如雪,寶體無暇,黑髮在風中飛揚,

葉辰雙手背負在身後,如同一尊俯視萬古諸天的蓋世至尊,整個人散發出無敵於世的氣勢,這是他的信心,在這禁地之內他堅信各方勢力的人都無法奈何他,這些人追進來只是送死而已,

葉辰自山峰之上踏步而去,雖然法力被封印,但是血氣亦可讓他凌空踏步,所過之處,那黃金血氣照亮了天地,震開了四方的雲朵,

趕來那些神尊看到了,當場就被嚇得渾身巨顫,後方那些跟上來的人狠狠一抖,幾乎想都沒有想轉身就跑,想要快速離開禁地,

「他的血氣怎會如此旺盛,難道他在這禁地中不受影響嗎,」

有神尊聲音顫抖,看著那攜著滔天黃金血氣踏空而來的葉辰,一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多半是如此,他的血氣旺盛無比,我們血氣幾乎乾涸,絕對不是其對手,除非有禁器,但是很多禁器在這個禁地中都無法使用,」

「不行,若是等他到來,我們必死無疑,寶藏與秘術經文得不到還要葬身在此地,先退回去,快,」

有神尊大喊,充滿驚懼,然後轉身就逃,其餘人見狀也跟著飛逃,不想白白死在這裡,

他們的法力與血氣抽被抽取了,死在這裡太冤枉了,畢竟他們都是一個神尊強者,在失去了法力與血氣之下被神王境界的人殺死,那是一種屈辱,就算是死也會不甘,

可是,失去法力與血氣的他們速度豈能與葉辰相比,葉辰腳踩太虛步,在空中如同黃金海洋在移動,像是一片黃金海涌來要淹沒天地,

那速度太快,葉辰邁步,看似緩慢,實則每一步都跨越數十上百里,很快就追到了幾名神尊的身後,讓那幾個神尊心膽皆顫,

「拼了,」

那幾個神尊眼中怒出狠色,事到如今逃走是無望了,當然不能坐以待斃,只有拚死一搏,

他們運轉殘存的血氣,直接衝上高天,同時攻殺向葉辰,

「轟,」

葉辰踏步,他雙手背負在身後,只有一隻金色的血氣大腳踩了下去,頓時四方空間都裂開了,一條條大裂縫不斷向著遠處延伸,在禁地之中還擁有這等戰鬥力,嚇得那些神尊渾身發抖,

金色的腳當頭踩落,化為山嶽那麼大,將幾個神尊籠罩,強勢踩踏下去,

「當年你們無恥逼死鎮天王,讓他那般的一代天驕飲恨,今世,我混沌體葉辰絕不會那麼容易就死去,天難葬地難埋,就算你等聯合起來圍殺我又如何,葉某就在這九州禁地之中,你們想要殺葉某儘管來,就算帶上幾件至尊器葉某也無懼,」

葉辰的聲音很大,以血氣震出,響遍數千里,讓禁地之外很多人都聽到了,

「嗡,」

腳下大片的虛空盡碎,葉辰強勢踏步,直接將幾名神尊從空中踩落下去,深深陷入大地之中,血漿飛濺,屍骨無存,

這等威勢驚住了所有人,就連外面頭頂懸浮三件頂級聖兵的人都眸現驚色,他們眼神陰晴不定,沒有把握不敢進去與葉辰爭鋒,

其餘的神尊真的是被嚇住了,亡命飛奔,想要儘快達到禁地邊緣,只要邁出禁地葉辰就奈何他們不得了,


「轟,」

天地搖動,葉辰踏步而行,當然不會就這麼放過這些人,很快就追上另外一名神尊,一腳直接踩了下去,虛空嗡的一聲就崩滅了, 葉辰強勢出手,在進入禁地之前一直被壓制追殺,讓他心頭憋著一口氣,而今強勢還擊,

這一次並沒有以血氣幻化,就那麼踩了下去,但是這一腳的威力依舊恐怖,還未踩到那個神尊的頭頂,那個神尊渾身巨顫,發出骨裂聲,骨頭都碎了,肌體崩開,鮮血激射,

其餘的神尊嚇得亡命飛逃,最後進入禁地的那一批人距離禁地邊緣最近,此時已經達到禁地邊上,一步就沖了出去,大口喘氣,心有餘悸,

那些還未離開禁地的神尊則一臉驚慌之色,幾乎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葉辰踩碎那個神尊之後,腳步連連邁動,要在那些神尊離開禁地之前多殺幾個,

「啊,,」

又一名神尊慘叫,他被葉辰追上,沒有任何的懸念,一隻大腳踩爆了他的頭顱,將他的身子都踩成了血泥,

一連鎮殺了數名神尊之後,其餘的神尊終於他逃到了禁地之外,每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盯著禁地之中凌立在虛空中,渾身上下黃金血氣翻騰的葉辰,眼中閃爍奪人的寒光,

「你們不是想要葉某身上的寶藏與秘術經文嗎,天下各方勢力彙集,好威風,好大的場面,怎麼現在倒成了夾著尾巴逃跑的狗了,葉某就在這裡,有本事來取葉某頭顱,」

葉辰神色冷漠,眸光冰寒,淡淡地說道,

那些神尊全都咬牙,拳頭捏得啪啪聲響,這次進入禁地中非但沒有殺掉葉辰,更是被嚇得逃了出來,法力被抽取了個乾淨,血氣也近乎乾涸,對於他們這種年紀的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恢復了,

失去的法力還可以恢復過來,但是血氣卻不行了,本就已經年邁,血氣就枯敗,而今被抽取之後更是沒有多麼日子可活了,

「葉辰,你不要囂張,你以為躲在九州禁地之中我等就奈何你不得了嗎,你能一輩子躲在九州禁地中嗎,就算你在九州禁地中,我們這些人奈何不得你,總有可以奈何你,我們在此坐看你將會怎麼死,」

有老神尊開口道,他的臉上皺紋密布,交織成一道道溝壑,鬍鬚與頭髮全都白了,在禁地之中失去了太多的血氣,已經將要油盡燈枯,

「哈哈哈,葉辰大笑,目光如刀一般盯著那一群老神尊,道:「你們這群可憐的老東西,不過只剩半口氣吊著,怕是見不到那一幕了,你們使出吃奶的力氣逃出禁地,依舊活不了多少時日,真是可悲,」

遠方,那頭頂天穹,腳踩九幽的道身眼中道紋閃爍,目光很璀璨,他看著葉辰露出震驚之色,

「葉小友,你既然能在這禁地之中安然無恙,那麼暫且待在裡面,不要踏出禁地一步,此間天地精氣濃厚,你可以在裡面修鍊,待修為強大了再出來也不遲,屆時方有自保之力,」

那道身發出聲音,震得四方天地都隆隆聲響,

「多謝前輩等人出手相助,晚輩現已暫時安全,短時間內也不會離開此處,前輩不必為晚輩擔憂,」

葉辰說道,對這那道身與三個老神尊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