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朱衣血劍驚怒之下,猛烈咆哮,猛地再度祭出一劍,掌中那口下品道劍,血屍道劍,劈空一擊,就斬殺出來無邊血光。

「血戰四野!」

剎那之間,天地四方,都被濃烈的血色掩蓋,整個世界,都成為了血色的汪洋,血色之中,劍光無處不在,一齊絞殺向縱劍殺來的陳林。

噗!

虛空之中,彷彿是兩股激蕩的洪流,迎頭相撞,終於在沉悶的巨響聲音之中,撞擊在了一起。

四面八方,都被激烈奔騰的血色洪流充塞,彌天極地,無所不在,任何人想要插手,幾乎都不可能,甚至,連這無盡血色之中激烈交鋒的兩人,陳林和朱衣血劍的一絲一毫蹤跡,都不可能把握得到。


轟隆隆隆。

四野俱震。

血色的汪洋,像是被一口天劍,突然一擊,從上到下,一舉劃過,就斬切開來,成為兩半,其中顯現出來兩道聲音。

朱衣血劍一身血光,殺氣畢露。

陳林則是渾身浴血,顯然終究是落於下風,但是,卻顯得越戰越勇,頭頂之上的衝天劍氣,還在不斷爆發,現在,已經到達了一個臨界點,距離衝擊七階大劍師成功,也只剩下那半步之遙。

九道劍芒,回到他的身旁,是九元之劍,有如九道怒龍,張牙舞爪,猙獰兇惡,牢牢地把他守護在當中。

那劍川門戶之上,川劍派一眾強者,則是早就已經震驚得無以復加,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奇才!曠世之奇才啊……」

問如一,這位川劍派老祖強者,對陳林最為熟悉,忍不住發出來由衷的慨嘆:「如此人物,卻不是我川劍派的人,實在是可惜,可惜!」

「我川劍派之中,若是有這樣的人物,則百年之內,必定可以力壓上元閣和秋山國……不,不對,就算是蘭蒼世家,我川劍派也會有爭鋒之力!」

「怎麼辦?」

「沒有想到,陳林居然是要尋求晉陞?他一旦晉陞,或許,真得可能與朱衣血劍這凶人有一戰之力……」

「不用猶豫了!此時再不出手,就來不及了!一定要出手,無論如何,就算是我等不是那朱衣血劍的敵手,但是,只要留有一絲希望,能夠令得陳林完成晉陞,他的戰力,立刻就能十倍增長,說不定,真得可以和朱衣血劍一戰,到時候,也可以解除我川劍派的危局!」

「不錯,就算只是暫時解決危機,也值得了!」

「可是,陳林一旦真得晉陞,說不定,立刻就是下一個朱衣血劍……」當場之中,也有人憂心忡忡,難以決斷。

的確,陳林和川劍派之間,確實是有一些瓜葛,但是,卻也談不上多麼深厚的友誼,陳林此刻親自前來,不惜對抗朱衣血劍這樣的九階劍魂強者,絕世凶人,怎麼看都顯得十分奇怪。

似乎是完全沒有道理,對於陳林而言,也不值得。

川劍派的一眾劍魂強者,很難相信陳林不是有所圖謀。

對於修行者而言,沒有利益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幹的,尤其不可能值得拚命。現在,陳林的行為,簡直就是在為川劍派拚命,川劍派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荒唐!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眼下滅宗在即,還有心思顧忌往後的事情么?若是先祖還在川劍派中,必定不會如此斤斤計較,萬一耽誤了大事,真得導致川劍派毀於一旦,我們川劍派上下,全部陪葬,也不足以洗刷毀掉歷代先祖心血的罪孽和恥辱!」

突然間,人群之中,一名少女,發出了冷靜的呵斥。

樂少聞。

她不過是一名大劍師而已,但是,她的身份,卻是不同。

她口中的先祖,乃是川劍派的一代傳奇強者,樂天古祖師,也是她的祖父。此人早在一甲子之前,就是九階劍魂強者,後來,為了尋求更加廣闊的天地,遠走蘭蒼大平原,前往東方的荒墟之中……

別人不知道,但是,川劍派之中的高層人物,卻是十分清楚。那樂天古祖師,雖然一直沒有任何消息,然而,此人留在川劍派之中的一盞本命魂燈,卻是一直沒有熄滅。

這就意味著,這位傳奇的強者,還沒有隕落!

隨時都有可能歸來!

因此,樂少聞所屬的樂氏一族,在川劍派之中,一直都享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尤其是樂少聞這名少女,本身就天賦非凡,年紀輕輕,居然就修成了樂天古祖師留下來的一門劍道,《蒼天不老劍》。

這一門劍道,整個川劍派上下,只有她一人能夠修成。

顯然,她秉承著她祖父的血脈,天賦非凡,甚至,川劍派上下都認為,她的資質,完全不在當年的樂天古祖師之下,日後可能成為川劍派的又一代領袖人物。

「不錯!」問如一突然大手一揮,喝道,「不必再猶豫了!現在決斷,還有一線機會!若是等到我們唯一的援手,陳林,也被朱衣血劍這凶人擊殺,就一切都要成空了!」

川劍派本是大平原上劍道第一勢力,附庸勢力眾多,然而,當百劍閣勢如破竹般,一路殺到劍川之前,所謂是樹倒猢猻散,以往那些附庸的勢力,居然紛紛退散,拒絕援助。

川劍派唯一的援手,居然是陳林,這一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外人。

……

咻!

川劍派還有十一名劍魂強者。

這些人,終於是有了一致的決定。

可惜,他們拖延得太慢,內部爭持就lang費了很多時間。

顯然,川劍派日趨衰落,現在居然被百劍閣欺負到家門口,不是沒有緣故的,川劍派自身就已經出現頹勢,人心不齊,缺少能夠一言九鼎,決斷一切的大人物。

正當他們終於決定,出手和陳林並肩一戰的時候,突然之間,那劍川之前的天空中,龐大廣闊的血海之中,一道劍芒,撕裂血海,飛躍而出,是一道身影,身後是九道劍芒,縱橫交織,不斷抵擋住一道血色劍虹的追殺!

是陳林!

陳林居然從血海之中,殺出一條血路。

不過,很顯然,他仍然無法力敵朱衣血劍,處於被追殺的狀態之中。

被追殺的陳林,頭頂之上,顯現出來兩道晶燦燦的光芒,彷彿能把虛空扭曲,使得他的每一步動作,都奇詭奧妙,沒有任何軌跡可循,以至於朱衣血劍這樣的人物,居然都不能追殺得到他。

「該死!此子這是依仗什麼寶物?扭曲虛空?使得任何追擊都在最後關頭突然落空?」朱衣血劍驚怒無比。

可惜的是,就算是他,也不可能知道,虛空之核碎片這等存在。

整個大平原上,只有蘭蒼世家知道。

甚至,蘭蒼世家的人,也只知道煉化虛空之核碎片之後,能夠調動小世界之力,使用那一方虛空小世界,但是,卻也不知道虛空之核碎片真正的種種作用。

否則的話,蘭蒼世家依託一方虛空小世界,早就應該強勢崛起,走出大平原,在偌大的古元大陸之上,都應該擁有一席之地。

「就是你了!」

不斷逃竄之中的陳林,突然身形劇烈一震,頭頂之上的晶光如水一般,傾瀉而下,就把他完全包裹,使得他的身軀一閃,就逃過朱衣血劍的一擊,屍山血海的覆壓,都沒有能夠追殺得到他。

而陳林則是大手一抓,劍芒破空而出,一下鎖定到一名百劍閣的劍魂強者。

殺人!

掠奪本命劍魂!

煉化!

幫助自己晉陞七階大劍師,踏出最後的那一步!

顯然,在此之前,陳林對於自己想逃再進一階所需要的龐大力量,也預計得不夠充足,低估了自己所需的雄厚資源。

連殺五名百劍閣的劍魂強者,都不足夠!

那就殺第六個!

死!

這名百劍閣的四階劍魂強者,毫無疑問,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命喪在陳林的劍下。

陳林運手狠抓,直接抓暴此人頭顱,就擒拿出來一道本命劍魂,大力一震,抹殺掉一切意志。

無敵真氣湧出,開始兇猛煉化。

他的頭頂之上,六道劍氣突然開始涌動,如同潮水激蕩,終於抵達巔峰。

隱隱約約,第七道劍氣,即將出現。

……

「萬川一劍!」


十一名川劍派劍魂強者,一起出劍了。

十一道劍芒,貫穿整個劍川之前的戰場,與那龐大血海,血色劍虹,猛烈撞擊。

問如一慘哼一聲,劍器脫手而飛,整個右臂,都轟隆爆炸,碎成血霧,卻猶自長嘯道:「陳林!我等替你擋住朱衣血劍,你速速進階,再戰此獠!」

… 九階劍魂強者,與九階之下的劍魂強者之間,有著巨大差別,相差以十倍為計。在此之前,足足二十一名川劍派的劍魂強者,組成萬川一劍大陣,也未能抵擋得住九階劍魂之境的朱衣血劍。

反而,是被這尊凶人各個擊破,閃電之間,連殺十大劍魂強者!

更何況,當此之際,川劍派只餘下十一名劍魂強者,並且其中沒有一個處於巔峰狀態,全部都已經受傷慘重。

再一次與朱衣血劍交手,只是一擊之下,川劍派眾人,便是再度遭遇重創。

轟!

問如一首當其衝,全身暴起慘烈的血霧。

幸而,此人修為渾厚,已經是七階劍魂之境,並且是早有準備,當機立斷,一擊之下,立刻棄劍,連自己辛苦祭煉一生,性命交修的一口上品元劍,都選擇放棄,這才逃過一劫,沒有喪命。

然而,即便是如此,他的一條右臂,已經完全爆碎成為無窮齏粉、血霧,甚至,幾乎半壁身軀,都破敗殘廢。

可以說,此人雖然還沒有死去,但是,一身修為,也已經差不都廢去了大半,這一生修行,差不多是廢了。

想要從頭來過,都幾乎是不可能。

不過,相比之下,他並不算是最慘。

當場之中,這慘烈的一擊之下,除去問如一之外,另外十名川劍派劍魂強者,全部都立刻遭受重創,受傷不淺,其中有著兩名劍魂強者,都是低階的劍魂強者,一人是三階劍魂,另一人更是晉陞不久的一階劍魂強者,根本抵擋不住朱衣血劍的恐怖劍威,在這一擊之後,突然渾身僵硬,僵直於當空之中——呼息光景之後,這二人的肉身,猛地一下,爆裂開來!

就在交擊的閃電之間,朱衣血劍不知出了多少劍,把這二人的肉身,斬殺成為數百塊碎塊,因為劍鋒之凌厲,甚至在這二人身死之後,過了呼息的光景之後,才終於肉身碎裂,猛地爆開!

死!

死!

又有兩名劍魂強者,隕落當空。

至此,堂堂川劍派,其劍魂之境的強者,已經不足十人,只剩下來九人,而且,其中大半受傷慘重,可戰之力,更是不過只剩下寥寥的三五人而已。

這還是朱衣血劍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在陳林的身上,不惜一切,一定要阻止陳林的晉陞,只不過是為了掃除川劍派眾劍魂強者這一障礙,才與他們交鋒,並非是為了著力擊殺他們的緣故。

否則的話,以朱衣血劍連殺川劍派十大劍魂強者的凶威,完全可以迅速將川劍派所有餘下的劍魂強者屠戮殆盡!

果然,朱衣血劍冷笑一聲,血色劍虹掠空而過,再度殺向陳林。

「你們這些廢物,待我殺了此子,再一一取你們的性命!」

說話之間,血屍道劍震動之下,血流滾滾,屍山血海,再度充塞天穹之上,那些血流之中,一具一具如同真是的屍體一般的影子,再度出現,橫掃四方,好似一支死亡的大軍,衝殺向陳林。

「擋住他!」

川劍派餘下九人之中,立刻傳達出來一聲驚嘯。

川劍派之中,最後一位八階劍魂強者!

達到此刻,川劍派已經承受極度慘烈的損失,這反而是激起來川劍派的血氣,這些劍魂強者,修行一生,秉承著宗派歷代的意志,這一刻,終於徹底找回了身為劍修,身為劍魂強者的尊嚴。

殺!

劍修的劍,寧折不屈!

劍修的性命,寧死不服!

這名八階劍魂強者,大吼一聲,全身震動,猛地揚手,自己的劍器衝天而起,化作一道劍虹,如同長龍一般,刺入寰宇,旋即猛烈降臨。

不是殺向朱衣血劍。

而是直刺自己當頭!

嘭!

他這一劍,刺暴了自己的頭顱。

一道燦爛到極點,徹底綻放出來劍修生命之精彩,把此人一生修行的輝煌,全部爆發的光輝,衝出他的身軀。

他的肉身,滾滾爆炸,血肉翻湧,炸成一大片血色狂潮!

一名八階劍魂強者,自爆了!

以死來換取這搏命的一擊!

「以我血肉,燃我劍魂!諸位,以我為獻祭,務必攔住此人!」這名八階劍魂強者的聲音,滾滾回蕩在當空。

問如一等人,全部都雙目血紅,幾乎發狂。

「樂大長老!」

「子羽大長老!」

……

這些川劍派最後的劍魂強者,血淚長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