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疾風拂面,將他身上黑袍掀動,獵獵作響。

如今,留給他的時間更少了!

……

秘境另外一地,某處深潭底部,一層靈光護罩張開,將那清澈冰冷的潭水阻隔在外。

三名修士身影,在護罩中若隱若現。

其中兩人圍繞著一隻圓鼎盤膝而坐,神色肅穆,不時揚手打出法訣,沒入圓鼎之中。此鼎約一人大小,表面之上,篆刻有無數紋理,其繁雜程度,即便是等閑煉器大師,目光看來也會感覺一陣眼花繚亂。

一股股莫名之力從中蕩漾開來,瀰漫虛無,抽取出一顆顆微毫光點,緩緩吸入。若莫語在此,定然可以看出,這圓鼎所抽取的,赫然便是混沌之氣!

錦袍青年負手在旁,皮囊生的俊秀非凡,一件奢華精緻錦袍,越發將其襯托的英武不凡。這青年,赫然是雲濤界中,莫語所見那百蠻宗少陽!此刻,他一雙眼眸,看向那人高圓鼎,眼眸深處,不時閃過熱切。

混沌之氣!

這般至寶,意味著什麼,他自然清楚,若能得到,他突破神將時,將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造化!僅是想想,便讓他心神中,湧出一陣激動。

但這,暫時來看,也僅是想想而已,除非他能完成老祖交付的任務,若有額外的混沌之氣,或許還能求來一些。

好在,這小羅天雖只是一衍生秘境,但混沌氣息卻出乎預料的濃郁,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能夠汲取到足夠多的混沌之氣。不過,也需要極好的運氣。

他正思索著,護罩外突然飛來一名黑袍修士,取出一塊令牌后,這才閃身進入,躬身道:「少陽少爺,出事了!」

此人在雲濤界中,也曾出現過。

少陽臉色一變,沉聲道:「發生了何事?」

「屬下奉命探測混沌氣息濃郁處,根據指引來到一座山巔,卻發現此處混沌之氣,已然盡數消散。原地,留有極為明顯的人為痕迹。」

「什麼?居然有人與我們一樣,在收取混沌之氣!」少陽驚怒開口。

身為老祖嫡傳血脈,更擁有不俗的天賦,他才能被選中,幫助老祖收取混沌之氣,此事若能完成,能否求得混沌之氣尚未可知,但至少,可以讓他更得老祖看重,提升在宗中的地位。可一旦失敗……結果如何,他已不願想象!

該死的!

該死的!

究竟是誰,在奪取他的混沌之氣,難道除了老祖之外,還有其他勢力派遣修士進入不成?念頭快速轉動著,少陽眼中,漸漸凶光流露!不管來者是誰,一定要剷除,否則絕難完成老祖交付的任務!

他轉身,看向圍鼎而坐的兩名修士,寒聲道:「先停一停,我們好好準備一番,引誘另外一撥修士過來,將他們全部殺死!」

其眼底,異色一閃而逝。

這些人身上,必然有混沌之氣存在,若將他們斬殺,收穫多少自然憑他開口,想來老祖對這方面的收穫,也會睜隻眼閉隻眼,不會過分深究。

嘿嘿,只希望這一撥修士,不會太傷人失望才好!

……

深峽之中,一條怒江奔騰流淌,氣勢驚人,掀起「轟隆隆」驚天巨響。

江畔,滔滔巨浪一側,莫語盤膝而坐,虛空中星辰陣法閃動,牽引周遭混沌氣息快速凝聚,化為一絲絲混沌之氣,落入到祭空玉瓶中。

先天水靈在空中飛舞著,圍繞著混沌之氣,臉上滿是親近喜悅,混沌的氣息,讓它感到無比的舒適溫暖。

莫語微笑看來一眼,隨即閉目,繼續修行。

一日後,他目光再度張開,這一處空間的混沌氣息,已然被抽取乾淨。莫語照例取走祭空玉瓶,揮手將那星辰之陣抹去,長身而起讓人先天水靈融入體內,便要離開。

####

【16號要參加朋友的婚禮,更新就只有這些了,到17號繼續更新,求紅票票~~~】 「嗯?」

輕咦一聲,莫語臉上露出訝色,感應中,一股奇異波動突然出現,這是……混沌的氣息!

他的眼眸,此刻驟然亮起。

如此濃郁的混沌氣息,尋常絕對不會出現,難道是有某種寶物問世?

蟻后曾寥寥提及數句,混沌之中,有極小的概率會誕生某些混沌至寶,它們伴混沌而生,是這天地間,最為頂尖的寶物,其珍貴,無法想象!

她當時臉上的表情,莫語從未見過,似乎蘊含著一些莫名的情緒,但那份讚歎,卻溢於言表。

小羅天只是一伴生秘境,常理而言,絕沒有孕育混沌至寶的可能,但萬事皆無絕對,而且這股氣息……若真能收穫一件混沌至寶,那份造化……

莫語心臟,突然大力跳動起來。

他深吸了口氣,腳下一步邁出,身影呼嘯而走。

小羅天秘境,面積可以比擬一座小型位面,若非擔心闖入未知的兇險之地,挪移前行對如今的莫語而言,橫穿其中不過只需片刻時間。但

哪怕只是飛行,全力趕路之下,速度也同樣極快。

一團團雲霧被飛行中帶起的強大氣息撕碎,地面上,座座起伏山巒極速掠過,那份感應中的混沌氣息,距離越來越近,莫語眼中期待愈濃。

但就在這時,下方一座雲霧繚繞山脈中,陡然傳來一聲低沉咆哮,如雷霆炸響,掀起滾滾聲浪,在虛無中急速傳遞。

強橫的氣息,瘋狂爆發,橫掃而過,竟讓此處空間,都顫抖起來。無聲之中,蒼穹之上道道裂紋浮現,山峰崩碎亂石穿空,轉眼便是毀滅景象!

莫語猛地停下,低頭看向那瘋狂翻滾起來的雲霧,神色凝重至極,眼眸中,隱有震動。

位面初開,孕育先天之靈,因天賦造化不同,自然強弱不等。他之前所遇先天水靈,便是性子溫和戰鬥力較弱一類,但眼前這一幕,顯然是某種強大先天之靈孕育而生,那份凶煞之勢,足可證明,此靈絕非善類!其氣息,更是強悍到,幾乎媲美神將的層次。在這秘境中,堪稱無敵!

小羅天中,強大先天之靈開始出現,修士橫行的時間,已然過去。日後行事,便要更多幾分謹慎小心,否則一個不慎,便有可能葬送了自己。

斂下念頭,莫語突然轉向,小心避讓開這一片山脈,繼續前行。

小半個時辰后,他身影來到一片寂靜湖面之上,此湖極大,幾可稱之為內海,表面之上詭異的沒有半點波紋,便似被某種無形之力所壓制。

那份濃郁的混沌氣息,便是從這湖底處,散發出來。

目光落在湖面之上,只是略一停頓,一股詭異的感覺,突然間湧上心頭,便似有極為不好的事情,就要發生。這感覺來的突兀毫無徵兆,卻讓莫語的面龐,在剎那間,徹底陰沉下去。沒有半點猶豫,他腳下重重一踏,便要不惜風險,直接挪移離開。

便在這時……

轟——

強大力量爆發,湖面被撕成粉碎,無數水珠在強大力量灌注下,化為穿山裂石的恐怖攻擊,激射向四面八方。無形的波動,剎那間覆蓋整片空間,將其禁錮,限制所有挪移之類神通。

「哼,感應倒是敏銳,但今日既然到了,便休想再或者離開!」陰冷獰笑中,四道身影自湖底走出,為首之人,正是那百蠻宗少陽。他目光落到半空中莫語身上,略微一怔,隨即狂笑道:「是你!居然是你!」

此人,已然認出了莫語,雖是在笑,但那一雙眼眸,卻冰冷沒有半分溫度。

黑袍修士嘴角微微抽搐,當初丟失了七環煙織草,不僅少爺對他大不如前,宗中更有罪責追究而下,讓他多年積攢的功勞大打折扣,眼看就能兌換到的某件宗中秘寶不翼而飛,他心中對莫語的怨恨,自是可想而知!如今再見,萬萬沒有再放過他的可能!

他上前一步,躬身道:「少爺,請讓我出手,殺了此人!」

少陽冷笑著點頭,「先毀了他的肉身,靈魂抽取出來,封入禁魂幡中,我要讓他在幡中痛苦掙扎千百年,一點點的磨滅意識后,永遠沉淪萬萬世也不得超脫!」

「是,少爺!」黑袍大漢豁然轉身,嘴角裂開獰笑,張開大手便要一掌拍下。

此人修為是神將,能夠進入小羅天,顯然是有某些手段,可以掩蓋真實修為,此刻一掌雖未爆發出全部實力,但擊殺所有神將階下,卻是不難。

空間,陡然泛起波紋,這是秘境承受力量,達到極限的表現!

形勢,已是千鈞一髮!

莫語突然動了,他手中,驀地出現了一塊令牌,銹跡斑斑如同生鐵鑄就,向前一掃剎那間靈光大盛,一道陰影突然間自這靈光中出現,引動無盡天地元力,呼嘯向其體內湧入,轉眼間便已凝實下來,有人之輪廓,卻無五官容貌,氣息之強橫,竟只比那黑袍大漢稍弱一籌。

唰——

陰影猛地衝出,迎向那拍落一掌。

浩陽宗內所得無名令牌,根據修士體內血脈,可召喚出陰影傀儡。

生死一線之時,莫語毫不猶豫動用此寶!

此刻,他臉色驀地蒼白,眉心處,傳來一陣刺痛,便似有某種東西,被從體內生生分割出去,但感應中,卻又察覺不到半點。況且此刻,他也根本來不及,多做思慮。

豁然轉身,浩蕩魔道氣息,自他體內瘋狂爆發,雙手揚起向前重重一拍,口中低吼,「魔月!」

嗡——

虛空震顫,一輪紫色魔月,驀地自虛無浮現,爆發出億萬紫芒,洞穿無盡空間。

「魔刀!」

紫芒下,莫語一襲黑袍,呈現紫黑之色,令他蒼白的面龐,陡然間多了無盡威嚴肅殺,其眉心處,隱約間似有幾道陰影微微扭動著,幾欲化為一道符文。

「斬!」

他單手揚起,向下重重劃!

唰——

一道刀影,自紫月中出現,瞬間劃過空間,將那股無形鎮壓,直接斬斷。

沒有任何猶豫,他一步邁出,直接挪移而走,轉眼消失無蹤!

少陽眼珠瞪大,看向他身影消失之地,似乎發現了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很快,他便回過神來,口中猛地咆哮,「快,追上他!」

聲音未落,他便要展開挪移,不惜犯險追殺。

因此莫語,有著讓他尊貴之軀,同樣冒生死大險的資格!

如果沒有看錯,他手中握著的,是一枚血召符令,憑此刻召喚出一條傀儡陰影,陰影實力強弱,完全依據修士自身血脈而定,血脈越高,則傀儡陰影!

這莫語身上,沒有明顯的血脈威壓氣息,卻能召喚出近乎媲美神將的傀儡陰影,此事便只有一個可能!

他體內流淌著的血脈極為微弱,不足以生成血脈威壓,而等階卻極高,所以才能召喚出,這般強橫的傀儡陰影。

其血脈等階,必然在神君之上,或許會是……王階!

少陽會對此事如此清楚,那是因為,百蠻宗老祖手中,便有一塊血召符令,更是可以憑藉此符令,召喚出一名實力媲美神君境的強大傀儡陰影,戰力滔天!少陽體內,便流淌有王階血脈,卻極為微弱,如果能奪取到莫語體內的王階血脈,加以吞噬煉化,便可讓他的血脈變得濃郁,甚至有可能產生變異,獲得莫語血脈中的能力,進而得到更大的成長潛力!

僅憑這一點,便足以讓他不惜代價追殺,更何況,莫語方才所爆發出的魔道氣息……那份威壓,甚至讓少陽體內的神王血脈,都在畏懼顫抖!

他無法想象,究竟是怎樣的力量,才會有如此可怕的威懾,卻可以肯定,它必然在神王階以上。這莫語體內,可能有著難以想象的天大造化!

絕不能讓他逃掉!

身旁兩人,同時爆發出強橫氣息,但此刻不等三人挪移,那傀儡陰影突然發出一聲尖叫,身體轟然炸開,恐怖衝擊力量,剎那間橫掃虛空,將百蠻宗三人齊齊攔下。

直到數息后,這股恐怖自爆餘波,方才緩緩削弱下去。

少陽面前兩人退開,露出他陰沉的臉色,目光兇惡似要吃人,厲聲道:「王俊!」

「少爺請稍後!」左側修士躬身行禮,他狹長眸子閉合,略顯蒼白面龐一片肅穆,五指快速掐動起來,片刻后他睜開眼眸,道:「找到了……」

他欲言又止,臉上一陣陰晴不定。

少陽眉頭一皺,「有何不妥?」

「少爺,我以先天術數推算,此番若是追殺,竟是雲霧繚繞隱現大凶之兆,您看?」

「竟有此事?」少陽臉色微變,王俊師從宗中一位擅長術數推演強者,是其座下得意門生,他的推演,自然無人膽敢輕視。但就這樣放棄,實在是不甘!

他目光一掃身邊三人,沉聲道:「老祖多番謀划,才暗中送你我進入小羅天,汲取混沌之氣,以備大用!但有此人橫插一手,你我只怕難以完成老祖交代的任務,到時必定要承受雷霆怒火!」

果然,包括王俊在內,三人臉色大變。

黑袍大漢突然獰笑一聲,「你我三人聯手,在這小羅天內,已是立於不敗之地,莫非還會怕了這區區神境小輩不成?」

「沒錯,一定要殺了他!」另一修士森然開口。

王俊猶豫一下,還是重重點頭,「屬下在前帶路!」

唰——

他身影呼嘯飛出。

少陽眼底厲色閃涌,一步邁出跟上,心頭瘋狂咆哮,「看你往哪裡逃!」 唰——

莫語一步自虛無邁出,面沉如水,眼眸冰寒無溫,他目光一掃,沒有任何猶豫催動修為,身影呼嘯飛出。

動用無名令牌事小,最後他為突破空間封鎖,動用了萬魔之初的力量,一旦被宣揚出去,事情才是不妙。

但如今,他卻已顧及不到太多,若不逃,便只有死路一條。

百蠻宗,此次若他不死,日後定要將今日之事,加倍償還!

莫語胸膛間殺機縱橫,但就在這時,他臉色突然一變,豁然轉身看向身後,被那無形兇險氣息一激,眉心處一陣輕輕跳動。

居然沒有擺脫!

驚怒之餘,他念頭急速轉動,突然猛地咬牙,邁出一步繼續展開挪移。初成秘境中,多有險惡恐怖之地,這般連續挪移的舉動,無疑冒了極大的風險,一旦闖入,便有可能落入絕境。

但若不挪移,被追趕上來,同樣必死無疑!

如此,莫語已沒得選擇。

唰——

他身影自秘境另外一處空間邁出,埋頭繼續向前飛去,但究竟能否擺脫掉百蠻宗修士的追殺,心底卻沒有半分把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