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緊接著,就是摔碗的聲音傳來。

妙琴臉色一白,急忙進了屋子裡去,道:「小姐,玉少爺來了。」

黃荷珊一愣,就看見一身白衣的弘意翩然而至,從屏風后繞了進來。

兩人中間隔了三道水晶珠簾,雖然不近,可黃荷珊卻還是看的清楚。

「你來做什麼?想看看我是怎麼狼狽嗎?」

黃荷珊說著,忍不住委屈的掉了眼淚。

「黃姑娘,對不起,今日我是特地來賠禮道歉的,昨日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對,希望黃姑娘能原諒我。」

黃荷珊看著躬身行禮的弘意,心下的憤怒早就沒了,皺眉道:「我只問你,你那一日到底去做什麼了?」

弘意嘆口氣,道:「抱歉,這是弘意的私事。」

「你……」黃荷珊氣急,卻又不忍心再說什麼狠話,唯恐將弘意給傷到了,然後他走了就再也不來了。

黃荷珊道:「你還欠我一頓飯。」

弘意直起身子來,微笑道:「剛才進來的時候,聽到黃姑娘還未用飯,不如讓弘意陪姑娘用一頓飯吧。」

黃荷珊面上登時染上了紅暈,轉頭看著還在偷笑的妙琴,道:「妙琴,快去準備,要廚房快點,做些好的來。」

妙琴笑著點頭,道:「玉少爺,您先坐,奴婢讓人給您沏茶。」

弘意點點頭,轉身出了去。

這邊黃荷珊看著弘意出了門,急忙開一下子跳下了床來,道:「快快快,給我梳洗,拿我剛做好的那套衣裙出來,快啊……」

幾個丫頭不敢怠慢,急忙給黃荷珊從頭到腳的開始收拾。

好在緊趕慢趕,總算是趕在廚房的飯菜來了之前,收拾了出來。

「玉少爺。」

黃荷珊從屋子裡走了出來,裊裊娉婷的走到了桌子前,坐了下來。

她生怕自己的一點點不好,就會讓弘意生氣。

弘意笑著道:「看黃姑娘的氣色,似乎是恢復的不錯,我從家裡帶了一些補品來,黃姑娘要記得吃。」

黃荷珊心中大喜,道:「你……你還給我帶了禮物?」

「對,是我跟我娘一起挑選的,希望黃姑娘會喜歡。」

弘意笑著說著。

「你娘?伯母怎麼會知道?」

黃荷珊一愣,驚訝的看著弘意。

弘意笑了笑,道:「昨兒個的事兒,我跟我娘說了,今日是我娘陪著我來的,現在我娘在前院兒跟伯父在飲茶。」

黃荷珊心下一喜,道:「那我們吃完飯,便去見一見伯母吧。」

說著,黃荷珊急忙給弘意布菜,自己也吃了起來。

弘意笑著點點頭。

兩人吃完了飯,便去了前院兒。

「伯母……」

黃荷珊看著夏蟬,急忙屈身行了一禮。

夏蟬瞧著黃荷珊,心裡開心,道:「快起來,你身子怎麼樣了?」

「都好了,大夫說其實不礙事兒的。」

黃荷珊臉色紅紅的說著。

夏蟬越看越喜歡,這黃家的姑娘生的好看,人品也

看,人品也好,最主要是知根知底兒的,娶進門兒來她也放心。

黃國安看著這一幕,心裡也是十分的開心。

「來來來,都坐下吧。」

黃國安招呼著,看著夏蟬道:「珊兒啊,從小沒了娘,我一個大老爺們兒帶著她,難免有疏忽的時候,在這永安城內,我們也是來了沒幾年,珊兒都沒個朋友走動上的,這下結識了你們家,以後就有地方走動咯。」

夏蟬笑著道:「那是自然的,我們跟黃老闆也是生意上的夥伴,這生活里也是好朋友,以後珊兒的事兒,就包在弘意的身上好了。」

黃荷珊聽聞此話,急忙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弘意,見他也是笑著點頭,黃荷珊的心裡開心的要命,一時間抑制不住自己的內心的狂喜,拚命的攥緊了手心。

末了,夏蟬跟弘意起身準備告辭了,黃國安跟黃荷珊一起出了門去送兩人。

「珊兒啊,以後沒事兒就來玉家玩兒,跟伯母說說話也好。」

夏蟬笑著看著黃荷珊說著。

「好,伯母。」

黃荷珊抿唇笑著說著。

夏蟬伸手拍著黃荷珊的手,道:「瞧瞧這閨女,真好,我家那兩個小閨女,還那麼點兒,就皮的要命呢。」

黃國安聽見別人誇獎自己的女兒,自然是樂的合不攏嘴了,看著弘意道:「哪裡哪裡,夏老闆的兒子才真的是一表人才,玉樹臨風,夏老闆個玉老闆又是家大業大,口碑極好,是這永安城內賢名遠揚的好人家,以後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兒有這個福氣能給你們做兒媳婦兒啊。」

夏蟬聽了這話,掩著嘴笑道:「既然你瞧著我家弘意好,我瞧著你家珊兒好,不如讓他們倆結為夫妻好了。」

夏蟬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著。

黃國安哈哈大笑,「不錯,這個提議不錯……」

「爹爹!」黃荷珊有些不好意思。

弘意看著幾人,道:「娘,這婚姻大事,怎麼能這麼草率呢?黃姑娘還未曾定下親事,您可不能這樣說。」

夏蟬抿唇,道:「好好好,娘說的不對,要是真的定親,也得明媒正娶的來求親才是。」

黃國安連連點頭。

幾人回了家,黃國安才看著黃荷珊道:「別藏著了,爹都看出來了,你是不是喜歡玉家的那個小子?」

黃荷珊臉色紅紅的,道:「爹爹……」

「爹今日也看見了,這小子的確不錯,一表人才,而且又是玉家的大少爺,你嫁過去不會吃苦也不會受欺負,爹爹知道玉家人的脾性,都是好人。」

黃荷珊聽著自己爹爹的話,心裡也是十分的開心,道:「只是不知道玉家願不願意,不知道弘意……願不願意……」

「怎麼不願意?剛才你沒看見夏老闆的態度嗎?」

黃國安笑著說著,「哎,女大不中留啊。」

黃荷珊輕笑一聲,伸手挽著黃國安的胳膊道:「爹爹放心,女兒就算是嫁了人,一樣可以回來孝敬爹爹的,反正我們離著這麼近。」

黃國安哈哈大笑,「好,好!」

弘意跟夏蟬回了家,夏蟬看著弘意笑道:「弘意,你覺得這黃家的女兒如何?」

弘意點點頭,道:「雖然有些驕橫,內在里卻是溫婉可人的。」

夏蟬笑著點點頭,道:「那你喜歡么?」

弘意一愣,「娘,您這是什麼意思?」

夏蟬笑笑,道:「傻兒子,你要是喜歡,娘就去提親去,反正你們倆都老大不小了。」

弘意皺眉,道:「娘,我並不想娶她為妻。」

夏蟬一愣,「不想?」

弘意點點頭。

夏蟬急忙道:「那你之前說的……那個你喜歡的女子……」

「另有其人!」


弘意開口說道。

夏蟬凌亂了,「兒子,你跟娘說,你到底喜歡的是哪個?」

弘意皺眉,道:「娘,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如果她同意了,我才能告訴你的。」

夏蟬心裡越發的好奇,這會兒,弘意卻道:「娘,我先下去辦點事兒,你先回去吧。」

說著,喊停了馬車,自己下了馬車去。

「弘意,弘意……」

夏蟬喊了幾聲,弘意卻沒有回頭。

夏蟬無奈,道:「回家。」

這邊弘意下了馬車,卻急急忙忙的跑去了青黛的屋子裡。

這邊青黛在家,正在門前撿著地上零落的桃花的花瓣。

「你怎麼跑出來了?不在屋子裡待著?」

弘意進了巷子,便看見青黛正蹲在地上。

「弘意……」

青黛笑著起身,捧著手心給弘意看,「你看,我撿了好多桃花的花瓣。」

弘意看了一眼,輕笑道:「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給你很多,你何必自己出來撿呢?」

青黛笑了笑,道:「我反正也是閑著,自己出來撿一些也可以的,對了弘意,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

「有些事兒耽擱了,你吃飯了嗎?不如我帶你出去吃飯吧?」

弘意笑著道。

青黛點點頭。

兩人出了巷子,青黛有些害怕,她一直躲在弘意的身後,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周圍。

弘意笑著道:「青黛,別怕,我陪著你,沒人敢欺負你的,我來保護你。」

弘意看著青黛,像是看到了從前的自己。

青黛點點頭,慢慢的抬起了頭來。

她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兩人往酒樓走著,卻沒有看到身後的人的目光。

妙琴坐在馬車上,看著弘意和青黛的背影,微微的皺眉。

她本是受黃荷珊所託,往玉家送禮物的,沒成想卻看到了這一幕。

玉家的少爺身邊的姑娘是誰呢?看著好眼生的樣子啊。

不行,她要回家去告訴她家小姐才是。 弘意帶著青黛進了酒樓去,要了一個二層樓的包間。

進了包間坐下,青黛有些忐忑,坐在弘意的身邊看著他,小聲道:「弘意,這裡好大啊……好漂亮啊……」

弘意輕笑一聲,伸手拎著茶壺來倒了茶在杯子里,道:「先喝口茶吧,不用緊張,這屋子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青黛點點頭,伸手接了茶杯過來,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一口下去,但覺茶湯清透細膩,口感綿軟沁人心脾。

青黛急忙又喝了一小口,驚喜的看著弘意道:「弘意,這是什麼?怎麼這麼好喝?」

「這叫碧螺春,一種茶葉的名字,你喜歡的話,我給你買幾包帶著,你自己也可以燒水泡來喝。」

弘意笑著看著青黛說著。

青黛急忙搖手,「不用了不用了,想來這茶葉肯定很貴吧?我只喝一點就可以了。」

兩人正說著話,這邊小二便推門而入,笑著道:「客官,您要點菜嗎?」

弘意點點頭,一旁的青黛卻因為有了陌生人直接闖進來而驚慌失措,手裡的茶杯都拿不住,一下子灑在了自己的腿上。

熱茶很燙人,青黛低聲的痛呼了一聲,弘意嚇了一跳,急忙扶著青黛起身,道:「快,去拿干毛巾來。」

小二也是嚇了一跳,隨即便急忙將干毛巾遞上來。

弘意給青黛擦著身上的水,道:「有沒有事?疼不疼?」

「不疼……沒事的弘意。」

青黛忍著劇痛,看著弘意說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