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不要急嘛,慢慢聽我說,一會兒我教你魔法!」

雷歐一聽有新玩意兒可以學,立即閉上嘴巴,聚精會神地聽著,「快講快講,小的洗耳恭聽!」

「一搜二積三放,這便是魔法理論中經典的三步式。你知道魔法師總是要念誦大段的咒語,並附帶著比劃紛繁的手勢,這實際上都是為了搜索和積累能源的。說到這裡,有必要先和你談談魔法能量的劃分。」

「其實,魔法起源於神秘的東方大國。那時,它有一個更好聽的名字,仙術。而東方大國中使用和研究仙術的人被稱作道士。他們對於魔法能量的劃分一直沿用至今,有意思的是,在你們這個世界中,也是同樣的分類方法。」

「魔法能量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或者說五個系統,附帶陰陽兩級,也稱光與暗兩個對立的屬性,這種分法也被稱為陰陽五行學說。哈哈哈。。。聽糊塗了吧,雷大爺別急,請聽在下慢慢道來。」

「金:具有強硬剛特性的物質性特;木:具有活躍向上生長特性的物質形態;水:具有自由流動特性的物質形態;火:具有熱燥光明特性的物質形態;土:具有穩定不易改變特性的物質形態。」

「世間萬物的能量都可以劃分成金木水火土五行,他們相生相剋,密不可分。木克土,土克水,水可火,火克金,金克木,同時,木又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種元素通過自身的改變,還能衍生出許多不同的形態,例如金金生電,因此雷電系魔法屬金;水遇熱成為氣體,遇冷卻則變為固體,因此氣系和冰系魔法屬水。」

「另外,所有魔法還附帶一個屬性,光或者暗,這和施法者本身的體質也有關係。聽哈萊克老頭說,根據神聖同盟的標準,根據魔法師的修為能力,分為若干個級別。類似的,魔法本身按照其威力的大小和駕馭的難度也分為很多層次。我大概給你講講吧。」

「魔法師1級:能使用至少一系的一級魔法,魔力和靈力,至少一項達到最低標準,或者兩項總分達標。」

「魔法師2級:熟練使用至少三系的一級魔法,每系要學會兩種以上的魔法。魔法師1,2級都還屬於魔法學徒的層次,從第三級開始,才正式地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魔法師。」

「魔法師3級:能使用5系一級魔法,每系要學會兩種以上的魔法,並且只有通過神聖同盟一年一次的考核,才能獲得魔法師的稱號。因此呢,西羅妮算是很厲害了,不到20歲就已經成為一名正式魔法師了。」

「喲喲,聽你這口氣,你比她強不少嘛,你多少級呢?」雷歐反駁道。

「0級!我又沒去參加那個什麼考核,哪來的級別嘛!不過,按照神聖同盟的標準,我的能力怎麼也算個4級魔法師吧,即對各系魔法都有所了解,已確立魔法的向性,掌握光暗兩種屬性,學會至少一個系的二級魔法。而且。。。」

「啊,糟了!」雷歐突然坐起身來大叫道。

「怎麼啦?你想起什麼了?」羅蘭不解地問。

只見雷歐環顧四周,然後緊張兮兮地朝羅蘭勾了勾手指,後者像只小綿羊般,一臉茫然地湊了過去。

雷歐眨眨眼睛,微笑著,嘴巴離羅蘭的耳朵越靠越近。。。

突然大吼道:「他媽的!聽你一下午廢話,太陽都快落山了!該我收集的古樹精源早就全部搞定了!別給老子偷懶,快去先把你那份完成了再說!」

可憐的羅蘭像只猴子似的一躍而起,捂著振聾發聵的耳朵搖搖擺擺地鑽進了密林。

繁星點點,明月依依,森林的空地上,火光衝天,青煙裊裊,迦藍村的男女老少紛紛攜手前來參加這場熱鬧非凡的篝火晚會,為那些在武士選拔賽上獲得榮耀的精靈們慶賀。

與魔法師的選拔不同,年過15的青年便有了參加選拔賽的資格,每個精靈村都有權利給能力達到1,2級的武士授予見習武士的稱號,不過3級以上的武士授勛則需要親自到神聖同盟的總部所在地奧特里維加城接受考核,通過者才有資格獲得正式武士的稱號,並有機會在神聖同盟中供職,這也是每一個習武之人的夢想。

並且,3級武士的審核考試並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去的,每個村落或城郭都有特定的名額限制,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有機會參加考核,因此,3級以上的武士已是千里挑一的好手,決非等閑之輩,不容小覷。

其實,1級武士的標準並不高,只要能使用任意一種武器,力量和敏捷至少一項達到標準,或者兩項總分合格,就可以了。而2級武士的要求同樣不高,熟練掌握弓術而任意兩種其他武器,會簡單地格檔和閃避,有一定的攻擊技巧便可以了。

因此,精靈村中只要是成年男子,一般都能獲得2級武士的稱號,就連很多女孩子也早早地達到了這個水準。

只所以1,2級的標準如此之低,完全是由於作為統治階級的神聖同盟大力倡導武技的修鍊,不只是精靈族,包括海神族,獸人族,半人馬族,地精族,元素族等等,只要是亞特蘭提斯大陸的子民,都懂得一招半式。

據年老的智者說,這片神秘的土地亞特蘭提斯大陸,是眾神遺棄的世界。千百年前,這還是一片蠻荒之地,那時候不同的種族各自為政,割據一方,為了爭奪領土和資源,戰爭不斷,殺戮連連,再加上生產力低下,天災**蜂擁而至,人民過著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困苦生活,森森白骨更是隨處可見。

終於,神的使者出現了,她叫菲莉,是海神族的女王,也是至今為止最偉大的魔法師。在她的領導下,海神族,精靈族以及其他任何一個渴望永久和平的人民團結在了一起,勇敢地站在菲利的麾下,一場席捲整個亞特蘭提斯大陸的戰爭爆發了,並最終獲得了勝利。亞特蘭提斯大陸終於成為了一個統一的國家,它的名字便直接叫作亞特蘭提斯。

在一本經典的歷史著作《大陸史記》中,這次光明而偉大的戰役被稱作第二次聖戰,然而奇怪的是即便你翻閱了所有的古書典籍正傳野史,卻仍然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聖戰被稱作第二次,那第一次又是什麼呢?這已成了一個千古謎團。。。

大戰後,為了感激菲利和她族人的傑出貢獻,海神族的後裔被封為世襲皇室成員。對於這個神秘種族的傳說,也被吵得沸沸揚揚,人們只知道海神族人丁稀少,她們的族人無一例外的全是女性,並且幾乎每一個都是傾國傾城的絕代佳人。

海神族與精靈族特別親密,說起來奇怪,海神族的族人與白精靈族的女孩外貌非常相似,無非就是臉蛋更精緻一些,唯一不同便是耳朵雖也是尖尖的,卻要小巧一些,一般的人很難區分出兩者的差異。

海神族的女王便是整個亞特蘭提斯的女王,擁有絕對的權力,然而實際上,除了第一屆女王菲利以外,海神族的子民雖貴為皇室成員,卻幾乎每一個都視金錢權利為糞土,她們追求自由,喜歡浪漫,而每一個被推舉為女王的人也實屬迫不得已而為之,據說加冕的前幾天,那個將要成為女王的小女孩總要關了門,哭上好幾天,到最後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都變得都像小白兔的眼睛一般紅了,才一手抱著布娃娃,一手讓人牽著,哭哭啼啼,氣鼓鼓地登上那座世人日思夢想的寶座,然後還委屈地喊道:「嗚嗚嗚,你們欺負我!」

王不能王,國將不國!

為此,新的統治階級誕生了,那便是歷經千年而日久彌新的神聖同盟。

這是一個由各個種族的精英組合成的統治階級,他掌握著亞特蘭提斯的所有權利,管理著國家的日常事務,他的勢力遍及到亞特蘭提斯的各個角落。

女王和皇室成員逐漸變得名存實亡,她們雖然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卻喪失了幾乎所有的權力,當然,這些天真純潔的美麗女孩們巴不得連地位也不要了,索性去過那種無憂無慮,歸園田居的幸福生活。

神聖同盟的總部位於奧特里維加,下屬若干個分部。為了方便管理,神聖同盟又將整個版圖劃分為七個部分。而劃分的依據也很簡單,由於第二次聖戰以前,大陸上便已存在了七根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巨型石柱。沒人知道它們是多早以前便存在了,也沒人知道是誰建造了它們,到底又是為了什麼?

到了晚上,每一根石柱頂部的天空上會出現一道金色的若隱若現的星群,形成一個奇怪的圖案,令人叫絕的是,每一根石柱頭頂上出現的圖案竟然不同,更奇怪的是,在同一個範圍內,只能看到一種星圖,就這樣,以石柱為中心,根據星圖的不同,相應的地理範圍被劃分出來了,神聖同盟管這個範圍叫星域。

七個星域便成了七個行省。每個行省由星域最高執行長官管理,簡單的說就是省長。任何星域長官都是經過神聖同盟精心挑選出的,魔法或者武技達到8級以上的高手。

實際上,達到8級以上的魔法師或者武士,神聖同盟將給他們冊封為星域魔法師或者星域武士。每一個星域都有數位星域武士或者星域魔法師,有時也統稱他們為星域聖者,緊急情況下可以在短時間內集結。而星域最高執行長官則有權調動他們,實際上論能力而言,後者有可能在他們之下,不同的是,星域武者或星域魔法師大多數都不擔任官職,他們更像是自由人,長年精鍊武學造詣和研究天地萬物,而星域長官則受命於亞特蘭提斯神聖同盟,負責管理整個星域的財政,治安,教育,生產等等。

另外,每個星域還有一位最高權力和最強能力的神聖衛士,俗稱聖殿七衛,同星域聖者一樣,他們大多隱姓埋名,不到萬不得已決不拋頭露面。在危急關頭,聖殿七衛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能隨時調動星域內的所有力量,甚至可以將執行長官的位置取而代之,實際上,在有些星域中,執行長官本來就是聖殿七衛之一。

成為聖殿七位以後,便有權利和能力進入到所在星域的那根石柱之中,傳說在那裡蘊藏著無盡的力量,每一個成功從石柱里出來的人在魔法造詣或是武技修為上都有了突飛猛進,脫胎換骨般的提升。

然而也有進去之後便再也沒能夠出來的勇士,石柱也成了越來越神秘可怕的傳說之地。聖殿七位雖然名字上聽其來應該是七個人,可實際上卻只有四名成員,也就是說,另有三座石柱,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生還者能夠進入后全身而退。

實際上,亞特蘭提斯已經統一整個大陸全境,為什麼還要如此地崇尚武風呢?老百姓們不明白,其實就連統治階級自己都不清楚,他們只知道這是神聖同盟建立以來高層領袖的意思,至於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便不得而知了。。。

篝火噼里啪啦旺旺地燒著,照得周圍精靈們那俊美的臉蛋通紅通紅的,他們快樂地交談著,熱情地打著手勢,滿臉洋溢著歡快幸福的笑容。

雷歐不願意和這些天生麗質的美妙生物同處,遠遠地躲在角落裡,有時他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一個不慎掉進精靈村的獸人。

「今天的晚會好無聊啊!又沒有精靈美眉跳艷舞,全是些半調子小孩接受1,2級的武士冊封,有個屁意思!啊,啊欠!」羅蘭一邊抱怨著,一邊打了個哈欠。

「別著急,孩子們!好戲還沒開始呢,今天晚上帕里斯要來表揚的噢,他可是6級的武士啊!」半人馬叔叔泰迪笑著說道,「雷歐,你不是想成為聖殿七位中的一員嗎,那至少是10級以上的武士才有資格的喲!怎麼樣,要不抓住機會先和帕里斯過兩招。」

「6級!?」雷歐皺著眉頭,托著腮喃喃自語道:「我可能打不過呀!」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羅蘭,泰迪和地精大伯墨頓差點摔倒在地,這個小毛孩,也太猖狂了,雖然他天生神力,這是不假,可一個毫不懂武技的山林莽夫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一個3級以上受過專業訓練的武士吧。

「請大家安靜,下面是今天晚會的重頭戲,」一個身著華服的白精靈妹妹大聲宣佈道:「現在,晉陞3級武士的預選賽正式開始!有請2級武士特里克和摩珂。」

大家隨著精靈妹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綠色輕甲,留著一頭白色長發的精靈男子微笑著緩緩走來。人群頓時沸騰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叫特里克的武士可不一般,他是迦藍村第一高手帕里斯的弟弟,長得儀錶堂堂,英俊瀟洒,年紀輕輕就已實力超群,早已是迦藍村那唯一一個3級武士選拔賽名額的內定得主,傳言他的實力也早就超出了3級的水平,甚至達到了4級也說不定。

那個叫摩珂的傢伙倒是名不見經傳,長相也算不錯了,不過放在這群俊美的生物中一比,頓時黯然失色,只見他早已擺開架勢,雙手握著比賽專用的木劍,身體微微前傾,神情緊張地盯著特里克,額角竟然沁出了汗水。

一定要戰勝他,拿到3級武士的考核資格!摩珂這樣想著。

另一方面,特里克微笑著揮手向大家致意,頓時引來了少女們激動亢奮地尖叫聲。特里克擺足了架子,這才轉過聲,似笑非笑地看著摩珂,隨意地託了托手中的木劍,然後突然坐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只見特里克右手握劍,左手五指閉攏,快速地在木劍上一劃,「啪」的一聲,這記看似不經意的手刀竟輕易地將木劍削成了兩半。

特里克試了試短了半截的木劍,嘴角露出一絲詼諧的笑意,隨意擺了個架勢,淡淡地說道:「我準備好了,來吧!」

人群中再次爆發出雷鳴般的喝彩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特里克恃才傲物,故意禮讓三分再和對手過招,內行的人卻明白這是一個不戰而屈人兵的小伎倆。特里克本來就善使短劍,剛剛露了這麼一手后,不僅更獲得了觀眾的支持,還讓對手徒增幾分寒意,氣勢上就先佔了上風。

「切,裝什麼逼!」雷歐不屑地大喝道,隨手抓起一根長條木柴,在手中捏得噼噼作響,「現在鬧得歡,一會兒輸了可別哭!」

「我先上了!」摩珂大喝一聲,雙手握劍迎了上來。

「當!」摩珂求勝心切,一上來便用了全力,企圖一招把特里克手心的木劍擊落。

只見特里克的虎口一震,右手微微下垂,短劍似乎要掉了下去似的。

摩珂心中暗喜,這麼容易?哪知道特里克右手突然一翻,竟從自己的劍下滑到了劍上,同時短劍逆著劍刃向自己削了過來,摩珂大驚,趕緊向後一側,險險地避了過去。

「借力打力,虛守實攻,這小子不簡單啊!」羅蘭托著腮喃喃自語道。

「啊什麼?需要小時工?(虛守實攻)聽不懂!」雷歐湊了上來,一臉茫然地問道。

「笨蛋!我是說這個叫特里克的傢伙啊!你不覺得他很厲害嗎?」

「厲害倒是很厲害啦,不過你為什麼說他是小時工呢?那和鐘點工有什麼不同嗎?」

。。。。。。

比賽繼續進行著,雙方已經對攻了幾個回合,摩珂處處搶攻,看似佔盡了優勢,此時卻累得弓腰曲背,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手中的長劍也跟著瑟瑟發抖。

不遠處的特里克負手而立,面帶微笑地看著對手,從容自如的神情說不出的寫意,道不盡的瀟洒,看得一些痴心的少女心旌蕩漾,一個個粉面含春地翹首巴望著場中的英雄,忍不住喝彩道:「特里克,加油!」

伴隨著第一聲呼喊,人群再次沸騰了,歡呼聲此起彼伏:

「特里克,加油!」

「特里克,加油!」

。。。。。。

突然。。。

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劃破夜空:

「摩珂,加油!」

然後又補充道:

「還有,特里克,漏油!」

頓時,人群涇渭分明地變成了兩邊,可憐的羅蘭,半人馬叔叔泰迪和地精大伯墨頓等人被迫成了那部分極端主義者,一個個垂頭喪氣,咬牙頂著精靈少女們灼灼的憤怒目光,恨不得找條裂縫跳下去。

「特里克加油!特里克加油!」少女們吶喊著。

「摩珂加油!而且,特里克漏油!」雷歐也不示弱,揮舞著那條壯碩的獸臂大聲呼喊,他才不理會這些外表美麗,內心虛榮的精靈女孩呢,總之就是看不慣特里克那副得意相,明明技高一籌,卻非要故意謙讓,就好像貓兒吃老鼠前先要戲弄一翻似的。

「當!」特里克輕輕一挑,摩珂的長劍頓時脫手飛了出去,在空中翻轉著,終於插在了地上。

「承讓,承讓。」特里克左手撫肩,身體前傾,微笑著向觀眾致意,不經意間,一雙惡毒的眼神向那個給自己唱對頭戲的傢伙射了過去。

「切!僥倖!」雷歐不屑地別過頭去,根本不理會那些追星少女們洋洋自得的笑意。

「特里克勝利!請下一位挑戰者班尼上場!」

只見一位其貌不揚的靦腆少年怯生生地走進賽場中,他的情況也不比第一位好多少,比賽很快又變成了一邊倒的局面。

不過。。。

那兩個爭鋒相對的聲音又再次如期而至:

「特里克加油!特里克加油!」

「班尼加油!特里克漏油!」

。。。。。。

然後:

「特里克加油!特里克加油!」

「卡莫爾加油!特里克漏油!」

(補充一下,我可不是再湊字數哦!^^)

再然後。。。

特里克連戰連捷,所向披靡,無人能敵,預備參加預選賽的2級戰士們全都輸給了他。其中8人戰敗,1人投降,1人棄權。。。

賽場上的火藥味卻是越來越濃,那些個精靈妹妹們聒噪的歡呼聲吵得雷歐心煩,這時,主持人走進賽場中央,興奮地說道:「現在我宣布,今天晚上的預選賽,2級武士特里克獲得了最後的。。。」

「等等!我不服!」一個聲如洪鐘,嗓音嘶啞地呼喊傳來,眾人循聲望去,卻見茫茫夜空下,一個高大的身影矗立著,他那淺灰色和白色的皮膚涇渭分明,一對長長的耳朵倔強地向兩邊延伸,那條肌肉發達的頎長手臂更是奇形怪狀,讓人看了不禁紛紛皺眉嘆息。

天吶,這個搗蛋鬼又想幹什麼了?

「我要和他比試比試!」雷歐拍拍胸膛,大吼道。

「你瘋啦?」半人馬叔叔泰迪驚呼道,心想,臭小子,給你點顏色,你倒開起染房來了!這不是自己往臉上抹泥嗎!

羅蘭也拉了拉雷歐的衣襟,悄聲說道:「白痴!你又打不過人家,剛剛還故意出言不遜地折損他,現在上去不正好給人家機會出一口惡氣嗎?」

「他媽的,老子看他那副娘娘腔像就不爽!!」雷歐甩開羅蘭的手臂,也不管眾人一個個瞠目結舌的反應,雙腳輕輕一踩,身體輕盈地在空中翻了個跟頭,從人們的頭上掠過,穩穩地站在了賽場中央。

「我不服,我要和你比比!」雷歐不卑不吭地說道。

短暫的寂靜。。。

「這是精靈武士的比賽,他不過是個半獸人,把他趕下去!」不知誰率先喊了一句,立時,咒罵聲如波濤翻滾般愈演愈烈。

「滾下去,半獸人!」

「這裡不歡迎你!」

。。。。。。

雷歐竟突然有種深深的孤立感,他從小就是個孤兒,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沒有見過,幼年時隨著一個窮苦的獸人大嬸生活,吃不飽,穿不暖,還時常被其他的小獸人們欺負毆打,久而久之,竟練就了一身鋼筋鐵骨的體格,因為右臂天生神力,加之敏捷的身手,雷歐成了有名的打架王,雖然在小獸人群里是身材最小的一個,卻是最厲害的孩子頭頭。

後來,一場瘟疫席捲了整個獸人村落,獸人大嬸不幸病故。小雷歐將她的遺體葬在青山綠水之間,祈禱著嬸嬸入土為安,在天國重獲新生,並在墳前整整哭了兩天,最後,小雷歐背上行囊,過起了顛沛流離的漂泊生活。

13歲那年,雷歐來到了迦藍村附近,正巧遇上大雪封山,又累又餓的雷歐終因體力不支,倒在了皚皚白雪之中。

後來他被村中的精靈長老哈萊克收留,從此過起了在精靈村中的平靜生活。剛開始確實不習慣,就如同剛到獸人村落一般,處處被人排擠,處處受人冷落。有時候,雷歐不明白,這些美麗的生物為什麼比獸人更窮凶極惡?想想自己在獸人村的時候,也就是一開始日子不好過,但慢慢的,就和獸人小夥伴們打成了一片。

可是,在精靈村中生活了快4年,雷歐沒有交到一個精靈朋友,除了哈萊克爺爺,幾乎沒有其他的精靈願意搭理他。還好體格強勁,拳頭夠硬,倒是沒幾個傢伙敢招惹他。

再後來,羅蘭神奇地出現了,他的境遇和自己有些雷同,兩人英雄相惜,慢慢地結成了患難與共的莫逆之交。

「大家請安靜!」特里克揮手讓人們停止了呼喊,然後又微笑著,擺出那張招牌似的面孔,神采奕奕地繼續說道:「武藝的領域不分種族,能者為上,這次的預選賽同樣也是為了挑出迦藍村最厲害的勇士,然後去首都奧特里維加參加3級武士的考核,為迦藍村贏得榮譽。因此,有能力的人都可以參加,請大家給這位勇士一個機會吧。」

全場寂靜了。。。

突然響起一個亢奮的喝彩聲,「仁慈的特里克!」

人群中頓時掌聲雷動,人們熱情地高呼著:「仁慈的特里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