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見沐絕鳳眼神一凌,雙目中透露出無比決絕的目光。

「我人族又不屈服!」

說完便揮手斬下了自己的左臂。

鮮血沾染了自己的臉龐,哪怕自己劇痛無比,但沐絕鳳還是得意地看向曲中千皇。

「多謝你的手下留情啊~~~」

「禁——異能,【捨身】!」

(禁異能【捨身】:屬於傷敵1000自損999的異能力,獻祭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短時間強化自己的力量。)

這時曲千中皇心中暗叫不好,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那被斬斷的一隻手臂在空中被點燃,最後慢慢消失。

而與此同時,沐絕鳳身後出現了一隻碩大的單翼。

正是鳳凰的翅膀。

用盡全力朝曲千中皇扇動了一旁。

無數火龍捲出現在了虛空上,無數岩漿從虛空中迸發。

「可惡!」

面對著這接近變態的力量,曲千中皇自然不敢與其正面對抗,只能扭曲虛空藏匿於裡面,一時半會是出不來了。

看到逼退曲千中皇后,沐絕鳳噴出了一大口血。

然後伸手撫過斷臂處,一陣焦味傳出,傷口被火焰燒焦封住了鮮血,然而面對著一切沐絕鳳也只是最多皺了皺眉頭,連一聲悶哼都沒有發出。

「這次實在是大意了…..女兒這次你能否逃出生天就全靠你和你的夥伴了。」

說完便抬手摧毀了這裡的綠塔,轉身向大軍匯合。

正面艱苦奮戰的王看到不遠處自己的最大底牌在丟下一隻手臂后敗走,心中真的是有一萬句mmp要說。

現在別說要帶著這個大金蛋逃跑了,就連自己的能否在這些手下活命都是個未知數。

但命運就是如此,當你覺得一切毫無希望時,希望便又會出現。

「咔嚓咔嚓!」

只見黃金蛋上出現在一道深深的裂痕,然後裂痕開始瘋狂蔓延。

「啪嚓!」

一雙由火焰構築的翅膀從裡面打破了蛋殼,伸展開來。

然後蛋殼就被翅膀迅速吸收變為養分。

而沐夢生本人則是蜷縮在這對翅膀內,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我的媽啊…..都快出人命了你還有工夫睡覺。」

面對王的吐槽,沐夢生一動不動。

「你再不醒信不信我直接把你買個這些人了?」

面對王的威脅,沐夢生還是一動不動。

知道王說出了她母親的事情,沐夢生才終於蘇醒過來。

「你媽為了救你已經斷了一條手臂了,你再不醒醒對得起她么?」

在睡夢中的沐夢生隱隱約約聽到自己的母親的事情,還有斷手的事情。

斷手?…..斷手!

沐夢生瞬間睜開了雙眼。

「媽!」

「呼….你可算醒了,你媽幫我們限制住了曲千中皇就側退了,當然付出的代價就是一條手臂。」

「可惡的魔物,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看著非常激動的沐夢生,想來是已經恢復了記憶,知道了自己的母親就是沐絕鳳才是這麼憤怒。

葉滄瀾看著異能力爆表的沐夢生,想了想問道:

「現在的你和你媽打誰會贏?」

沐夢生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回答道:

「肯定是我媽啊。」

「那我們還是快溜吧。」 「吩咐下去,目的已經達成,不需要在留那兩人了。」

「屬下明白。」

血衣的笑容再次出現在。

「真是沒想到舫主竟然這麼好算計,雖然最後差了一步,但這已經足夠了。哈哈….接下來就輪到我的專場的。」

隱刀出現在萬鈴林上方,向著所有人命令道:

「目的已經達成,殺了她們!」

「遵命!」

一時間之前站在一旁圍觀的舫主們也朝王這邊殺來。

鋪天蓋地的異能朝王砸來。

「沐沐準備好!」

王一把把沐夢生落在懷裡,相似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替她抵擋這些攻擊。

「滄瀾!你放開我….我不值得你這麼做的…..」

王擁住沐夢生,溫柔地在她耳邊輕語道:

「活下去…..你是朝戈軍的希望…..你要是死了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費了。」

眼前這個擁抱自己的人,眼前這個帶著她離開這片苦海的英雄,下一刻就要為了自己犧牲了,剎那間淚水止不住地涌了出來。

王摸了摸她的頭髮。

「傻瓜….」

下一刻,無數異能正中王的身體,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在蘭伶舫上升起。

一隻象人扣著鼻子,不屑地說道:

「弱小的人類就該是如此下場。」

在它身邊的另一隻魔物則是一臉可惜的表情。

「真是可惜了兩個好胚子,要是能圈養起來嘖嘖嘖那生活啊…..」

兩隻魔物的言行自然惹怒了一旁許多的舫主,可是她們都是敢怒不敢言。

突然,煙霧中間被破開,一個身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沖了出來。

「喲!請問你能重複一遍剛剛的話么?」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時,王已經踩在了那隻出言不遜的魔物頭上。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剛剛可是三十多位異能力的力量啊,就算是副舫主在也逃脫不了被轟殺的下場。

然而眼前這位紅衣少年….不對應該是紅衣少女,竟然可以毫髮無損地重新站在他們面前。

「啊?!我在跟你講話呢!沒聽道是么!」

王一把扯過腳下這隻魔物的耳朵,大聲吼道。

「切,沒這本事還敢出來調戲別人,也不看看你有幾條命。」

王不屑的從魔物身上跳了下去。

只見那頭之前還虎虎生威的魔物這時已經七竅流血。

嘭的一聲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光憑聲音就能秒殺一隻A階的魔物,這就是王現在的力量。

而之前在爆炸中倒地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沐夢生一個人知道。

事後回憶起來,她是這麼說道的:

只見葉滄瀾喊了一聲【血怒】,然後全身開始冒出血紅色的煙霧,在異能攻擊到身體的時候,確確實實是打出了無數個大洞,但在下一刻所有血肉重新回到身上,之後葉滄瀾就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反而實力突然暴漲幾乎要達到S階頂峰。

回到戰場。

王眼睛環顧了一圈,張狂地說道:

「要送死的就快點!至於魔物這些廢物就閉嘴好了,知道你們膽小。」

「卑微的人類也敢藐視我象人族,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被這麼一激,象人雙眼通紅,朝王吼了一句然後沖了上來。

周圍的舫主都知道這是葉滄瀾的激將法,但她們也懶得提醒它,隨叫這貨平時這麼囂張,動不動就是螻蟻、垃圾的人族,大家早就忍無可忍了,要是它被葉滄瀾殺了就最好。

象人族的衝鋒聲勢非常好大,整座萬鈴林都被震得一晃一晃的。

「A階頂峰了,差遠了!」

伸出手向象人一捏。

只見空中出現了一隻巨大的血手,模仿著王的動作,向象人抓去。

「吼!」

之前見識到了王驚人的實力后,象人也不敢託大,大吼一聲然後往地上一跺腳。

一重重土牆升起想要擋住血手,但是無疑列外都便摧毀了。

不過卻給它爭取了一點喘息的機會。

蜷縮起自己的鼻子,然後彈射出去。

大得誇張的鼻子讓周圍的空氣都動蕩起來。

「看來是不想要鼻子了。」

王冰冷冷地瞥了鼻子一眼,然後便再沒注意它了。

一抬手。

「唰唰唰!」

無數血棱從地上穿出,刺穿了象鼻。

象人吃痛想要收回鼻子但鼻子已經被釘在空中動彈不得。

「小把戲耍完了么?那就別浪費我時間了。」

王一步一步,不緊不慢地走向象人。

這時象人已經後悔了,後悔不應該得罪這個女魔頭。

看著慢慢接近的王,象人嚇得虛汗都冒出來了,不顧鼻子的傷勢,拚命向後扯,向要逃離王。

還別說,雖然象鼻被血棱撕裂,但確實能拉出了。

然而王的一個動作讓象人徹底絕望了。

只見王的玉手輕輕放在象鼻上,朝象人微微一笑。

「來了就別走了。」

「噗嗤噗嗤!」

在象鼻內部綻放出無數血棱花,象人的鮮血噴涌而出。

然而這時它已經感覺不到痛苦,因為現在它除了絕望再也裝不下別的情感。

崩潰地坐在地上,等待著死神的到來。

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兩者間實力相差太過懸殊。

王走到象人跟前,手放在它的額頭,輕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