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說
言情小說

徐剛和孫成一直都是呆在天武宗這邊安排的住處,不是他們不想出去,因為老是遇到熟人,所以他們根本就是鬱悶的不行。

這一次他們出去也是害怕遇到熟人,要是真的遇到熟人的話,到時候他們這戰績難以啟齒啊。 為什麼這一次徐剛如此的重視 … Continue reading 徐剛和孫成一直都是呆在天武宗這邊安排的住處,不是他們不想出去,因為老是遇到熟人,所以他們根本就是鬱悶的不行。
Read More
言情小說

“這裏竟然有人在偷我的馬?這可是着實新鮮,你說的可是真的嗎?”歐雲面露喜色。那顆頭上下飄動道:“是的,就在前面雜院旁邊的馬廄,有人正在偷你今日所乘的那匹寶駒。”歐雲眼裏放光,對着那頭說:“噓,咱們先低聲說話!你悄悄帶我過去看看,不要驚擾了賊人,我也看看這馬是如何被盜的。”那顆頭覺得公子的言行好生奇怪,自己的馬兒就要沒了還一點兒不驚不慌,但是他心裏卻篤定這位大公子是個大大好人,更是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能人,也就聽從歐雲的指示,把他往那雜院馬廄指引。歐雲一看那顆頭說的方向,立刻使出雲中步,先是向空中一躍,左右採風之後,一個箭步就往馬廄飛去,在飛之前只一伸手把那顆頭拉了過來,抱在懷裏說:“你一個頭飛得慢,我來帶帶你。我們一起去會會那賊人。”

那朱桓人頭的臉上早已驚容成固,,一直瞪大了雙眼,內心吃驚道:“啊呀,此人竟然會急速的飛天絕技,年紀輕輕就這般了 … Continue reading “這裏竟然有人在偷我的馬?這可是着實新鮮,你說的可是真的嗎?”歐雲面露喜色。那顆頭上下飄動道:“是的,就在前面雜院旁邊的馬廄,有人正在偷你今日所乘的那匹寶駒。”歐雲眼裏放光,對着那頭說:“噓,咱們先低聲說話!你悄悄帶我過去看看,不要驚擾了賊人,我也看看這馬是如何被盜的。”那顆頭覺得公子的言行好生奇怪,自己的馬兒就要沒了還一點兒不驚不慌,但是他心裏卻篤定這位大公子是個大大好人,更是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能人,也就聽從歐雲的指示,把他往那雜院馬廄指引。歐雲一看那顆頭說的方向,立刻使出雲中步,先是向空中一躍,左右採風之後,一個箭步就往馬廄飛去,在飛之前只一伸手把那顆頭拉了過來,抱在懷裏說:“你一個頭飛得慢,我來帶帶你。我們一起去會會那賊人。”
Read More
言情小說

賽馬超下令厚葬行列。這時有探馬來報,行列分出去的另外十幾波人馬都被己方優勢兵力包圍。賽馬超臉色又是一喜。

「太好了,情況如何?」賽馬超興奮極了,頭一戰就要剿滅雷霆大陸的先遣軍一百萬,這可是頭功啊! 「情況不太好,敵人 … Continue reading 賽馬超下令厚葬行列。這時有探馬來報,行列分出去的另外十幾波人馬都被己方優勢兵力包圍。賽馬超臉色又是一喜。
Read More
言情小說

似乎就在一瞬間般,方纔還耀眼奪目的噩夢森林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寧靜當中。藍色巨劍失去了對手,也悄然的溶化掉。在經歷了這翻天覆地的折騰之後,李海冬的第一步計劃終於成功了。

Read More

Videos

仙俠小說

修仙小說

都市小說

最新小說

言情小說

“這裏竟然有人在偷我的馬?這可是着實新鮮,你說的可是真的嗎?”歐雲面露喜色。那顆頭上下飄動道:“是的,就在前面雜院旁邊的馬廄,有人正在偷你今日所乘的那匹寶駒。”歐雲眼裏放光,對着那頭說:“噓,咱們先低聲說話!你悄悄帶我過去看看,不要驚擾了賊人,我也看看這馬是如何被盜的。”那顆頭覺得公子的言行好生奇怪,自己的馬兒就要沒了還一點兒不驚不慌,但是他心裏卻篤定這位大公子是個大大好人,更是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能人,也就聽從歐雲的指示,把他往那雜院馬廄指引。歐雲一看那顆頭說的方向,立刻使出雲中步,先是向空中一躍,左右採風之後,一個箭步就往馬廄飛去,在飛之前只一伸手把那顆頭拉了過來,抱在懷裏說:“你一個頭飛得慢,我來帶帶你。我們一起去會會那賊人。”

那朱桓人頭的臉上早已驚容成固,,一直瞪大了雙眼,內心吃驚道:“啊呀,此人竟然會急速的飛天絕技,年紀輕輕就這般了 … Continue reading “這裏竟然有人在偷我的馬?這可是着實新鮮,你說的可是真的嗎?”歐雲面露喜色。那顆頭上下飄動道:“是的,就在前面雜院旁邊的馬廄,有人正在偷你今日所乘的那匹寶駒。”歐雲眼裏放光,對着那頭說:“噓,咱們先低聲說話!你悄悄帶我過去看看,不要驚擾了賊人,我也看看這馬是如何被盜的。”那顆頭覺得公子的言行好生奇怪,自己的馬兒就要沒了還一點兒不驚不慌,但是他心裏卻篤定這位大公子是個大大好人,更是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能人,也就聽從歐雲的指示,把他往那雜院馬廄指引。歐雲一看那顆頭說的方向,立刻使出雲中步,先是向空中一躍,左右採風之後,一個箭步就往馬廄飛去,在飛之前只一伸手把那顆頭拉了過來,抱在懷裏說:“你一個頭飛得慢,我來帶帶你。我們一起去會會那賊人。”
Load More