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鐵衛心中暗嘆,來這家主是被侮辱的深了呀,要不然以他接近准聖人的修行境界,怎會這麼大失方寸,急火攻心。

……

而就在同一時間,渭南之城的第三大家族勢力,萬家的管家辦事大廳內,迎來了一位錦衣華服的青年,還有她隨身的四位女侍女。

「龐公子,你這……」著桌子上放的一株三萬年的小藥王,萬家管家萬大海幾乎是邁不開腿了,立即上前查這株小藥王。

即使只站在一旁深吸了一口氣,萬大海感覺整個人都快要飄起來了,彷彿年輕了十歲,格外的輕盈。

「龐公子,你這株葯了不得呀……」萬大海趴在小藥王旁,快要流口水了。

這位龐公子自然就是葉楚,葉楚戴的是天機谷的面具,而且還做了稍微的易容,上去就像一位皇族的富二代。

葉楚把玩著一對極品玄玉球,大大咧咧的說:「萬管家莫激動,都是小東西而已,不值得萬管家這麼激動呀,不就是一株小藥王嘛,都是俗物呀萬管家……」

「呃……」萬大海臉色有些漲紅,心頭暗罵,這是哪個大家族的敗家子,這可是小藥王呀,竟然裝筆說這是俗物。

「那是那是,龐公子說的對,都是俗物呀……」萬大海連忙訕訕的笑著應承。

葉楚卻突然說:「雖然都是俗物,但我想萬管家應該還是用的上的,這東西就是在下的一點心意了,還請萬管家收下……」

「送,送給我?」縱然是法則境巔峰的強者,聽到這樣的話,萬管家還是有些激動的。

這種好東西,應該是送給萬家家主的吧,有這種東西,萬家家主也會幫忙了。

「怎麼?萬管家不上這等俗物?」葉楚咧嘴笑著問他。

萬大海忙搖頭說:「不是,不是這個意思,龐公子送出這麼重的厚禮,想必是要在下幫忙吧?」

「萬管家果然痛快,龐某人就直說了,龐某人想萬管家幫點小忙,把我和這幾位送到通往情域的域道外……」葉楚挑明來意。

「要借**陣?」萬大海皺起了眉頭,顯得有些為難。

葉楚問:「怎麼?這等小事,萬管家不方便嗎?」

渭南之城雖然強者無數,但是能擁有傳送到情域域道處的**陣的家族卻一隻手數得過來,最多不會超過四個家族勢力擁有,萬家便是其中之一。

萬家家主傳聞是一位快要達到准聖人之境的不世強者,葉楚自然不想找上他,而是找上了這位手握大權卻又極貪的萬管家。

「呃,龐公子多慮了……」萬大海立即說,傳送法陣是一個家族經常用的東西,做為管事的大管家,他平常也是用過的。

只是他有些擔心:「是最近渭南之城中出了一些事,如今慕容家族下令,每個大家往外傳送人,都必須要向他們報備……」

「哦?難道萬家還是慕容家的附屬家族不成?傳送個人,還得向他們報備?」葉楚冷笑了幾聲。

萬大海著面前的這株小藥王,心下一狠,立即對葉楚說:「龐公子儘管將這事交給我辦就行了,我會辦得妥妥噹噹的,明天夜裡就將你們傳送走……」

「恩,萬管家辦事效率果然高,龐某人很是欣賞……」葉楚拍了拍萬管家的肩膀,低聲說,「只是這事還望萬管家不要與你們家主報備,龐某人更欣賞萬管家呀……」

「是是是,龐公子請放心,此事萬某人一定爛在肚子里,誰也不會說的……」萬大海自然不傻,小藥王萬家家主也不會嫌多。

葉楚笑得眯成了一條線:「萬管家果然是明白事理之人呀,事成之後,龐某人定然還有重謝……」

「多謝龐公子慷慨呀……」

兩人的笑容都很賤,一旁易了容的藍霞仙子,卻只能在心裡恨恨的痛罵葉楚:「這個死變太,裝什麼富公子,明明是一個大敗類!」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不好了家主!」

這一天夜裡,慕容祖地龍鳳山中,突然傳來了一聲怪叫。[書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

慕容震天立即坐了起來,神情嚴肅,中年鐵衛沖了進來對慕容震天說:「葉,葉楚離開了……」

「什麼!」

慕容震天渾身威壓大放,黑光大作,將頭髮都給沖直了。

「誰,誰放走他的!」慕容震天氣的快咬斷牙了。

「萬家!」中年鐵衛道。

慕容震天咬牙道:「該死的萬家,老子去滅了你們!」

「住手!」

可是他還沒有走出房門,外面傳來了一陣柔和的力量,直接將慕容震天給按回了椅子上,生生無法動彈分毫。

一個白髮老者,飄然的出現在了房中。

中年鐵衛立即單膝跪地行禮:「參見老祖……」

「起來……」慕容嘯大手一揮,直接將這中年鐵衛送出了好遠,轉而盯著慕容震天,「震天,你氣血如此不穩,如何進取?」

「老祖,我,我心不甘呀……」慕容震天臉色難,積壓著一股怨氣。

慕容嘯怒眉道:「身為九大仙城主事家族之一的家主,竟然這麼點事也承受不了!你若擔不了,就讓別人擔!」

慕容嘯的威嚴很恐怖,比之前還要強大了許多,慕容震天被震得吐血,睜大了眼睛著慕容嘯:「老祖,您突破了?成,成,聖人了?」

剛剛這股威壓,是一股實實在在的聖威,雖然還不是頂級的聖威,但卻表明慕容嘯可能成聖了。

慕容嘯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道:「葉楚此番的確是羞辱了我慕容家,也侮辱了你,這筆賬我們絕不能就此罷休。但你身為家主,統率著十數萬族人,統治著渭南之城,管理著無數的修行資源,心志若不堅定,定然沒有寸進,反會倒退。」

「葉楚這回來搶人,給我的觸動很大,他雖境界遠低於我們,卻有一顆勇往無前,無敵的信念,這種信念是買不來的。」慕容嘯沉聲道,「這種無敵之姿,並不是單純的自大,而是真正在無數的戰鬥中磨練出來的。」

「我們都小了他,以為這人是一個自大,倚仗師尊,倚仗無心峰成長的弟子。但實際上無心峰的哪一個人,又都是真正的敗家子,此人有著大毅力,大智慧。」慕容嘯甚至有些疑惑,「他透了你的命脈,於是畫出了那副壁畫,完完全全是為了羞辱於你。至於說他和雪兒混在一起,我倒不這麼,至少雪兒這些年一直呆在慕容家族,並沒有什麼**的行為。」

慕容震天彷彿也平靜下來了,眼中的怨火逐漸的變成了溫火:「那老祖你這事怎麼處理,要不要派人前往情域追殺他?」

「不用了吧,情域名義上是最貧瘠的一域,但是卻是秘密最多的地方,那裡又是葉楚和無心峰的地盤,咱們的人去了也不頂用,不夠葉楚殺的。」慕容嘯搖了搖頭。

「那,難道就這麼算了?」慕容震天還是有些不甘,不過聽了慕容嘯的分析之後,也覺得慕容雪那樣氣質的女人,不至於背叛男人,哪怕是名義上的老公。

慕容嘯道:「就這麼放過他是不可能的,我慕容家族千年的寶庫被他洗劫大半,這筆賬早晚是要算的,只是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辦。」

「還有什麼事情?」慕容震天有些不解,抹了把嘴角的鮮血。

「爭仙機……」

……

幾天之後,情域的某一處。

「該死,這是什麼鬼地方,靈氣怎麼這麼稀薄,姓葉的,你個混蛋你不得好死你!」一個身著藍裙的妹子,正在朝葉楚揮舞著粉拳。

旁邊一個氣質出塵的絕代佳人,則冷冷的瞟了這藍裙妹子一眼:「藍霞,注意你的言辭呀……」

「哼!真不知道你什麼眼光,上這種男人!」藍裙妹子正是藍霞仙子,氣鼓鼓的瞪著晴文婷。

在她來,晴文婷的氣質實在是太棒了,和慕容纖纖一樣,這裡的三個女人氣質都嚇死人,自己都自嘆不如。

可是卻偏偏愛上了葉楚這個混蛋,實在是令人氣極,每每想到葉楚之前**自己的話,什麼要陪睡要陪睡的,就令人噁心。

「我這種男人可不多了,只可惜你沒機會了……」葉楚倒是毫不在意。

藍霞被他扣押了有半年了,心中的怨氣可想而知,之前自己在慕容家的時候,由慕容雪找了一個老友給她關押了起來,這回才帶她一起回到情域。

「自戀狂!」藍霞氣的走到了慕容雪的身邊,三個大美人,就年長的慕容雪好相處一些。

晴文婷站在葉楚身旁,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也皺起了眉頭:「這是什麼地方?葉楚你知道嗎?」

葉楚也感知了一下這四周的情況,靈氣確實是比其它地方貧瘠多了,怪不得藍霞仙子要在這裡大喊大叫的,比情域的其它的地方還要差得多,幾乎相當於枯竭了。

「走走吧,能不能找到修行者,問個路……」葉楚也搖了搖頭,這地方他也不知道是哪裡。

幾人結伴開始在天空中前進,可是這走了近千里,也沒到個人影,藍霞那張小嘴嘰嘰歪歪的念的葉楚有些煩,若不是晴文婷她們在這裡,真想對她的那張可惡的小嘴做些讓她印象深刻的事情。

「終於有人了……」

又前行了四五千里,前面的一片松林中,葉楚發現了一道人的氣息,應該是一個修行者。

「哪裡有人?」藍霞來了精神,眼中放光的著四周,卻沒有到一個人影。

葉楚直接拉了她一把,帶著她降落到了松林中,遠處一片平坦的松針地上,坐落著一所幽靜的草房。

「有泉水……」

草房前,有一口清咧的泉水,冒著潺潺的靈氣,令人心情放鬆,口齒干咧。

走了這麼遠的路,藍霞仙子確實是有些渴了,想衝過去捧一口泉水喝,可是卻被葉楚一把給拉了回來。

「你幹嗎呀混蛋,快鬆開我,渴都要渴死了……」藍霞仙子不滿的瞪著葉楚,竟然還不給水喝,實在是沒人道了。

「如果你想毀容的話,就去喝吧……」

葉楚冷冷的笑了幾聲,目光向了草房,眼中金光閃爍之間。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看似普通的一間草房,葉楚卻看出了其中的貓膩,這間草房與四周的松林空間渾然一體,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件東西。

這更不像是一間房子,而是一個物件,擺放在這裡罷了。

「閣下好眼力……」

草房中,一個枯瘦的身影慚慚的顯現,松林上方的天空也隨之一變,此人一出,天地都變色了,變成了一片翠綠的松林色。

「是你!」葉楚一眼便看出了這個老者的相貌。

竟然是天道宗的天譴,只不過此時他已經恢復了自己的肉身,似乎是重生了。

「你還認得出老夫,倒是我的榮幸了……」天譴淺淺的笑了笑,掃了掃四女,四女肌體生寒,彷彿什麼都被這老頭子給看透了。

那一雙看似枯陷的老眼,不知道有什麼魔力,竟可以看透人的元靈。

「你小子長的一般,女人緣倒是出奇的好,個個都是美若天仙呀……」天譴一眼便看到了這四女的真實容貌,也不由得嘖嘖感嘆,「怪不得是情聖的傳人……」

「都了不得呀這身份,陰陽道嬰……」天譴看著慕容纖纖和晴文婷,「而且還是一對姐妹,這樣的血脈,如果煉進神兵之中,可令神兵的威力暴漲數倍甚至數十倍……」

「呃……」

幾女都有些震驚,沒想到這個老者一眼就看出來了,自己從未見過他,難道這個老傢伙也是一個絕世強者?

而且最關鍵的是,還認識葉楚,晴文婷也看向了葉楚。

只見葉楚冷著一張臉,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老者是葉楚的仇家,如果真是的話,今日怕是又有麻煩了。

天譴又看向了慕容雪,眉宇卻皺了起來,有些意外的自言自語:「還真是稀奇了,竟然看不透你的體質,難道是傳說中的那個體質?也有可能是那種體質?要不然怎麼可以擋住我的神眼……」

「呃,前輩,我是什麼體質?」慕容雪有些好奇的問道。

自己體質應該沒什麼特別的吧,要說體質特別,自己三個女兒體質都特殊,可都是天生的道嬰。

天譴看了看慕容雪,然後搖頭說:「不可說呀不可說,再說老夫也沒看出來你到底是哪種體質,有可能是荒古三體質之一,也有可能是遠古一百零八大體質之一,還有可能是近古一千零八百種體質之一……」

「呃……」

幾人額前直冒黑線,這是什麼回答,葉楚則咬著牙道:「老傢伙,你又想玩什麼?」

葉楚對天道宗的天譴,還有天道宗聖女,那個冒充紀蝶的女人,都沒什麼好印象。更新最快最穩定)

雖說紀蝶進入慕容祖地喚醒了自己,天譴也送了自己占卜術,但是葉楚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還是陽謀,所以不想與他們走得過近。

尤其是這天譴,不知道那雙天眼,到底看透了自己多少,將自己的秘密曝於別人,葉楚心裡沒有安全感。

天譴沒有回答葉楚,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藍霞,眼中露出了一抹訝異之色:「想不到七彩神宮竟然還沒有滅絕,還有七彩仙子在世……」

「呃……」藍霞有些不敢相信,捂著嘴巴道,「你,你怎麼知道?」

「七彩神宮?」晴文婷輕聲自語,輕呼道,「難道是神域中的那個龐大勢力?」

藍霞又轉頭看向了晴文婷,沒想到她也知道七彩神宮,在這世上,知道七彩神宮的修行者可不多。

天譴嘖嘖嘆道:「想當年七彩神宮,那在這片大陸上都是最為頂尖的存在,可惜了,出了一個七絕聖女,偏偏愛上了一個她不該愛的男人……」

「你住嘴,我先祖的感情豈是你能妄言的!」藍霞仙子厲斥。

天譴卻搖了搖頭,一指點向了藍霞仙子,藍霞仙子無法動彈,天譴又說:「哎,真是一段可悲可泣的愛情故事呀,只是你們七絕聖女太可憐了一些,最終那個男人對她一點想法也沒有,寧願自絕天下也沒有去看她一眼……」

「呃,自絕天下?」葉楚心頭一怔,看向了天譴。

天譴笑著點了點頭:「不錯,七彩神宮的七絕聖女,當年就是愛上了情聖,可是情聖卻不愛她,最終只能是一段悲劇。」

「混蛋!是我們先祖不要的情聖,別把情聖那種混蛋說的很高尚,他不配!」藍霞仙子大怒,俏臉都漲紅了。

天譴看著她說:「七絕聖女的確是國色天香,艷威天下,可是她的手段太狠了,為了得到情聖的歡心,竟煉製七絕奪命石,就只為了保住她的容顏,就憑這一點,將問鼎至尊位的情聖如何會看上她。」

「住口!」藍霞仙子這回是真氣到了,一雙大眼睛里怒火直噴,若不是被天譴定住了,一定會撲上去拚命的。

「你這丫頭,倒是對先祖盲目的認從……」天譴苦笑了幾聲,手指在藍霞仙子的眉心一點,藍霞仙子立即昏睡過去。

葉楚沒有阻止他,而是緊盯著天譴:「你來情域做什麼,別告訴我,你對本少有想法……」

「你多慮了,我在這裡等你,可不是為了你這個小白臉的……」天譴咧嘴笑了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