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是……元磁大-法,大成境界!」

「不是單純的元磁大-法,她釋放的元磁力場,呈土黃-色,還夾雜著清晰的岩石紋理,分明是在元磁大-法中,融入了大地奧義!」

「天哪,又是雙奧義!江心月精通火之奧義與死之奧義,江上雪也不遑多讓,居然除了火之奧義,還領悟了大地奧義,這下好看了!」

擂台上,雙方陷入僵持。

江上雪以火之奧義催動烈陽神功,大地奧義催動元磁大-法,聯合兩門地階中品功法,對抗江心月的鬼火奇功,一時間難分勝負。

柳眉微微上揚,江心月平靜開口:「你能抵抗到這種程度,值得自豪,可惜,你的大地奧義不過小成境界,無法與火之奧義充分融合,兩門地階中品功法,勉強拼湊起來,又豈能擋得住我的鬼火奇功,就到此為止吧,下一招,終結你!第三地獄——鬼咬!」

江心月驀地握緊拳頭,鬼火骷髏隨之張開喉嚨,上下顎一動,奮力咬了下去。

嘭!

一聲真氣爆鳴,震耳欲聾。

江上雪的元磁力場,竟然被那鬼火骷髏咬破,真氣迅速外泄,激起強烈的風暴。

「桀桀桀桀……」

鬼火骷髏發出恐怖的獰笑,咔嚓咔嚓,不停的啃噬元磁力場,轉眼間便將之啃得破爛不堪,岌岌可危。

「這招第三地獄,竟然有吞噬對手真氣的威能,江上雪恐怕要輸了。」一名天組武者,驚呼出聲。

「那倒不見得,」江上雲望著擂台,神色淡然,「我姐精通的奧義,可不止火與大地這兩種。」

話音未落,擂台上陡然響起少女的嬌叱,如同一聲驚雷,震撼人心。

「乘風逍遙訣,平地起天罡!」

一股青色風之奧義,自江上雪腳下,拔地而起,融合真氣,化作呼嘯的龍捲風柱,與烈陽火柱、元磁力場聯合起來,阻止鬼火骷髏逼近。

「這怎麼可能!江上雪還兼修乘風逍遙訣,並且連風之奧義也領悟到了小成境界,簡直太瘋狂了!」

「仔細想想,其實這也在情理之中。別忘了,江上雪可是擁有火、土、風三系聖品根骨,她覺醒這三系奧義,比普通武者容易百倍,修鍊這三系功法,同樣奇快無比,這就是天賦的優勢。」

火、土、風三系奧義合一,烈陽神功、元磁大-法、乘風逍遙訣三大地階中品功法聯合催動,威力之強橫,無法形容。

江心月不由得變了臉色,鬼火奇功催動到了極致,卻是無法破開對手三位一體的防禦體系。

「你囂張了那麼久,現在也該輪到我反擊了。」

江上雪深吸一口氣,旋即隔空拍出一記元磁大手印,融合三系奧義,三系真氣,恍若巨靈神掌從天而降,罩住江心月。

江心月見狀臉色大變,慌忙閃身飛退,同時召回「第三地獄」,向天一指,鬼火骷髏迎向元磁大手印。

轟!

江上雪手掌一翻,大手印握住鬼火骷髏,陡然發力,將之生生捏爆,無窮鬼火自手指縫間噴射出來,恍若漫天碧綠流螢,旋即重新聚集成三張鬼面具,飛回江心月身邊。

噗!

遭此重創,江心月禁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俏臉瞬間變得蒼白。

場外觀眾,鴉雀無聲,唯有粗重的呼吸在回蕩,加重擂台上的緊張氣氛。

「爹!這下麻煩了,心月到底還是輸給江上雪……」貴賓席上,江千帆坐立不安。

妹妹輸給江上雪,那就意味著江上雪將會成為他決賽中的對手,哪怕他再自信,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面對江上雪,毫無勝算可言。

「千帆,冷靜。」江東流凝視擂台上吐血不止的女兒,眼中充滿期待,「先贏不算贏,心月是吃了點虧,不過,江上雪已經出盡全力,心月卻還有一張底牌尚未動用,勝負現在言之尚早,你且等著看吧。」

擂台上,江心月手持一方雪白絹帕,認真擦拭著嘴角血漬,垂首呢喃。

「江上雪,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哦?我犯了什麼錯誤,願聞其詳。」江上雪淡然反問。

與此同時,她心頭興起一種極為不妙的預感,暗自提聚真氣,嚴陣以待。

「你錯就錯在不甘服輸,垂死掙扎。」吐出冰冷的聲音,江心月緩緩抬起螓首,沖江上雪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

江上雪的目光,觸及她的眉心,心臟頓時狠狠抽搐了一下。

從方才激發死之奧義之際,江心月的眉心,便呈現出一抹艷紅,彷彿滲出血來。

如今,那一抹艷紅越發清晰,呈現出精美的紋理,恍若一朵血色曼珠沙華在她眉心綻放。

「熱身完畢,接下來這一劍,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恐怖!」

比武至今,江心月只以鬼火奇功作戰,卻未曾動用過靈劍宗賴以成名的劍術,現在,她終於要出劍了。

「那一招,終於要來了。」場邊觀戰的江上雲,目光灼熱,喃喃低語:「白骨……秘劍。」

比武現場,數千觀眾,只有他真正了解江心月的底細。

只有他知道,江心月接下來那一劍有多恐怖。

那不只是劍術,還蘊含了一門神通。。

… 86_86689「江心月,擁有火系和死亡雙重極品根骨,前世,她被稱之為『鬼火仙子』。」江上雲心中暗道。

然而,今世的江心月,尚未創下「鬼火仙子」這一名號,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底細,比如,她為何擁有世所罕見的死系極品根骨?

這個秘密,此時此刻,唯有身為重生者的江上雲清楚。

江心月的火系極品根骨,來自江家先祖炎帝傳承,雖然比較少見,但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畢竟比江上雪的火系聖品根骨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然而江家祖祖輩輩沒人領悟過「死之奧義」,江心月的死之血脈,並非來自遺傳,而是源於一次奇遇。

「江心月,十四歲加入靈劍宗,其後不久,於一次冒險途中,機緣巧合之下採到一朵天階極品奇葩「血色彼岸花」,吞服之後昏睡了七天七夜,蘇醒后發生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不但憑空獲得極品死靈系根骨,還覺醒了死之奧義,識海之門亦受藥力衝擊,變得比尋常人更為薄弱,甚至可以將一絲細微的神念,自識海中滲透出來,進入神念出竅狀態。」

回想江心月的奇遇,江上雲都禁不住有些羨慕。

「江心月的武學修為,不過辟海後期,而她的神念修為,卻已然半隻腳跨進武尊境界,當她開始凝聚神念,眉心便會泛起一枚淡淡的紅色印記,凝神時間越久,印記越清晰,最終變成一朵鮮紅欲滴栩栩如生的曼珠沙華圖案,意味著她神念已經積蓄到了極限,接下來,她便能夠以辟海期修為,釋放一次死亡系神通攻擊,名曰『白骨秘劍』。」

這樣的攻擊,一天僅此一次,且要經過漫長的準備,但是這一擊的威力……絕對恐怖!

正因為有這張底牌,江心月雖然綜合實力不如江上雪,但到了拚死一搏的時候,其爆發力甚至還要勝過後者。

前世,正是通過姐姐與江心月這一戰,江上雲才得知江心月的秘密。

當時的情景,與今世一模一樣。

一開始,江心月以「鬼火奇功」佔據上風。

其後不久,江上雪以三系奧義配合三系功法反擊,奪回優勢,打得江心月沒有還手之力。

就在他認為姐姐勝券在握的時候,江心月,眉心盛開血色彼岸花,撐到神念積蓄完畢,放出那道恐怖的「白骨秘劍」,導致姐姐神魂受創,幸而最後拚命一擊,將同樣強弩之末的江心月擊倒。

十秒過後,兩個人都沒能站起來。

前世那場決戰,最終以平局收場。

今生,江上雲牢記前世教訓,戰前特地將封靈玉墜借給姐姐,貼身佩戴,就是要藉助封靈玉抵抗神魂攻擊的特殊屬性,削弱白骨秘劍的傷害。

不過,封靈玉究竟能起到多大效果?他也是心裡沒底。

目光緊盯擂台,攥緊的拳頭裡滿是汗水,一片冰涼。

就在這一片令人窒息的氣氛里,江心月,緩緩刺出一劍。

場外觀眾席上,人們面面相覷,眼中流露出費解之色。

江心月這一劍,說好聽點兒,叫做「不帶煙火氣息」,說的直白一點,那就是平淡無奇,並不具備「殺手鐧」應有的氣勢。

「如此平凡的一劍,如何能夠反敗為勝?」

人們心中不由興起疑問。

除了江上雲,場外唯有薛天行和江鐵城等極少數修為達到靈體後期、已經觸摸到武尊門檻的武道宗師,覺察到江心月這平淡一劍之中,蘊含的神秘力量,眼中不由得流露出訝異之色。

同一時間,被江心月神念鎖定的江上雪,眼中卻是看到一副迥然不同的景象——

陽光消失,天地變色,無窮黑暗籠罩下來。

江上雪茫然環顧,卻不見了擂台,亦不見場外觀眾,目光所及,一片黑暗,腳下也是無邊無際的血海。

驚駭之下,她縱身飛躍,想擺脫眼前的幻覺,然而雙腿卻被血海牢牢吸住,絲毫動彈不得。

嘩啦!

血海深處,傳來濤聲。

一支白骨嶙峋的手臂,衝出血海,食指如劍,直刺過來。

江上雪見此情景,頓時屏住呼吸。

巨大的恐懼,如同無形枷鎖,禁錮她的神魂,使她失去對身體的掌控,無法躲閃那隻白骨之手。

「雙腿無法移動,好在我的雙手還能發力,怎能坐以待斃!」江上雪暗咬銀牙,鳳眸中寫滿不屈的鬥志。

火、土、風三系奧義全部激發到了極致,紅、黃、青三色劍勢環繞周身,熊熊燃燒。

烈陽神功、元磁大-法、乘風逍遙訣亦聯合發動,渾身真氣灌注於龍紋劍上,雙手握劍,奮力揮了出去——

「火鳳燎原!」

劍氣化作一頭鳳凰,展開雙翼,威風凜凜,沖向血海。

轟!

劍氣鳳凰撞擊白骨之手,發生恐怖爆鳴,血海激蕩,赤浪滔天。

下一瞬,白骨之手被那鳳凰震碎,只剩一根指骨,依舊堅挺,硬是洞穿鳳凰頭顱,刺向江上雪。

「來了!」

台下觀戰的江上雲,眼中驟然閃出一抹幽藍光澤,開啟二十倍神念加速,視野中,呈現出一副模糊的圖景:血海洶湧,白骨碎裂,鳳凰折翼悲鳴……

神念加速達到二十倍,他的視覺大幅進化,能夠以一雙肉眼,隱約看見江心月以神念締造的「血海地獄」,這,便近乎於傳說中能夠看見鬼魅的「陰陽眼」了。

此刻,他的目光緊盯著那截刺向姐姐的指骨,那是江心月最後的殺招。

前世,姐姐便被那一指刺中眉心,傷了神魂,足足昏睡兩天方蘇醒過來,卻也落下後遺症,思慮過度便會劇烈頭痛,導致她日後遲遲無法邁入武尊境界。

今世,他為姐姐準備了抵抗神魂攻擊的寶物,封靈玉墜,能幫姐姐減輕多少傷害?

這時,江上雪胸口突然散發出一蓬柔和的光芒,將那白骨指劍定在空中,掙扎不已。

江上雲見狀心頭鬆了口氣,「封靈玉,果然有效。」

「可惡,給我破開!」

白骨秘劍受到阻礙,江心月萬分不甘,眉心血色曼珠沙華光芒四射,拚命催發神念之力,推動那一截白骨指劍,突破封靈結界,刺向江上雪。

「邪魔外道,給我退散!」

轟!

江上雪一聲怒喝,腦後驀地浮現大日金輪,顯化龍象之姿。

萬斤神力灌注於一拳,狠狠轟在那截白骨指劍上面。

神龍咆哮,聖象長鳴,白骨指劍,赫然被她一拳擊碎。。

… 86_86689噗!

江心月噴出一口鮮血,嬌軀委頓於地,眼中滿是不甘。

她萬沒想到,江上雪,除了烈陽神功、元磁大-法和乘風逍遙訣,竟還修鍊了一門煉體功法,而且這門功法隱含邪魔的神力,恰是白骨秘劍這類魔道神通的剋星。

場外觀眾,大多隻看見江上雪遙擊一拳,隨即,江心月應聲倒地,對那些驚心動魄的神魂交鋒,卻是一無所知。

唯有江上雲,在二十倍神念加速下,目睹了姐姐一拳轟碎白骨指劍,最終毫髮無傷,完勝江心月。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江上雲嘴角浮起微笑,暗嘆百密一疏,自己千算萬算,唯獨忘了姐姐今非昔比,煉就龍象伏魔功第一卷,比起前世,平添萬斤之力。

「對於姐姐和江心月這樣的辟海後期高手,平常而言,萬斤力量不算什麼,但是到了燈枯油盡的關頭,突然爆發出來,卻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致勝因素,假使沒有這萬斤力道,姐姐縱然能夠戰勝江心月,也是兩敗俱傷,遠不象此刻這般,勝得瀟洒從容。」

這時,裁判長老高聲宣布:「天組最終戰,獲勝者,江上雪!恭喜江上雪,率先殺入決賽!」

話音方落,場外掌聲雷動。雖然最後那一招交鋒,多數人看不大明白,但依舊不影響這場對決的精彩。

貴賓席上,江鐵城夫婦長出一口氣,滿臉喜色。

江東流卻是臉色鐵青,搖頭嘆氣。旋即,將目光投向地組擂台。

女兒沒能闖入決賽,現在,他只能將全部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

場邊觀眾,還在熱烈討論剛結束的那場激戰。

「江家兩位天才少女,到底還是江上雪技高一籌。」

「是啊,有道是邪不壓正,那江心月雖然厲害,可她修鍊的功法鬼氣森森,看著可不像名門正派傳承,相比之下,江上雪的招式大氣磅礴,自有一股浩然正氣,沛莫能御,壓制江心月的邪道功法亦在情理之中。」

「不錯,今日江家這場『雪月之戰』,可以用一句話總結,便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