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魏旭光也是無奈之下,才會選擇這樣做的,因為先破壞主機就會引起公司保安的警覺,這樣一來也就無法盜走文件,只有先盜走文件,再破壞主機,一切才能順利完成。

他們的計劃,實際上也是非常的完善,主機硬碟被破壞,就算是被留下影像,對他們也已經是沒有影響了。

甚至於他們連背鍋俠都已經找好了,張小白就是他們找好的背鍋俠。

只要把這件事坐實到了張小白的身上,他們這些人,自然也就安全了。

張小白轉過頭來,看著魏旭光那張熟悉的面孔,他實在是沒有想到,要還自己的人,就是面前的這個傢伙。

說什麼看重自己,說什麼培養自己,現在看來都是謊話啊,完完全全就是等著在坑自己啊。

魏旭光剛才對自己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枉費張小白還在心裡感激不已。

現在看來,自己當時可真是傻的可以。

柳夢雲看著身邊的魏旭光,目光里十分複雜,又不解有惋惜,但是更多的卻還是憤怒。

她實在是沒有想到,魏旭光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會背叛自己。

魏旭光是公司里的老人,在公司里已經做了七八年的時間,柳夢雲進入公司的時候,魏旭光對她幫助甚多,柳夢雲對魏旭光也是十分信任的,所以才沒有想到,魏旭光會背叛自己,盜取公司機密文件。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視頻,柳夢雲是怎麼都想不到魏旭光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魏旭光的嘴裡充滿了苦澀。

他為這一次的行動,做好了完美的計劃,也完美的完成了行動的所有環節。

但是,他卻失敗在了最不起眼的地方。

他沒有想到,張小白這個不起眼的環節,卻成為了自己的滑鐵盧。

張小白是魏旭光選擇好的,為這一次的行動,背鍋的人選,如果順利的話,那麼盜竊公司機密文件的罪名,也將會由張小白來承擔。

之所以會選擇張小白,卻是因為張小白符合了這一次行動的所有要求。

首先,張小白懂電腦,有能力破壞主機,其次,張小白是公司新人,被公司對手收買的可能性很高,甚至於直接就是對手派來的間諜。

張小白在公司里人緣一般,他被拿下,沒有人會為張小白出頭。

而在他們行動的時候,張小白被魏旭光調走,去整理一份文件,而這個時間段,也就證明張小白有了動手的時機。

張小白當然可以證明自己那段時間去整理文件去了,但是他的身邊卻是沒有證人的,他是獨自一個人在整理文件,所以這個時間段,他同樣有動手的時機。

而魏旭光卻是有著自己的不在場證明的,因為他在這個時間段里,是和錢輝在辦公室里清算一份文件。

這正是一個完美的計劃,黑鍋讓張小白來背,而錢輝和魏旭光兩人則是完美脫身。

計劃很完美,行動很完善,他們差一點就可以成功了。

只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被破壞的主機硬碟,還能夠被張小白把監控視頻複製出來。

魏旭光沒有理會柳夢雲,而是用一種十分複雜的目光看著張小白。

他現在心裡很是後悔,他唯一沒有計算到的地方,就是張小白的能力。

他沒有想到,張小白的計算機技術那麼厲害,能夠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早知如此,他就不會去計算張小白了。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縱然心裡後悔,卻也已經無法挽回。

「為什麼?我就想知道,為什麼?」柳夢雲恨恨的說道,一雙眼睛憤怒的看著魏旭光。

「我需要錢。」魏旭光苦澀的說道,很簡單的理由,但也是最強大的理由。

魏旭光沒有說自己能夠得到多少錢,但是在場眾人都可以想象的出來,魏旭光能夠拿到的報酬,肯定是非常的驚人。

因為魏旭光在公司里的收入原本就是不低,年薪已經是過百萬,而且年底還有分紅,不是大量的金錢投入的話,是沒有辦法打動魏旭光的。

魏旭光給出的理由足夠強大,讓柳夢雲沒有話說,雖然柳夢雲很想說些什麼,但是她張了張嘴,卻是發現不管自己說了什麼,在這一刻都是顯得蒼白無力。

剩下的細節,也已經是沒有必要在這裡說清楚了,鐵證如山,魏旭光也承認了這件事是自己做的,所以魏旭光和錢輝很快就是被警察帶走。

走的時候,錢輝突然嚎啕大哭起來,鼻涕眼淚全部都出來了,緊緊抱著辦公室的一張桌子不放手不願意離開,單看他那凄慘的模樣,真的是很讓人同情。

張小白的心底都忍不住軟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對方的所作所為,而因此而引發的結果,張小白就是冷哼一聲,明白過來,這樣的人,是不值得可憐的。

但凡他有一點良知,也就不會來陷害自己,自然也就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他現在的下場,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錢輝同樣如此。

雖然錢輝哭的很是凄慘,但是在兩名強壯的警察的押解下,錢輝還是被帶走了。

看著兩人被帶走,柳夢雲收回目光,朝著張小白看過來,微微揚起下巴,對張小白說道:「你做的不錯,以後好好工作。」

柳夢雲內心裡也是想對張小白說聲對不起的,畢竟之前的時候誤會張小白了,雖然這件事不是她的錯,但是她畢竟還是誤會了張小白,而且說的話也是難聽了一點。

可是讓柳夢雲對張小白說道歉的話,柳夢雲卻是說出口氣的,畢竟對她來說,張小白只是一名下屬員工而已,她拉不下自己的身份去對張小白說道歉。

張小白突然笑了起來,說道:「柳總,我要辭職。」

張小白這話一說,卻是讓柳夢雲非常的意外,一雙好看的柳葉眉也是飛快的皺了起來。

從這一次的事件中,柳夢雲也是看出了張小白到來能力,心裡已經是在想著,過幾天就要提拔張小白,以後肯定是要把張小白重用起來的,自然是不會當成普通員工對待。

可是沒有想到,還沒等到她提拔張小白,張小白自己卻是要提出辭職了。

柳夢雲的心裡已經是有些生氣了,冷冷的問道:「為什麼要辭職?公司對你不好?」

這話問的,張小白都無力吐槽了。

公司對我很好嗎?連一點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這就叫對我很好了?但凡是剛才對我有一點信任,能夠對我有幾分維護,我也不會現在就辭職啊。

實在是太寒心了。

張小白真的感覺很寒心,剛才自己被懷疑的時候,全公司就沒有一個人出面為自己維護一句的,柳夢雲也是冷嘲熱諷,張小白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離開這裡,永遠都不想再回來了。

現在麻煩解決了,誤會澄清了,張小白也冷靜下來了,要是這個時候柳夢雲道個歉,說幾句好話,沒準張小白也是會同意留下來,畢竟他在這裡也是工作習慣了,而且待遇也不低。

可是那柳夢雲那叫什麼態度啊,驕傲的像只孔雀似的,那說話的語氣更是高高在上,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是帶著藐視。

就這樣的鬼地方,就這樣的老闆,還讓我繼續留下工作,門都沒有。

張小白現在是鐵了心要辭職離開了。

張小白當即就是反問道:「公司對我很好嗎?我怎麼沒看出來?」

這話可是把柳夢雲氣瘋了,反正在柳夢雲看來,公司對待他們這些員工都是很好的,而現在張小白卻是說這樣的話,怎麼能夠不讓她生氣。

「很好,你要辭職,那你就辭職好了,你把工作交接做好,然後去人事部辭職。」柳夢雲冷冰冰的留下這句話,一轉身噔噔噔的就快步離開了。

張小白別別嘴,對柳夢雲的態度並不意外,也可以說是毫不在意。

人說無欲則剛,張小白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他都打算辭職了,對柳夢雲無所求,對上柳夢雲自然也就不會慫了。

工作的交接很容易完成,半個小時后,張小白帶著自己的私人物品,就從公司大樓里離開了。

從這一刻起,張小白失業了,但他也自由了。 張小白的父母在菜市場附近經營著一家水果店,這家水果店雖然不起眼,卻是已經開了十五個年頭。

在前年的時候,父母花錢把水果店的店面買了下來,店面也就因此而變成他們自己的了,好是好,就是代價也是很大,十幾年的積蓄全部都花進去了。

張小白來到水果店的時候,父母倆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劇。

這個時節生意清淡,店裡並沒有客人。

「你怎麼來了,不上班啊?」母親看見張小白回來,很是詫異的問道。

按照時間來計算,張小白這個時候應該還在公司上班才對的。

張小白也沒有隱瞞的想法,直接就是說了自己辭職的事情。

父母倒是沒有責怪張小白,反而是安慰張小白辭職也不是什麼大事,既然這份工作不順心,那就再還一份工作好了。

雖然現在好的工作難找,但是好的人才,也是公司急需的,他們不愁張小白找不到好工作。

在父母的眼裡,自家的兒子自然是人才是寶貝,所以張小白失業,絕對不是張小白有問題,而是那家公司有眼無珠,留不住人才。

張小白聽了這些話,頗有些無語,但是心裡也是暖暖的。

只從開始工作,張小白就很少有時間陪伴父母,所以現在張小白也是沒有離開,就是待在水果店裡,陪伴父母。

實際上張小白留在這裡的時間也沒有太長,等到下午五點的時候,菜市場都關門了,周圍的行人越來越少,水果店也就到了關門的時候,畢竟繼續開門也沒有什麼客人,還不如早點關門回家休息。

即便張小白在店裡待的時間不長,但還是讓父母感覺很高興。

張小白和杜婉清用電話聯繫過了,也確定今晚去杜婉清家吃飯,所以一家人自然是沒有買菜,晚上關了門就直接去的杜婉清家。

兩家做了二十多年的鄰居,彼此間的關係卻是極好的,所以去杜婉清家吃飯,也是顯得非常隨便,並沒有任何的拘束和客套。

母親吳冬梅直接去了廚房幫忙,老爸張大民則是找杜婉清的父親下棋去了。

杜婉清此時還沒下班。

張小白則是拿出手機,津津有味的打起了遊戲。

張小白打的遊戲是時下最火的遊戲之一,王者農藥,農藥有毒,下載需謹慎,張小白表示自己中毒已深。

張小白的王者榮耀已經打到了永恆鑽石,但是想要繼續提升卻是非常不容易了,要提升排位不是要看自己的技術好不好,主要是要看隊友的技術好不好,遇到豬隊友真的是一件讓人很無語的事情。

而更加悲催的話,張小白遇到豬隊友的幾率非常飛高,打的張小白現在都不敢打排位了,幾乎次次都會遇上豬隊友。

伴隨著音樂的響起,兩個大大的失敗出現的手機屏幕上。

「媽、的。」張小白氣的破口大罵,罵的不夠解氣,又是把手裡的手機狠狠的砸到了地上,咚的一聲響,手機在地板上彈了兩下隨後落地。

真是不幸言中,他再次遇到豬隊友了,天殺的李白,豬一樣的露娜,把張小白坑的不要不要的。

輸了比賽不算什麼,但是因為被豬隊友坑的輸了比賽,心裡就很惱火了。

張小白砸了手機,也是把心裡的這口氣發泄了出來,一彎腰就把地上的手機撿了起來。

一看手機,還是全新的,沒有一絲划傷,完好無缺。

這也是張小白敢砸手機的原因,這要是換成別的手機,張小白傻了才會砸自己的手機。

「砸的好爽。」張小白喃喃說道。

(你們偶爾有沒有砸手機的衝動?肯定有過,我也有過,就是不敢砸,張小白爽啊,他的手機砸不壞,想砸就砸,根本就不帶客氣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咔嚓一聲響打開了,門外,一身都市白領打扮的杜婉清正在彎腰脫鞋。

杜婉清的對著張小白蹲下去的,所以胸前整個的繃緊了,曲線顯得特別的誇張,一小截深溝更是出現在張小白的面前。

張小白感覺一股血液正朝著自己的頭上沖,他的臉頰燙的厲害,還有些發暈。

杜婉清換好拖鞋,起身一看發現張小白正盯著自己看,心裡頓時有些嬌羞起來,左手不著痕迹的捂住胸口,右手朝著張小白晃了晃,清脆的說道:「回神了,你繼續露出這樣的豬哥相,以後會沒有女朋友的。」

「我哪有豬哥相。」張小白摸摸鼻子掩飾自己的尷尬,這一摸鼻子才發現鼻子燙的厲害,臉頰也是燙的厲害,不行了,太丟臉了。

張小白不敢面對杜婉清了,連忙轉過身去。

杜婉清則是露出一絲輕笑聲,顯得心情不錯。

一聲輕響,杜婉清在張小白的對面坐下,問道:「對了,你的那個系統是怎麼弄的,怎麼能夠把電腦變得那麼快的?我同事的電腦也是相同的情況,能不能找你幫忙弄一下?」

張小白連忙搖頭說道:「能不弄還是不弄的好,你不知道,我那程序是鑽的系統程序的漏洞,我們自己人用用就可以了,要是被別的人知道了,我會有麻煩的。」

「這麼和你說吧,我這就等於是使用了黑客技術,某種程度上,是踩著法律邊緣在行走,要是暴露出去,是會給我帶來麻煩的。」

實際情況當然不是這樣,這套說辭只不過是用來忽悠杜婉清的。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張小白不想把自己的這套程序暴露出去,故意把情況說的嚴重了一些,嚇唬一下杜婉清,這樣一來杜婉清自然也是不會把電腦的事情說出去了。

而實際上以優化大師的能力,就算把優化過的電腦拿出去做檢查也是檢查不出什麼來的,只能夠檢查出這台電腦的運行能力完全和硬體不匹配而已。

而且被優化過的系統,都是自帶密碼鎖,以地球上當前的科技能力是沒有辦法破解這套密碼鎖的。

杜婉清可不知道這一點,聽了這話就是被嚇了一跳,緊張的說道:「你這個小混蛋,你怎麼能夠做犯法的事情呢?不就是一台電腦嗎?買一台新的電腦又不費什麼錢,用得著你冒險嗎。」

雖然是責備的話,可是其中卻是滿滿的關心,張小白聽了這話心裡感覺暖暖的,很是舒服。 看著杜婉清緊張的模樣,關心自己的神色,張小白的心裡別提多舒服了。

張小白卻也沒有故意去吊杜婉清的胃口,直接就是說道:「杜姨,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了,實際上,這也就是一個擦邊球,沒人發現沒有人較真就沒事,有人發現了舉報了較真了,我會有一些麻煩,但是最多也就是罰款而留下案底而已,不算什麼大事情。」

「只不過我們是自己人,我可以把這個程序用在你的電腦上,可是對別人我卻是不相信的,所以不能給外人使用。」

杜婉清輕出一口氣,輕輕點頭,但是這個時候她卻是想到了張小白之前說了好幾次自己人這個稱呼,現在回想起來總是感覺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杜婉清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雖然對電腦系統相關的知識不太懂,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卻也感覺張小白好像是在忽悠自己啊。

杜婉清歪著腦袋看著張小白,質疑的問道:「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在忽悠我的?」

張小白立刻就是說道:「怎麼可能?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我發誓,絕對是百分百的都是真實的。」

杜婉清斜著腦袋看著張小白,突然說道:「你知道不知道,你說謊的時候,左邊的眉毛會跳一下。」

「額……」張小白的腦門上立刻就是豎起了三條黑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