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見羅青如此不堪一擊,那些下人也是嚇得面如土色,一個個根本不敢繼續動手。

回到過去種田 ,看著那徐徐靠近的古諺,心底微微發寒,以他凝丹境的修為,竟然毫無還手之力,眼前少年的實力簡直駭人聽聞。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是何人敢打這羅青之時,古諺跟唐舞兒自廂房內緩步踏出,兩人一現面,便是引來一陣騷動,一個是沒想到兩人竟然如此年輕,另一個則是唐舞兒那驚世容貌帶來的震撼。

「小爺突然發現,損失一名親傳弟子,這份禮對魔焰宗來說,還是太輕了!」古諺一腳踩在羅青胸膛,旋即俯下身子,柔聲道。

就在此時,樓閣外響起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道道渾厚的氣息,也隨之快速靠近此處。

收回踩在羅青身上的腳,古諺緩步走到唐舞兒身旁,二人對視一眼,便是自木窗旁閃身掠出。

「追,令人封鎖城門,千萬別讓那小子跑了!」見古諺似乎要逃跑,羅青狀若瘋狂的對著下人咆哮道。

古諺二人一出樓閣,便是身陷重圍,上百名身著銀甲的侍衛將他二人圍的水泄不通。

這些人,氣息渾厚,目光銳利,顯然是這萬象城中的精銳衛隊。

「虎衛軍聽令,殺了那小子,美人要活捉!」羅青自二樓窗口探出頭,看著那被團團包圍的兩道身影,冷笑道。即便到現在,他還是沉迷在唐舞兒那絕美容顏中,無法自拔。

「少城主放心,這小子跑不掉的!」領頭一人,對著羅青恭敬道,看其氣息,也是達到了凝丹境層次,似乎要突破到地混沌也只差一步之遙。

古諺瞥了一眼四周那些嚴陣以待的城衛,看著那面色鐵青卻恨意十足的臉龐,戲謔道:「我說少城主,這就是這傳訊來的救兵,未免也太讓人失望了吧?」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響起了一些不可思議的聲音。

古諺此話, 超神分解巫師 ,言下之意,羅青傳訊來的救兵,不過如此,更加直白點,就是多此一舉。

此時不僅羅青面色難看,就連那虎衛軍眾人,都是一個個對古諺怒目而視,只等一個動手命令,便可上前將那大言不慚的少年亂刀分屍。

「殺了那小子,本將重重有賞!」那虎衛軍的統領顯然被古諺氣得不輕,當即大手一揮,冰冷的聲音宣告了戰鬥的開始。

見上百名虎衛軍一擁而上,古諺對著身旁的少女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旋即大手一揮,磅礴的寒氣席捲,化為一道巨大冰牆,將唐舞兒後方眾人盡數堵截。

「殺了他!」被古諺這恐怖的寒氣所震懾,那虎衛軍統領強壓心頭的不安,對著眾人冷喝道。

在萬象城,平日幾乎不可能見到這種場面,畢竟在大漠王朝,所有城皆屬於魔焰宗旗下勢力,自然而然也沒人敢挑釁魔焰宗的權威。

可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卻是在今日被徹底打破了去,不僅有人在萬象城動手,而且還準備將事情鬧的更大,所有此刻在這樓閣四周,早已圍滿了黑壓壓一片的人影。

眾人如履薄冰般的朝著古諺靠近,他們雖然貴為城主府的衛隊,但卻不傻,眼前這個少年身上散發的危險味道,極其濃郁,所以即便是在重賞下,眾人也不願貿然出頭。

見虎衛軍磨磨蹭蹭,古諺倒是沒了耐心,當即前踏一步,雙掌上,火焰騰升,對著前方大地猛然拍下。

「千重火!」

火浪肆虐開來,猶如層層堆疊的浪潮,將那些伺機靠近的虎衛軍衝擊的七零八落,一個個承受不住高溫而狼狽倒退而去。

見虎衛軍如此不堪一擊,羅青面色愈發難看,自打他出生以來,還從未在這萬象城受到過挫折,更別說眼前這小子比自己還要年輕,還要目中無人。

瞥了一眼那形單影孤的紅裙少女,羅青眼神微微泛寒,身形詭異一動,對著唐舞兒悄然襲來。

此時的唐舞兒,只是優雅的站在一旁,看著少年獨戰虎衛軍,但是沒有絲毫擔憂之色。她知道古諺所想,當初在清泉城她出手替少年解圍,後者雖然感激,但她更清楚,古諺心中其實是有著男兒的要強,不願多次依靠別人的力量,所以他的實力進步之快,令人咋舌。

然而,就在唐舞兒以為沒自己什麼事時,羅青自二樓閃掠而下,對著她一掌襲來。雖然羅青沒有下殺手,但他打算挾持住唐舞兒,用來要挾古諺。

只是,羅青被唐舞兒那嫵媚動人的外表給欺騙了,當他飛速靠近少女時,一股比先前古諺施展的魂力更強的精神衝擊,自少女體內席捲而出,直接令得他精神一陣恍惚。

而就在羅青神志不清的瞬間,唐舞兒玉手陡然自紅裙下抬起,五指上靈力繚繞,旋即屈指一彈,一道凌厲的劍芒自少女手中爆發開來,狠狠的自羅青小腹上刺入。

噗嗤!

「妖女……」羅青捂住劇痛的小腹,連退數步后,方才抬起頭來,目光駭然的看著眼前的嫵媚少女,失聲道。

古諺此刻與那虎衛軍統領戰至一塊,在交鋒時,同樣是看到了唐舞兒方才的招式,不免微微感嘆,少女在這方面,確實有著無人能及的可怕天賦。

感嘆過後,古諺也是加緊了攻勢,而那虎衛軍統領雖然實力極強,但無奈現如今的古諺更是強悍,在一陣猛攻后,那男子也是顯露敗象,一個不慎,被古諺一掌震退,敗下陣來。

咻!

擊敗虎衛軍統領,古諺還未來得及有所行動,一道異常凌厲的勁氣破空而來,直指他的咽喉處。

幾乎本能的微微側身,一道寒芒貼著古諺的咽喉處閃過,將他皮膚上擦出一道血痕。

噹啷!

寒芒散去,一柄銀色長槍重重的刺進古諺身後的青石地面上,力道之大,半個槍身沒入青石中,槍身輕顫間,將大地震出數道粗大的裂縫來。

「終於來了個夠看的了!」古諺摸著那被擦傷的血痕,目光偏移,落在那長槍旁的中年男子身上,沉聲道。

男子一身白袍,深刻的臉龐輪廓上,有著淡淡的殺意浮現,顯然古諺的舉動,嚴重挑釁了他萬象城的權威。

「爹,抓住這小子,我要讓他生不如死!」羅青見到來人,面色激動的大喊道。身為少城主,素來風光無限的他,現在的樣子著實有著狼狽了。

沒有理會羅青的話語,白袍男子將古諺淡淡的盯住,雖然面色平靜,但心底卻是有不小的震撼,古諺這般年歲,便能將羅青以及上百名虎衛軍逼得狼狽不堪,相當不簡單吶。

若是在別處,以白袍男子多年混跡的經驗,或許還會客套一番,萬一遇上什麼大宗門的弟子,得罪了就不好了,但這是大漠王朝,乃是魔焰宗的天下,他作為魔焰宗旗下的一城之主,他自然不會擔心對方的身份問題。

「不管你是誰,在萬象城都得收斂起來,今日你的所作所為,不可原諒!」男子大手一握,將那銀色長槍重重的拔出,旋即長槍斜指古諺,沉聲道。

「你是萬象城城主吧,不知道這一城之主,在魔焰宗的地位如何?」古諺感受到男子那不俗的實力,也是再度試探道。

「老夫羅海,乃是魔焰宗客卿長老之一,此番能驚動老夫親自出手,你也無憾了吧!」羅海腳下一跺地面,單手持槍,身形化為一抹青煙,對著古諺暴沖而來。

古諺雙拳緊握,一手火焰騰升,一手寒冰瀰漫,腳下猛踏地面,刺目雷芒炸裂開來,而他整個人已然對著那迎面重來的羅海急沖而去。

「三道屬性……」羅海眉頭緊皺,心道大漠王朝何時出了一個如此多屬性的傢伙,令人吃驚。

「炎蒼拳!」

古諺拳風上,火焰驟然緊縮,在一陣內斂后,猛然爆發開來,化為滔天火浪席捲而出。

感受到古諺那火焰的可怕威力,羅海長槍陡然一震,磅礴靈力匯聚槍身,下一霎宛如浪潮般席捲開來,將那火焰盡數震散。

火焰攻勢被化解的瞬間,古諺寒冰瀰漫的左掌,猛地一拍地面,頓時,被白茫茫的寒氣席捲而出,將整個大地化為一面冰鏡。

「百寒槍!」

毫無徵兆的,那平鏡一般的冰面上,爆發出一根根尖銳的冰寒長槍,長槍紛紛對著羅海暴刺而出。

在融合了那前面四卷之後,古諺對冰系的掌控力再度提升,這百寒槍也不止當初單一的攻勢,而是變成多柄長槍齊齊出現,攻勢也自然變得愈發的刁鑽與難纏。

嘭!嘭!嘭!

猶如雨後春筍一般,一柄柄森冷長槍陡然爆發而出。剛剛化解火焰攻勢的羅海,只來得及揮舞長槍震碎四周幾道攻勢,便是腳下一發力,一躍而起。

羅海身形高高躍起,手中銀色長槍霞光大作,對著下方那布滿尖銳長槍的地面一槍轟出!

「破!」

無敵終極超神系統 ,鋪天蓋地的從天而降,將那些冰槍紛紛震碎了去。

「四方雷!」古諺雙掌按住地面,狂暴的雷霆涌動間,瞬間將整個地面布滿了刺目的雷芒,不管羅海落在何處,都會被雷霆擊中。

「好小子!」羅海身形急速下落,見古諺這一系列攻勢銜接的天衣無縫,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感嘆少年的實戰經驗之豐富,叫人難以置信。

羅海自認身經百戰,但面對著這個少年,都不敢有半分大意,當即長槍破空刺下,在槍身撞擊在布滿雷霆的地面上時,狂暴的雷霆便是順著槍身呼嘯而來。

就在此時,羅海當機立斷,在雷霆臨身前,藉助長槍反彈地面的力道,整個人棄槍再度朝著半空躍起,打算一舉跳離雷霆的籠罩區。

本以為化解了古諺這一系列刁鑽攻勢的羅海,人在半空,卻是面色劇變,因為他驚駭的發覺,一道擁有著寒冰雙翼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頭頂。

嘭!

勁氣襲來,快若閃電的一拳,轟擊在那反應不及的羅海身上,而他的身子失去平衡,猶如隕石一般自半空墜落而下,狠狠的撞擊在那青石地面上,砸出一個塵埃飛揚的大坑。

轟!

「城主!」

「爹!」

眾人見狀,無不大驚失色,方才一系列交鋒,看似複雜實則是一個連續的出招,古諺竟然直接佔據上風,將羅海給擊敗了?

古諺懸浮半空,那冰寒雙翼徐徐振動間,人已然是緩緩落下。

咔嚓!

死寂過後,碎石堆中,響起一道輕微的石塊碎裂聲。

羅海披散著長發,緩步自塵埃中走出,身為一城之主,修為達到地混沌的他,竟然在短暫的交鋒中,被一個凝丹境的稚氣少年完全壓制,這一切,令得他有些恍惚。

「飛行靈術……」

塵埃落定,羅海衣衫略顯凌亂的出現在眾人視線中,而此時,他的面色卻是出奇的平靜,一股恐怖的氣息自其體內悄然散發出來,讓得周圍圍觀的人群一陣胸悶。

「小子,若是再等幾年,老夫自認跟你交手也沒有半點勝算,但現在,你可還欠缺那麼一點,接下老夫這一招,一切作罷!」

羅海話音落下,天地間,頓時瀰漫開一股可怕的氣息。

「要拚命了么!」古諺來到唐舞兒身前,不留痕迹的將少女擋於身後,看著那醞釀著殺招的羅海,眼中的戰意,愈發濃郁。 羅海微垂的雙臂,指甲劃破指尖,然後飛速結印,殷紅的鮮血在身前凝聚成一個奇異的紋路,白袍獵獵作響間,一股可怕的波動,自其體內席捲開來。

伴隨著這氣息的肆虐,整個萬象城的靈力,宛如風雲涌動,繚繞在羅海周身,下一霎,一頭靈力匯聚的血色巨象,悄然浮現在羅海頭上。

「血紋魔象!」

猙獰巨象嘶嘯著暴沖而出,血光涌動間,彷彿能毀滅一切的力量蕩漾開來,踏著巨大的步伐,連大地都在顫動,攜帶著可怕滔天的力量漣漪,悍然沖向古諺。

古諺早已感受到羅海這一招的難纏程度,一咬指尖,鮮血順著指尖滑落,旋即手中印法飛速變幻,一縷仿若洪荒般的遠古氣息,悄然瀰漫開來。

突然綻放的光芒,一點點匯聚、堆疊,最終在古諺身後凝聚成一頭猙獰怒哮的虛幻巨獸,巨獸背生雙翼,赤羽龍首,無比兇悍。

感受到二人那可怕的攻勢,圍觀的眾人早已嚇得面無血色,遠遠退開了去,只剩下一些虎衛軍硬著頭皮留在現場。

望著那迎面暴沖而來的血色巨象,古諺手指一點,沉聲道:「去吧,赤鬢龍猿!」

在眾人滿臉驚駭急速撤離之際,那咆哮的血色巨象與那虛幻獸魂也是轟然相撞。

轟隆隆!

頓時,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大能量炸裂之聲響徹而起,古諺擋於唐舞兒身前,渾身靈力盡數被調動,全力抵禦著那迎面肆虐的狂暴力量。

令人動容的力量自對碰處宣洩開來,將那些高大的建築猶如豆腐一般摧毀而去,對碰中心的大地上,一道十數丈大的裂縫急速蔓延,一些倒霉的虎衛軍,徑直摔進了那漆黑裂縫之中,不知死活。

巨象與那獸魂在糾纏了片刻后,終是崩碎開來,整片天地的空氣彷彿都是被引爆,一股颶風席捲而開,一道道裂縫,也是如同蜘蛛網一般,蔓延開來。旁邊那高達數層的酒樓也是瞬間化為一堆廢墟,整個萬象城都處於劇烈搖晃之中。

那猶如世界末日般的場景持續了好久,方才在徐徐消散,再看城內,上百丈範圍內的建築,盡數坍塌,一道道誇張的大地裂縫蔓延至視線的盡頭。交戰中心,一個十數丈龐大的深坑赫然出現,在深坑周圍,散落著不知死活的虎衛軍,一副人間地獄的慘象。

古諺看著眼前的景象,也是有些震撼,羅海那一招,居然能跟獸魂對碰,不愧是一城之主。當然,古諺也不輕鬆,再度強行召喚獸魂,也難免有些氣血翻騰。

而與古諺相比,羅海無疑要慘得多,此刻正無力的躺在碎石堆旁,急促的喘著氣。他沒想到,自己最強的招式,不僅被少年擋下來,更是藉此將自己重創,眼前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聖!

古諺強壓心頭的翻騰,緩步走到那長發凌亂,衣衫襤褸的羅海面前,不用特意探查,古諺都能感受到羅海此刻所受到的創傷,當即沉聲道:「今日饒你一命,記得告訴魔焰宗,青木王朝,古諺來了!」

噗嗤!

古諺話音落下,手中憑空多出的冰寒長槍陡然一挑,直接將羅海的內丹給震碎了去,而這萬象城城主,也成了廢物一名,這樣的話,應該能讓魔焰宗稍稍傷筋動骨了吧!

達到吸引魔焰宗的目的后,古諺跟唐舞兒很快便是離開了萬象城,畢竟以他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抗那重生境的強者。來到城外,乘著九淵冰魄蛟朝著下一座城飛掠而去。

此事一經傳開,可謂是轟動了整個大漠王朝,多少年了,都沒人敢挑戰魔焰宗的權威,如今,竟然被一名少年做出此等事情,若是魔焰宗坐視不理,那日後也無法服眾了。

短短數日,古諺的畫像貼滿了大漠王朝各個城的大街小巷,而那懸賞更是讓人無法抗拒:抓住此人,死活勿論,賞元靈丹百萬!

「看來還是魔焰宗比較有錢!」古諺頭戴斗笠,將整個腦袋遮掩住,藏身人群之中,看著那到處貼滿的告示,對著身旁薄紗遮面的紅衣少女笑道。

此時的唐舞兒,薄紗遮面,換了一身簡單得體的紅衣,雖然比不上一襲紅裙那般令人驚艷,但以她的容貌氣質,即便是簡單的紅衣,也依舊美的不可方物。

「被懸賞還這麼開心,天下怕是只有你一人了!」唐舞兒掩面輕笑,倒是吸引了一些目光,即便有著薄紗遮掩臉頰,但那氣質卻無法掩蓋,加上那曼妙的身姿,一舉一動間,也是別有一番風情。

「走吧,去下一座城!」

古諺稍稍扶正斗笠,說話間,便是轉身離去,少女見狀,也是不緊不慢的跟上。

在之後的這段時間裡,古諺複製了萬象城的行動,連續在不同方位的三座城大鬧一番,終於惹的魔焰宗陷入暴怒之中,據說,連那魔焰八聖都是出動三人,古諺只得暫避鋒芒。

仙木城,乃大漠王朝最為出名的城之一,雖說比不上魔焰城的繁華,但知名度卻是絲毫不比其弱,原因無二,因為這裡盛產靈藥靈果。除了天地間靈力孕育的天材地寶之外,也有人工培育的靈藥靈果,這仙木城正是這種特殊的古城。

當然,仙木如此特殊,又在大漠王朝地位極高,自然少不了強者坐鎮,而每個月,魔焰宗都會有使者前來查看,以保此城安寧。古諺跟唐舞兒便是來了這座充滿靈力的特殊古城,伺機而動。

仙木最為獨特的一道風景算是天材地寶的交易了,而交易主要有著兩種方式,一種自然是大千世界通用的拍賣場,另一隻種則是私下當面交易。

在仙木城,最為有名的,是一處叫做萬靈街的地方,這裡流傳著一句話,在萬靈街,可以買到任何你需要的天材地寶,前提的你的腰包夠足。

對此,古諺倒是興緻滿滿,而唐舞兒也對這些東西還算感興趣,便是陪著少年一齊出現在萬靈街。

萬靈街,位於仙木城城西,背靠著一座靈氣濃郁的大山,因為在那山上,長著各種誘人的天材地寶。

萬靈街很寬,由一條條古道構成,隨便一條古道,都一眼望不到盡頭。

古諺二人來到此處時,已是一副人山人海的畫面,一座巨大的青色石碑上,書寫著「萬靈街」三個龍飛鳳舞的古樸大字。

「好熱鬧啊!」看著那黑壓壓的人群,古諺微微感嘆,但他也明白,這些天材地寶,本來就對修鍊有著不少好處,眾人對此情有獨鍾,實屬情理之中。

此番前來,古諺二人倒是沒有遮掩什麼,畢竟那樣反而惹人注目。

二人隨意的閑逛著,東瞧瞧,西看看,最終駐步於一間小攤子前,老闆是一名中年大漢,見來人是兩個年輕人,心道生意上門了,急忙笑道:「兩位需要買點什麼?」

雖說唐舞兒自幼對這些天材地寶興趣不大,但畢竟是少女,天生對一些小玩意感興趣,見這琳琅滿目的小攤,頓時變了個人,似乎比古諺還興奮,優雅蹲在那地攤旁,把玩著一些新奇之物。

此時,唐舞兒手中拿著一個小香囊,香囊裡面,有著十數種靈果靈藥的成分,輕輕一嗅,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