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所以,血媚宮宮主所說的,基本屬實,蕭北也是清楚。

而現在,血媚宮宮主之所以知道自己與姜家有著關係,是因為她用著血媚**同源的關係,搜尋了雲柔的記憶得知,蕭北也是清楚了……「原來,道友你是這麼知曉的,不過,不知道,姜家的事情……」

「姜家,難道,蕭北道友……啊,我想起來了…….果然是姜家,果然是姜家……」

雲柔,這個時候聽到蕭北提到姜家之後小聲的說了一聲。

「認識一下吧,蕭北道友,說實話,很少有人能夠知道我的名字……不過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顯然不能以一個普通的二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來論斷……本宮,叫凌萍萱。」

血媚宮的宮主,到了蕭北的近前之後,對著蕭北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蕭北道友,我知道,你可能對我們血媚宮,還存有一定的芥蒂,不過我相信,我血媚宮費盡心力得到的關於姜家的信息,會讓你對我們血媚宮,產生一些好感。」

抖手,凌萍萱的武氣震蕩,震蕩之中,一股武氣直直的將在那之前其所在的地方所有的一個紙張拿了過來。

隨後,凌萍萱,這個血媚宮的宮主,將這個紙張交給了蕭北。

蕭北直視著凌萍萱,接過紙張之後,蕭北,看了起來。

那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跡,並且用上了一些固化規則,使得紙張能夠儲存更多的資料信息。

不得不說,那上面的內容,讓蕭北的內心,一震……這紙張上面,的確都是姜家的信息,並且,還是姜家的極其隱秘的信息

清清楚楚的羅列了一些蕭北費盡心機想要得到的姜家的信息,比如姜家的強者有哪些,那些強者的修為境界等等,姜家的姜府情況,和姜家交好的勢力的事情等等,詳盡之極的姜家的信息,這紙張上面,全部都是寫上……並且,還有一個讓蕭北有些始料未及的信息…..傳聞之中,姜家和現在的那第二人,那個怕蕭北的潛質太過於無敵奪到第二人之位,在五郡怨嶺之地就是想要擊殺蕭北,現在被稱為第二人的強悍存在之間的關係,很是有些微妙。

「蕭北道友,這,只是一份我們賠罪的小禮物,還有一份大禮物,要給你……雖然,這份大禮物,蕭北道友你可能不怎麼太願意要,但不論如何,這份大禮物,都是給你了。」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說著,手中出現了一個令牌。

「這是血媚令,持有這枚血媚令,蕭北道友,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指使血媚宮的門下,如我親臨。」

說著,血媚宮的宮主凌萍萱,將這個顏色同樣是很艷,赤紅之色的血媚令,遞向了蕭北

雲柔,在血媚宮宮主凌萍萱拿出了血媚令的時候,本來思索的臉色之中出現了震驚之色

「既然凌道友和九天之中許多的勢力領一樣,都是知曉了我與第二人之間不是很友好的關係,如此的拉攏結盟,卻是也和許多已然稍稍的偏遠一些我的勢力不同了,難道凌道友就不怕嗎?」

蕭北沒有接血媚令,而是雙目如電一般的盯著凌萍萱。

「怕……不過我更相信,蕭北道友,可以成為第二人。」

凌萍萱對著蕭北一笑,說道,「哪怕只是為了姜家的她,你的執念。」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四百一十一章吶喊,我蕭北,要成為第二人!

凌萍萱,血媚宮宮主,那一方有別於像是雲柔這樣血媚宮一般弟子的銀白sè面紗之下,極其雍容華貴並且可以說極盡有著嫵媚uo的臉頰之上,那1ù出來帶著盈盈如水並且有神眸子,直視著蕭北,如此的說道。WWw.YZUU

一句「蕭北你可以成為第二人,哪怕只是為了姜家的她,你心中的執念」……讓蕭北的心神猛動。

一個人,有信念,有信仰,便是有道心。

有道心,才是可以在武道一途之上,走的更遠

沒有道心,沒有那堅毅的心,想要在武道一途上面,行進的更遠,無異於痴人說夢

一個生命,一個存在,想要在眾多同樣的存在之中脫穎出來,便是需要有道心的支撐之下,在武道一途上面,走的更遠

越是遠,才越是可以越是稱之為脫穎

而不管是哪個武道修士,都是有道心支撐之下才是踏上武道一途的漫漫長路。

可是,每個人固守的不一樣,所以,這樣導致了道心不同,這和每個武道修士或者是妖獸修者,或者是其餘生命存在修習武道之中的規則般的道不同,這是一種心裏面所想的最終本質的東西。

而道心,有的時候,也是會變。

所以,才會有一念成正一念成邪的話語。

但不管如何,沒有道心,沒有信仰,不可能在武道一途上面繼續的修鍊

哪怕之時最單純的道心,那想要強大,無與倫比的強大,哪怕是想要求的長生,求的壽元無限制的隨著增多,哪怕是……

而蕭北的道心,毫無疑問,則是…..抱著世俗之心,以平凡人心態,望及絕世的強悍力量,成就非凡道業,保護自己所需要保護的人

很龐雜,但是,歸根究底,化為了一句話……我念,便是我的道心

蕭北所想的,便是蕭北的道心

這樣的道心,直奔實質,牢不可破

姜媛,便是現在蕭北所想,來九天所要找尋的……所以,當血媚宮的宮主,現在正在蕭北面前的凌萍萱,說了這些話的時候,蕭北才是會心神猛動。

事實上,蕭北,從來,無懼任何

沒有怕過任何險阻

武道一途,要面對很多艱難險阻般的高峰,堅毅者,執念者,從來不會退縮

無懼

入九天,擊殺鷹長空,北水城之中截取元晶脈,收布滿陳寒意識靈魂的殘界,惹下仲奎,隨後擊殺湯家埋伏之人,席捲湯家丹藥鋪,去往五郡怨嶺,擊殺湯立,擊殺仲奎,擊殺烏延……與第二人分身jī戰……月擇之地,戰涅槃者級別存在之中也是極其強悍的月獸月羌……一樁樁,一件件,無懼事情,數不勝數

而無疑,這些事情,全部,都是在蕭北的執念之下,才是會出現並且成功的

而之所以說蕭北聽到了面前的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如此話語心神動,並不是說,蕭北現在才找到方向,只不過,是蕭北的道心,再一次被堅毅一次

如同烙印,再次的深深鐫刻著

一層又一層,不過不是枷鎖,而是固壘

蕭北的眼神,在這之中,當然也是變得越的清明

「第二人……是啊,取代現在的第二人,成功的成為第二人,一切,都是必須要做的執念下的事情。」

蕭北,平靜的嘴角上面,掛上了一個微笑。

而這句話,雖然很平淡,但是,話語語意之下的志氣,很狂。【葉*子】【悠*悠】

不是一般的狂。

雖然,蕭北是一個在剛進入九天的時候,在九天的五明山氣池之中被淬鍊了身體七天,打破了現在所在的羅元城所屬北郡郡主張流風的六天記錄,成為了潛質第一,而且,通過一系列的事情,蕭北成功的成為了用事實證明自己就是潛質第一,在諾大個自成一界的九天之中,都是沒有任何武道修士,任何妖獸修者,可以達到蕭北的潛質程度,可,這句話也是顯得很狂。

只因為,現在的第二人強悍存在,哪怕僅僅是一個分身,也是可以達到涅槃者級別的存在很深層次的強者。

可以想象,第二人強悍存在的本身……那傳聞之中被限制了,如那月獸月羌一般被限制了不能夠隨意移動的本身,其實力,只會強大的乎想象

而蕭北,現在,只不過是二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

這樣的二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比之於第二人強悍存在的分身實力,也是要差上了太多……而比之於第二人強悍存在傳聞之中被禁錮著的本身,那可謂之的本尊,更是差上了太多太多。

不過,修鍊修鍊,就是為了變強……取代第二人強悍存在,也是變強之後才會生。

「我很狂吧……」

蕭北,微笑之中,自語著。

可,話語如此,蕭北的雙眸,蕭北身上沒有迸但是蒼勁的氣勢……蕭北,無懼之下的蕭北,為之奮鬥的堅毅之心,無法阻攔之意,澎湃

勢在必得

「初入九天,三階窺境境界,五年後,二階碎境境界,用五年的時間,完成了別的武道修士或者是妖獸修者亦或者是其他的修鍊者,哪怕是幾百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修鍊過程……蕭北,你不狂,你有這個潛質,而且,耗費的時間,也不會太多,我相信。」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銀白sè的面紗之後的媚uo面容,櫻春輕啟之後如此的說道。

「什麼?二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蕭北,你……這種修為境界實力了?」雲柔,在一旁聽著自己所屬於的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如此之說的時候,整個人馬上就是面紗後面的臉sè一片震驚

雖然雲柔對於第二人強悍存在的事情知曉的不是很多,只是知道蕭北在幾年前的時候於五郡怨嶺之處,和很多的大勢力武道修士一道,與第二人的強悍存在生了事端,事後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最後紫闖帶著一眾武道修士去往神秘一族…..可雲柔,至少聽得到修為境界的劃分

在之前,雲柔和蕭北共同攀登天塹的時候,蕭北的修為境界,雲柔以為很低,後來,雲柔知曉,蕭北那個時候便是已然為三階窺境境界……現在,五年已過,從旁邊自己所屬於的血媚宮宮主的口中,聽到蕭北居然成長為了一名二階碎境境界的武道修士,雲柔,當然會震驚

蕭北看了看雲柔震驚的臉sè,點了點頭。

「雲柔,這是剛剛得到的蕭北道友的消息,非但如此,蕭北道友還在仲家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之中,一炷香的時間之內,取得了讓人難以想象的機緣,呵呵……蕭北道友,還得是恭喜你啊,不過,你雖然有資格成為第二人,但是,也不用現在就是擺架子,不接受血媚令吧。」

說著,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將手上的血媚令,給了另外一隻手拉過來臉上震驚神sè還是能夠透過面紗看出來的雲柔的手上。

「雲柔,看來,這血媚令,只能是你給蕭*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北道友,蕭北道友才是會要了……」

凌萍萱,血媚宮宮主,她的話語,再度的充滿了曖昧與調侃。

雲柔唯唯諾諾一般的沒有出聲。

蕭北臉sè未變之下,看著血媚宮宮主,搖了搖頭,「有血媚令,沒有血媚令,如果凌道友想要做或者不做,都是沒有任何差別的,一個形式而已。」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一愣,隨後一笑,「的確,倒是我太拘泥於形式了……蕭北道友,不知道,你想不想聽一聽,關於那源珠,第二人強悍存在,以及第二人資格的人,還有什麼是評定第二人的標準,以及,成為第二人的好處……這些秘辛,不知道,蕭北道友你,有沒有興趣聽。」

蕭北一笑,「當然有,這應該是凌道友的補償,既然我已經看了你關於姜家的秘辛,那麼,毫無疑問,我也想知道這些秘辛……

……

……

「宮主,蕭北他……真的達到了二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的修為境界了?而且,那姜家有著……哦,還有第二人與蕭北的對敵關係是不是真的無法排解?」

蕭北的身影消失於殿堂之中的時候,雲柔看著那扇關閉的門之外的位置,想象著剛才蕭北的身影未遠去之前的時候,對著血媚宮宮主凌萍萱說道。

「這些消息都是真的……說實話,蕭北這個人,潛質實在是太無敵了,你應該知道血媚令的強悍,而且我們血媚宮的真正底牌到底是如何,如果不是蕭北潛質太無敵,絕對的有資格成就無上道業,我怎麼可能把血媚令拿出來給他,要知道,血媚宮的老祖可都是能夠用血媚令調動的……」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對著雲柔道,然後,血媚宮宮主道,「雲柔,對不起,我搜尋了你的記憶,不過,你要知道,雖然我帶有利益xìng,可是我不是想要傷害蕭北……」

雲柔沒有說話。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一嘆,「你對著蕭北,掀了面紗,我也知道了……而我們血媚宮的女子,一旦對一個男子掀了面紗,那麼,說明了一件事情,你愛上了那個男子…..你此生,在武道之上,血媚**之上,會有一個破綻,那個破綻,便是你所愛的人,你所為其掀開面紗的男子,蕭北。」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四百一十二章思索一切剛剛所知!

第四百一十二章思索一切剛剛所知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最後的話語說出來的事後,雲柔潔白如雪面紗後面的臉sè,當即就是煞白了一分。

「宮主,我……」

雲柔開口,剛想講話,不過,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卻是擺了擺手,「你血媚**還沒有成,不要說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就是極境境界修為境界都是沒有到,只是一名七階窺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按照本enen規來說的話,你血媚**沒有成的時候就是心生破綻,對蕭北動了愛,這本身,就是犯了en規……」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直視著雲柔說道,不過,話語之中,雖然說的事情是雲柔犯了en規,可卻沒有一絲的責怪之意,「不過,雲柔,蕭北是有權利得到血媚令的人,所以,我可以赦你無罪,畢竟,哪怕不是蕭北,是別的人,我也不會治你的罪,只因為,我已然說了,血媚宮宮主之位,我會傳給你,你會成為宮主,哪怕是更大的罪都不會懲罰到作為血媚宮宮主的你身上,又豈會因為這些而改變……」

「宮主,可是我師傅還有師祖……」

雲柔聽到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再度提及了這個話題,要將宮主之位傳給自己,馬上就是想起了師傅與師祖,想要再度的對著凌萍萱規勸。

「雲柔,你的潛質,雖然說照著蕭北肯定要差,不過,你的體質血脈很特殊,很適合血媚**,這才是我選你當血媚宮下任宮主的原因,你就是有一點不好,ing子太弱,做事猶猶豫豫……記住,親和,仁慈,是優點,但是,也是累贅我想,如果當初不是因為你周月師妹的事情,你也不會爆發出來你的情感,從而將面紗摘了下來讓蕭北看到了你的真面目,並且,才沒有壓制你的情感,在每次見到甚至是想起蕭北的時候情緒bo動才是如此之大吧。」

血媚宮宮主凌萍萱,這個時候直接的點出來了當時情勢之下雲柔對著蕭北掀開了面紗的心情。

並且,提到了周月。

「周月與蕭北……周家與蕭家的事情……先不說這個了,雲柔,既然你在現在的這個境界的時候,血媚**已然是有了唯一的破綻,那麼我告訴你,你的一生,都將是背負這個破綻…..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能夠暫時的壓制這個破綻,你可選擇?」

說完,血媚宮宮主凌萍萱,再度直視著雲柔的眼神,等著雲柔的回答,看著雲柔沒有回答,凌萍萱再次道,「暫時壓制住,還是……你可以選擇一個。」

「不,宮主,我不想要壓制它,正如你說的,既然爆發,便是爆發了吧,我掀開了面紗,便是掀開了,不過請宮主放心,我會以血媚宮的利益作為優先,不會在以後,涉及到自己的時候,做出自si的事情。」

雲柔,對著血媚宮宮主凌萍萱說道。

而凌萍萱,這個時候卻是嘴角浮現了笑意,「雲柔,我很高興,你選擇了面對,而不是躲避,好,好……」

……

……

停住身子,已然是除了浮宮建築群圈子之外的蕭北如此之做,半響后,苦笑著的蕭北,將懸浮在半空之中的身子轉了一下。

目光,也是再度的投she到浮宮建築群之中那血媚宮的位置上。

看著那血媚宮,蕭北嘴角的苦笑更甚,「原來,掀開面紗,血媚宮之中,卻是有著那樣的寓意……當時,雲柔和我在從天塹到了九天的時候,雲柔,卻是在那甬道之中,掀開了面紗……」

又過去了半響,蕭北收斂神sè,身子,也是再度的飛移,當然,在這之中,蕭北對著那稍遠一些邊緣位置,又是睜開了眼睛正對著蕭北lu出笑意的杏黃sè袍子中年武道修士,同樣的望了望,笑了笑。

隨後,蕭北的雙眸在飛移之中,又是隨著頭部的地下,掃視了一下身子下面的,浮宮範圍之內下面的羅元城禁地,那如同反著黑sèbolng一般的黑黝黝溝壑裂縫,雙眸微微一凝之中,蕭北整個人,飛移完畢,落到了溝壑裂縫的邊緣地表上。

「此番,那血媚宮宮主凌萍萱所做的事情,倒是不得不說,讓我對血媚宮,少了些許的敵意,畢竟,她所做的無論是搜集的姜家的這些隱秘的信息,還是那告訴我的很多秘辛,都是很有用,而這些,相信目前為止我認識的人之中,比她了解的還要深的幾乎是沒有了……」

搖了搖頭,蕭北轉身,奔著城池中央的爭鬥台而去。

那裡,蕭北已然是與著絡雪痕約好了,在那裡見面。

而蕭北也是相信,這幾天,絡雪痕與絡恆,在這羅元城之中,肯定也是買到了足夠的y草之類的所需等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